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文凭鸿沟”的虚实:教育程度如何决定选民取态?

撰写:
撰写:

教育在民主政治中一直扮演着关键角色,但最近美国各州的教育水平与政治之间的相互影响发生了重大转变,而特朗普并不是唯一的原因。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美国的教育和政治

上面这张地图,即各州的教育程度,让人联想到美国的另一张地图:2016年大选的各州结果地图。

两张地图相似之处很明显。几乎所有教育程度相对较高的州份都投了民主党的票,而教育程度相对较低的州份则投了共和党的票。

虽然这种教育程度于党派之间的关系在今天看来很明显,但过去并不总是这样。在20世纪下半叶,拥有大学学位的人倾向于共和党,而民主党则得到了未受教育选民的大力支持。

此后这一比例发生了翻转。根据美国智库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去年,在拥有学士学位以上的登记选民中,57%的人倾向于民主党,而只有37%的人倾向于共和党。

相反,没有大学学位的选民则向共和党靠拢,尤其是两党最大的人口群体,白人选民。在2019年,共和党在没有任何大学经历的白人选民中拥有二比一的优势:其中62%的人倾向于共和党,民主党则只得31%。

换句话说,在过去的几年里,数据显示,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美国人更倾向于共和党,而受教育程度较高的美国人则更倾向于民主党,以至于颠覆了以往的政党偏好。

教育鸿沟的起源

这个“文凭鸿沟”(diploma divide)从何而来,并对美国政治意味着什么?这个过程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就像美国社会的很多现象一样,它与种族关系的历史密切相关。虽然特朗普可能加剧了这个鸿沟,但他只是不同历史演变中最新的一个环节。

早在上世纪50年代,受过教育的美国白人就倾向于共和党,而那些没有大学学历的人通常站在民主党一边。

不同历史趋势改变了这一局面。二十世纪中期,共和党仍然是“林肯的党”,在东北地区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持。然而,为了成为全国的政党,它需要扩大选民基础,于是设计了一个新的战略:迎合南方白人选民。这引起了党内的小裂痕,许多黑人共和党人因此离开。

同时,另一边的民主党也发生了变化。虽然他们战后还是被视为“罗斯福新政的党”,以推行社会福利政策著称,但随着50年代和60年代的社会运动,他们变成民权运动的党。他们之前政策的经济激励慢慢减弱,并种族怨恨驱使许多南方白人选民离开。

在《共和党的南方崛起》一书中,政治学家布莱克兄弟(Earl and Merle Black)追溯了共和党人在南方缓慢而艰难的政治崛起。(哈佛大学出版社)

这些变化的结果是一些历史学家所称的“白人大转换”(Great White Switch):在20世纪下半叶,两党的身分由对种族的态度决定,从而使对种族的态度最“坚定”的选民,也就是未受过教育的白人选民的意见具有更大的政治重要性。

然而,直到21世纪初,“文凭鸿沟”还没有翻转。民主党仍然得到工人工会的大力支持,这些工会通常由教育程度较低的选民组成,尤其是在五大湖区周边的工业州份。在90年代和2000年代初,各党派之间的教育水平并无显著差异。

使天平进一步倾斜以至翻转的也同样是种族问题。从2007年开始,奥巴马的参选既简化了各党对种族问题的态度,又使之两极化。奥巴马这个参选人使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美国人第一次清楚地认识到,民主党重视进步种族政治,而共和党则是那些对种族关系状况不满的人的选择。到了2012年,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选民明显向共和党靠拢,2016年,他们更将特朗普推上了总统宝座。

美国政治学家桑塞斯(Michael Sances )在一篇题为《2016年的选举有多不寻常?》的文章中表明,让2016年的大选变得独特的不是投票结果翻转的州的数量,而是按教育程度划分的党派分歧。与以往的选举相比,这是这种分歧有史以来最高的一次。假如美国教育程度最低的20%的县像2012年那样投票,希拉里将以约30票的优势赢得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

