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BLM余温:“种族平权”和“法律与秩序”的决胜局

撰写:
撰写:

美国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所引发的全国性社会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BLM),在2020年的大选前震荡着美国社会。在种族问题根深蒂固的美国,“BLM”对于本届大选无疑是举足轻重的议题。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从地图上看,“BLM”波及到的不仅仅是传统亲民主党的州份(如西北部的华盛顿州、俄勒冈州,东北部的佛蒙特州、纽约州等),中西部的一些传统“红州”如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犹他州(Utah)也掀起了大规模的种族平权示威;反“BLM”的白人至上主义的示威活动的兴起,也不仅限于“BLM”示威活动特别旺盛的地区,在东部和南部一些“BLM”声势相对较弱的地区,也出现了强烈的反对的社会力量。

在如此广泛的影响之下,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拜登(Joe Biden)两人总体上各自以“法律与秩序”和“种族平等”两个论调试图主导舆论,来使各自选情获益。从离大选不到一个月的今天来看,这场声势浩大的社会运动及两位候选人各自的应对将如何影响选情呢?

“法律与秩序”的候选人

在BLM的热点城市之一,俄勒冈州(Oregon)的波特兰市(Portland)自五月底以来就处于持续的示威活动之中。支持BLM运动的示威者和地方警察、联邦执法人员间,还有和反BLM运动的示威者之间,几乎每日上演的冲突从物质生活和精神上给当地的居民带来不小的影响。

8月25日,威斯康星州一位家具店店主站在自己的店铺外。前一天晚上的示威活动中,示威者烧毁了他的店铺。 (Getty)

一间Subway连锁店的店主Stacey Gibson便饱受困扰,她在7月接受当地电视台KATU采访时说,虽然她支持示威的目的,但由此产生的破坏和暴力让她很难在这里做生意。“我们实在很担心安全方面的问题。我们的雇员对在这里(工作)有些紧张,尤其是到了晚上(示威开始的时候)。我们尽量安排更多的人手来让大家有安全感。”

在上一届的大选中,特朗普就成功利用人们的恐惧心理吸引选票,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在今年也希望如法炮制这一策略。他声称示威活动最激烈的州份如华盛顿州、俄勒冈州,以及东北部的纽约州等,在民主党州长的纵容之下,暴力愈演愈烈,最终不顾地方执政者反对、冒着违反宪法的危险向部分城市派遣联邦执法人员。他一度在演讲中宣告:“我就是你们代表着‘法律与秩序’的候选人。”

在为自己建立“法律与秩序”的候选人的形象之余,特朗普还攻击拜登,称其在对暴力犯罪问题上立场软弱、拒绝谴责示威当中的犯罪行为,并反复表示拜登支持削减警队开支甚至废除警察(尽管拜登从未做出这类声明),借此强调拜登当选后,美国社会将面临严重的暴力犯罪问题。

5月31日,加州警方在示威现场投放催泪弹。加州州长在洛杉矶市部署了国民警卫队来制止抢劫和破坏财产等行为(Getty)

在威斯康星州,目睹了城市里的暴乱的Rolando Morales对记者说:“过去,我还能说我绝对不会投票给特朗普。但现在,我只能说‘可能’。我看见城市到处被烧毁。”2016年,Morales把票投给了希拉里,他的妻子及妻子的家人都是民主党派的忠实选民。

从弗洛伊德之死引发全国上下种族平权运动至今,已过去了四个多月,而在示威现场,暴力、烧毁建筑、洗劫商铺等行为在部分城市(如波特兰市、西雅图市)几乎持续在上演。美国智库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民调显示, 民众对于BLM的支持度从6月的67%下降到9月的55%。8月23日,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Kenosha)又有一名非裔男性背部被警方以7发子弹射伤,并最终导致这位名为布莱克(Jacob Blake)的男性下半身瘫痪。该枪击事件虽然在一些城市掀起了新一轮的示威活动,但却没能重燃更多民众对于这场轰轰烈烈的社运的热情。即使是在威斯康星州,布莱克事件发生后,民众对于BLM的支持度几乎没有改变。从表面上看,特朗普的策略似乎奏效了。

事与愿违

不过,特朗普这一竞选路线的优势是有限的。

在特朗普竞选团队投放的一则电视广告中,一位年事已高的女性被小偷袭击,在急需帮助的时刻,这位妇人拨通了紧急服务热线,却只能在电话这头等候接听。广告最后以一句“你不会在拜登领导的美国感到安全”结尾。

6月1日,特朗普针对各州爆发的示威活动在白宫发表讲话,宣布要恢复“法律与秩序”。前一日,他鼓励各州州长采取更强硬的手段对待示威者。(Getty)

这句话在过去数月被特朗普和共和党频繁用作攻击拜登的口号,在共和党的竞选集会上、Twitter上以及各类竞选产品上得到大力推广。特朗普希望将对手拜登与暴力和动荡的社会图景直接关联起来。特朗普竞选团队高级成员Rick Gorka表示,“数据告诉我们,这是一个能够影响选票去向的问题,尤其是那些住在市郊的选民和尚未做好决定的选民的选票。” 不过,在被问到数据来源时,Gorka却拒绝提供了-——很可能是因为这样的数据并不存在。

