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释前总统再度入狱 吉尔吉斯斯坦何以不断变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10月6日凌晨,一阵火光自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府“白宫”窜出,暴动群众伴随熊熊烈焰,在府内四下洗劫;不远处,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大楼同遭攻破,身陷囹圄的前总统阿坦巴耶夫(Almazbek Atambayev)在民众营救下重获自由,吉国首都比什凯克(Bishkek)陷入了多头马车的动荡中。

这场骚乱起于10月4日的议会大选争议:16政党共争120个国会席次,最后仅团结党、吉尔吉斯斯坦我的祖国党、吉尔吉斯斯坦党、统一吉尔吉斯斯坦党,成功突破7%的政党得票率门坎,分得席次。然而四党之中,除屈居末位、拿下13席的统一吉尔吉斯斯坦党外,其余皆是亲当今总统热恩别科夫(Sooronbay Jeenbekov)的势力,反对派几乎全军覆没。这般压倒性结果,激出此次动乱之火。

不满议会选举结果的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支持者们,相继占领了政府与议会大楼。(AP)

10月5日起,5,000余名反对派支持者涌入比什凯克的阿拉图广场(Ala-Too Square),抗议选举结果。示威群众虽一度被催泪瓦斯与水炮驱离,却又乘夜色卷土重来,上演占领政府机关、推翻选举结果、释放前总统与高级官员的政治狂飙。

截至10月11日,总理博罗诺夫(Kubatbek Boronov)、议会议长朱马别科夫(Dastan Jumabekov)已宣布辞职,甫被释放的扎帕罗夫(Sadyr Zhaparov)宣示就任新总理,却面临阿塔·梅肯社会主义党(Ata Meken)党魁等其余反对势力质疑;沦为围攻焦点的总统热恩别科夫则在传出失踪疑云后,重现江湖,并下令军队进驻首都维持秩序,比什凯克也于10月10日起进入紧急状态、并实施宵禁;阿坦巴耶夫则在躲过汽车炸弹的袭击后,于10月10日再度被捕。

这场骚乱以反舞弊之名登场,经历短暂示威前奏后,如今已然进入政变主旋律。整段发展看似突兀失序,实是某种吉尔吉斯政治潜规则的展演。

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在躲过汽车炸弹的袭击后,于10月10日再度被捕。(AP)

中亚“民主岛”的革命们

吉尔吉斯斯坦自1991年脱离苏联独立以来,便因定期选举、政权轮替等特色,而享有中亚“民主岛”美誉;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更被纳入“颜色革命”叙事内,成为吉国正向民主奔进的有力证据。

然而,不论自由主义话语如何飞舞,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始终迈着另一种步调,异色的权力灵魂在“民主共和”的躯壳里寄宿,每隔些许时日便要窜出。从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2010年的“第二次革命”,乃至此次的议会大选骚乱,曾熨烫在吉国历史上的几次“革命”,虽有抗争政治的外表相烘托,却终究是替精英们的“政变”服务。

以郁金香革命为例,大众之所以习惯将其视为“颜色革命”,一大原因便是发生地点为于后苏联地区,与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地方的反政府示威恰可共构一叙事,即苏联专制遗毒终要消亡,该国立场也将“脱俄入欧”,民主与公民社会则将持续深化。

2014年11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主持召开俄联邦安全委员会会议。普京在会议上表示,在一系列国家发生的“颜色革命”对俄罗斯联邦来讲,是教训,也是警示。政府会竭尽所能避免其在俄发生。(Reuters)

然若细究革命的事发图景,不仅公民社会、非政府组织的动员存在感极低,“脱俄入欧”议题也罕有讨论空间。整起事件始于2005年的议会大选争议,并以总统阿卡耶夫(Askar Akayev)的流亡告终,吉国的政治与社会结构则未有显著变化。

