疑放弃派钱转攻大法官任命 特朗普为胜选行险着

撰写:
撰写:

美国总统特朗普10月6日在Twitter上高调宣布,将放弃与民主党协商经济刺激拨款(stimulus package),并指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全力以赴推进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任命案。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流览

这一进展让外界颇为意外,就在3天前,特朗普还在住院时,他曾强调“我们伟大的美国想要也需要经济刺激拨款,快一起完成这一任务。”当时,民主党要求的拨款额已从5月时的3万亿美元降至2.2万亿美元,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则愿意提供1.6万亿美元,比起此前参议院提出的1万亿方案也增加不少,协商似乎已走上正轨。

美国财长努钦(中)9月30日在国会商议经济刺激方案。(美联社)

双方主要分歧是在地方政府的援助拨款一项,民主党的要价和共和党相差近2000亿美元。不过,外界都对经济刺激拨款尽快通过持乐观态度,毕竟该方案包括全民派1200美元支票、每月600美元额外失业救济金等,这种选前派钱的招数无疑有利于特朗普选情。

然而,特朗普在6日突然宣布中断谈判,股市应声下跌。他使出了惯用的招数,指责民主党不愿妥协,将一切罪责和压力推向对方。例如他在Twitter上猛轰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不肯分拆刺激拨款方案,“假如单单推出全民派1200美元的法案,人们可以立刻得到这笔钱,我已经打算签字了。你在听吗?佩洛西?”

美国经济复苏现颓势 亟需刺激措施

特朗普此举可谓是一招险棋,因为外界对于新一轮经济刺激方案颇为期待。目前,美国经济复苏势头早已出现疲态,亟需新的刺激。数据显示,美国9月非农业就业市场只增加了66.1万个岗位,不及7月的180万以及6月的480万,该国如今仍有1084万人在2月失业后无法找到到工作。对于这部分人来说,派钱支票和额外失业救济金的重要度自然无需言说。

美国联储局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也在同日警告,经济刺激方案泡汤将会为家庭和企业带来“不必要的困难”,长期下去会导致经济再度衰退。他还指出,即使拨款金额大于实际需求,也不会造成浪费,只会更快促进经济增长,这似乎是在敦促特朗普接受民主党的2.2万亿方案。

毫无疑问,如果两党无法在选前达成共识,特朗普的支持者也会因此受害,那他为何要高调宣布放弃谈判,转攻大法官提名?

特朗普9月26日在白宫玫瑰园内正式提名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美联社)

转攻大法官任命 保守派精神比面包重要?

笔者猜测,特朗普可能认为,在“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年代,他能够引导舆论,说服支持者将经济刺激措施泡汤悉数归咎于民主党。

另外,共和党党内对于新方案并非全盘赞成,党内不少“平衡收支派”忧心赤字增长,因此还不如将舆论焦点重新引至大法官候选人巴雷特的任命案上,在选前为保守派选民注入一剂强心针。此前,这一任命案已因白宫玫瑰园提名会沦为新冠肺炎感染群组而蒙上阴影,也因特朗普自己中招、住院及出院等一系列大事而失焦。

的确,对于许多共和党选民来说,大法官任命案意义非凡。捍卫拥枪、反对堕胎的天主教徒巴雷特可以说是保守精神的化身,这也是最高法院全面右转的最好机会。1200美元的支票泡汤固然可惜,但让保守价值观重新宰制美国更为重要。

美国社会学家霍奇查尔德(Arile Hochschild)在《故土的陌生人:美国保守派的愤怒与哀痛》一书内就描述了这样的现象,许多南方保守州份的白人因自己恪守的保守精神正在消弭而感到愤怒,对于民主党执政期间不断扩张的政府和他们视为激进的价值观感到害怕,希望重回前总统列根80年代的“黄金时代”。虽然他们可能也曾受惠于奥巴马医保和失业救济金,但依然坚决反对联邦拨款和加税,认为税金更多地只会助长失业者好吃懒做的习气,这对于努力工作的他们是一种侮辱。

特朗普9月26日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集会上,大屏幕上打出“填补席位”的标语。(美联社)

因此,蓝领共和党人身上常常可见这样一种悖论,他们坚定支持共和党代表的保守的价值观,即使自身利益有时因该党政策受到损害。从这个角度出发,巴雷特通过任命的意义要大于实际的经济利益。

特朗普出险招 或玩火自焚

不过,在共和党内部,保守精神的捍卫者只是一部分,也有不少出于减税方案而投票给共和党的实用主义者。无论如何,在美国经济复苏吃力之时故意耽搁经济刺激方案,都是一招险棋,特朗普可能因此会玩火自焚。

《国会山报》(The Hill)联合民调机构HarrisX在9月30日至10月1日的调就发现,74%的选民希望参议院优先通过经济刺激方案而非大法官任命案,即使在共和党内部,这一比例也高达55%。由此可见,在疫情对经济造成重创的大背景下,共和党选民内部,对于面包的需求也稍占上风。

另外,这种将谈判破裂一味归咎于对方的招数,特朗普不止玩过一次。在2018年年底,因民主党不愿资助特朗普想建的美墨边境墙,特朗普愤然离开谈判桌,最终导致美国联邦政府破纪录地停摆35天。根据民调机构FiveThirtyEight的数据,特朗普的支持率曾因这一事件从42%左右下降至39.5%。

虽然纾困案泡汤的影响力不可与政府关门相提并论,但特朗普这种向民主党极限施压的招数还是颇有风险。在刚出院不久、大选不足一个月之际,特朗普这种高风险的招数可能达到逆风翻盘的目的,反而让自己陷入更深的泥潭。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流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