民调上看,本届选举人们最关心的议题中,犯罪问题仅排在第五位,次于人们对于经济、医疗、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和疫情。更重要的是,即使特朗普的宣传战的确引起了人们对于暴力、安全问题的注意,但其结果却未必对特朗普更有利。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和民调机构莫宁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在8月底进行的一份民调显示,47%的选民更相信拜登来处理公共安全的问题,只有39%的选民在这方面更信任特朗普。此外,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和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近期进行的相关民调也呈现了类似的结果。

从这些数据来看,特朗普想要通过“法律和秩序”来赢得民心的策略并不是那么成功。 原因之一很可能是特朗普团队在试图“制造”一个本来存在感并不强的社会议题。1972年,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Richard Nixon)以“法律和秩序”为竞选口号赢下了49个州,特朗普在选前遇到了来势汹汹的社运,试图复制这一模式。但美国的犯罪问题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便一路下滑,皮尤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从1993年至2018年,美国整体犯罪率下跌超过50%。当下示威活动所引发的抢劫、纵火的犯罪行为虽说再次提高了犯罪率,但毕竟只是一时之势。上文提到的民调中,人们对于犯罪问题相对不高的关注度也印证了这一点——与尼克逊时代不同,犯罪问题绝非当今美国社会里决定性的议题。

9月23日,联邦执法人员在波特兰市守卫当地的一间法院。此时距离联邦人员首次被派往波特兰市已过去了两个多月。(路透社)

再加上,这个口口声声要维护“法律和秩序”的总统在过去几个月证明了他无法维护“法律和秩序”。6月1日特朗普派出执法人员,使用橡胶子弹和催泪弹驱散在白宫外的和平示威者,只为自己随后的“摆拍”清理道路——这是这位大统领所犯下的第一个重大错误。此后,特朗普派出联邦军事人员镇压示威活动,称纽约、芝加哥、波特兰等城市或是地方执法力量不足、或是其民主党执政者不愿制止暴力。俄勒冈州州长和波特兰市长虽然在特朗普派联邦人员前就做出警告,称联邦执法人员的加入只会让冲突升级,但在特朗普执意之下,联邦执法部门最终前往波特兰市,与示威者对峙长达数月之久。9月初,波特兰市的示威现场更接连出现示威者死亡的事件。

诚然,特朗普的初衷很可能就是让暴力和动乱持续在新闻中上演,但延续了太久的警民对峙也让特朗普的“法律和秩序”论调失去了说服力。

拜登的得失

从拜登的应对来看,尽管特朗普的舆论攻势强劲,不断试图将拜登和民主党与极端左翼、纵容暴力示威等标签等同起来,但拜登并没有被这种舆论带跑。

拜登在8月31日匹兹堡(Pittsburgh)的演讲中指出,示威活动中犯下暴乱、纵火和抢劫罪行的示威者应当被检控。(路透社)

在BLM的问题上,拜登一直面临着两难:若完全站在示威者一方、对示威中的暴力置之不理,他可能会失去或支持BLM但坚决反对暴力的温和派选民;但若对其中的暴力和示威过多指责,又会损害拜登的票仓——非裔选民。

这也是为什么拜登在BLM初期并未对暴力做出过多谴责。特朗普竞选团队则利用这一点,大肆宣扬,指责拜登纵容暴力、忽视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对此,拜登选择了在一些相对低调的场合和平台,比如不太重要的演讲或者较少人阅读的博客文章中,对示威中的犯罪做出批评。他在5月31日发表的一篇博客中写道,虽说为种族平权和反对警察暴力的抗议是必要的,“但烧毁社区以及不必要的破坏却不是。威胁到他人性命的暴力却不是。”

随着民众在8月开始对BLM的热情逐渐减弱,拜登调整了自己的公关策略。先是在8月31日一次重要的竞选活动演讲中明确且语气强硬地批评暴乱、抢劫和纵火,指出这些人应当被检控。在9月份到访发生布莱克事件的基诺沙市时,拜登亦再次谴责示威中暴力。

但最初做出批判的表态,也让拜登面对特朗普对其不谴责暴力的指责,有了反驳的根据,便能顾及到反对示威中出现的暴力和犯罪的部分选民。

可以说,拜登的确将自己与BLM运动区分开来,但这却让拜登失去了争取更多非裔选民的机会。6月到7月间,有研究及各地的报道显示选民登记量大幅增长——可以预见当中有大量的非裔选民,而这部分选民的投票率向来相对白人人口更低,对于民主党而言是很好的翻盘机会。但拜登拒绝示威者削减警队开支的诉求,而在政纲中以更加温和的措施取而代之。非政府组织“黑人选民也重要”(Black Voters Matter)的创始人LaTosha Brown认为,BLM使得年轻非裔选民更加政治化,他们会更加仔细地看待拜登的记录,而这未必让他赢得这些人的选票。

大选前五个月,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种族平权运动无疑需要谨慎对待,对于两位候选人而言,一要借机争取选民,二要小心避免损失自己原有的选民基础,综合目前形势来看二人的取舍和平衡均得失并存,并未出现决定性的优势。

地图中的美国:这究竟是怎样的国家?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