换句话说,2016年在低学历选民中,共和党的表现异常出色,而民主党的表现异常糟糕。这导致许多关键州意外地出现了从民主党到共和党的“翻转”,最终导致特朗普赢得选举人团。

为什么特朗普在2016年参选时,会出现“文凭鸿沟”加深的情况?研究再次表明,这一切都与种族有关。当研究人员控制住选民对种族态度的变数,白人选民的所谓“文凭鸿沟”就不见了!事实上,没有其他因素能像“对种族的看法”一样解释教育对政党选择的影响——经济焦虑、意识形态、收入或性别都不行。“文凭鸿沟”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美国人在种族问题上分裂的标志,而对种族的态度与教育水平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在考虑到对非裔美国人和移民的态度后,教育对白人支持特朗普的负面影响消失了。底部的数字代表每个教育类别的样本量。(Michael Tesler)

由于这些人口和种族动态,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分歧已经大大简化:在从教育程度较低到较高的尺度上,民主党的支持率开始很低,然后迅速上升,而共和党的支持率开始很高,并随着教育水平的增长而下降,特别是白人选民。

根据美国智库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1994年,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教育程度最高和最低的美国人中获得的支持几乎相等。在20018/19年,共和党的支持来自教育程度较低的群体,而民主党的支持则来自教育程度最高的群体。

“文凭鸿沟”与美国政治的未来

那么,对于这次选举,教育会扮演什么角色呢?

特朗普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依靠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获胜。虽然民主党在白人大学毕业生中占主导地位,并在黑人、西班牙裔和亚裔美国人选民中保持长期优势,但共和党在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中越来越占优势,而且这个群体占总选民的大多数(57%)。

回到本文的第一张地图,我们可以预期这个地图将是2020年选举结果的有力预测因素,甚至可能超过2016年的情况。

然而,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教育程度能预测投票偏好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与选民对种族的看法相关。因此,随着11月的临近,对种族的态度,而不是教育,可能是最值得关注的趋势。

美国明尼苏达州示威:图为5月28日晚上,示威者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警察局第三分局示威。他们身后是正在焚烧的第三分局。(AP)

特朗普仍然有很大比例的受过教育的白人支持者。2016年每4名特朗普选民中就有1人属于拥有大学学历的白人选民。在2019年,同样比例的共和党选民拥有大学学历。这说明受过教育的共和党人远没有消失,如果他们真的被对种族关系的看法所左右,最近美国社会发生的事件很可能会说服他们第二次投给特朗普。

+28
+27
+26

最近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示威加剧了美国人对种族问题的关注,激化了他们原有的取态。这一方面很可能会进一步拉大投票意向上的教育差距,另一方面却也可能促使受过教育的共和党人坚持支持特朗普。BLM抗议和反抗议已经成为竞选期间的一个关键冲突点,帮助特朗普推行不管教育程度而能吸引选民的“法律和秩序”(law and order)言论,这也可能把选民的注意力转移到特朗普对疫情的不理想表现之外。

这些对拜登来说都不是好消息。与之前的奥巴马类似,特朗普似乎让种族态度在舆论中变得更重要。矛盾的是,特朗普和奥巴马对“文凭鸿沟”的影响是一样的:他们都让种族问题成为美国人越来越关注的问题,从而加深了教育程度较低和教育程度较高的群体之间的分裂。

奥巴马时代的八年种族化政治,再加上特朗普2016年担任总统以及数月来的两极化抗议活动,很可能导致2016年的情景重演:自由派将专注于社会正义的故事(昨天是奥巴马当总统,今天是BLM运动),而美国的“沉默大多数”(silent majority),即占选民大多数的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选民,继续在很大程度上反对“社会正义”并支持共和党。

不管是什么情况,可以预期2020年的投票结果将会继续突显选民对种族问题的激烈分歧。

地图中的美国:这究竟是怎样的国家?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