2010年,不断上涨的电费成了二次革命导火线,但最终却牵扯出派系冲突与民族仇恨,不仅令吉国徘徊在内战边缘,也让南部的奥什(Osh)、贾拉拉巴德(Jalal-Abad)等城爆发了针对乌兹别克人的大规模攻击。骚乱结束后,因郁金香革命而上台的总统巴基耶夫(Kurmanbek Saliyevich Bakiyev)流亡白俄罗斯,前外交部长奥通巴耶娃(Roza Otunbayeva)短暂就任吉国第三任总统,并于2011年下台,被另一派系领袖、近日获释又被捕的阿坦巴耶夫所取代。

此次革命虽促成了2010年的吉国修宪公投,令“总统共和制”就此让位“议会共和制”,却难撼既有权力结构,阿坦巴耶夫依旧呼风唤雨,正如热恩别科夫上台后,也于2019年派出特种部队抓捕前者般。启动国家机器的钥匙,始终握在总统手上。

而综观上述革命发展,其体现的并非威权的软化,或反腐的深刻,而是以政变为途径,反复展演的精英斗争。

2019年,现任吉国总统热恩别科夫(左)曾派出特种部队,抓捕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右),后者最终锒铛入狱。(Reuters)

精英政治左右政局走向

建国之初,吉国政坛多是苏联政治精英的天下,首任总统阿卡耶夫即为一例。其曾是吉尔吉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科学院院士,于1990年成为总统,并在建国不断续胜选连任,直至郁金香革命。

然而综观其支持基础,除有苏联精英的头衔外,更仰赖吉国特有的部族秩序与南北格局。苏联时期,中央曾以集体农场等制度,消解部族的政治影响力,却始终无法彻底根除;而南北对立格局虽始于经济发展不均,却在苏联的分而治之策略下,进一步激化。上述两大政治结构彼此缠绕,终在苏联崩解后迅速渗入政坛。

以阿卡耶夫为例,其出身北部楚河州,受萨雷巴噶什(Sary- bagysh)部族支持。为保权位安稳,阿卡耶夫于掌政15年间,逐渐脱去苏式精英旧貌,改为撷取部族与地域情感,建立绵密的恩庇体系,将亲信、族人与家人安排于国家系统中,以利益换取忠诚,形塑了家族寡头制的吉国政治底色。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于2003年的“郁金香革命”中遭推翻下台。(Eldik)

长此以往,未得势的政治精英必然不甘,但面对难再插足的政商体系,其欲改写政治版图,便仅能以非正常手段,遂行权力的再分配,而这便是推动郁金香革命、二次革命与此次选后骚乱的最大动因。

以巴基耶夫为例,其于郁金香革命后登上权力宝座,看似有意营造政坛新风气,实则欲作阿卡耶夫第二。在其任内,腐败与威权并未改善,只不过恩庇体系的成员换成了伊奇基利克(Ich-kylyk)部族、出身南方的政治精英,前者是巴基耶夫的亲缘基础,后者则与巴基耶夫来自南方的贾拉拉巴德有关。

吉爾吉斯前總統阿坦巴耶夫出身楚河州,代表北部精英集团。(Reuters)

无独有偶,吉国后续几任总统除扮演过渡角色的奥通巴耶娃外,大多共享类似掌权模式。阿坦巴耶夫出身楚河州,代表北部精英集团;热恩别科夫来自奥什,象征南部精英的利益,双方又各自背负着部落的政治承诺与期待,亲族中皆有要员在中央。两人自2017年起爆发一系列政争,看似是前后两任总统的权力纠葛,实是寡头集团的隐晦碰撞。

如今吉尔吉斯革命范式重演,反腐、反威权、反舞弊话语飘满大街,掩护着精英集团的暗度陈仓,阿坦巴耶夫之子虽能率众救出父亲,却似乎跨不过热恩别科夫调来的军界五指山。如今大选结果已遭废弃,但胜负成败仍难预料。而无论何方掌权,吉国皆难逃家族寡头集团宰制,裙带关系将与定期爆发的“革命”携手,在“民主岛”的幻影中来回摆荡、狂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