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打造亚洲版北约能否如愿 环时:中国有三招应对

撰写:
撰写:

在中美关系日益紧张的背景下,美国正密集行动筹组“亚洲版北约”。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发文称,针对美国围堵中国的这一图谋,中国有更明智的解决方案,分为三个层面。

美日印澳等四国近年来频频互动,关系持续密切,中国被指是重要目标。图为2019年6月28日,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开幕第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左)在日本大阪与日本时任首相安倍晋三(中)和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举行三边会谈。(Reuters)

10月6日,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四国外长在东京举行会议。这是两年来“四方安全对话”(QUAD)第二次会议,也是自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四国外长首次举行面对面会谈。

在此次会议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重申了中国对周边国家乃至世界构成的威胁。

美日印澳四国外长会议举行后,日本《朝日新闻》发文称,四国架构目的是针对正在崛起的中国,但四国想法仍然存在差异。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期望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凸显对华强硬态度,以收紧对华包围圈。不过,日澳虽是美国盟国,但经济上也与中国有着深厚的关系。对日澳而言,中美争执并非好事。有着“不结盟”传统的印度,则希望继续与中国保持平衡外交。

美日澳等三国7月份在南海附近海域举行联合演习(请点击放大观看):

+3
+2

由于各方想法难以统一,四国外长会结束后,并没有达成统一的联合声明。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10月11日刊发上海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的文章。文章称,所谓的中国威胁仍然是美日印澳等四国对话的核心。此次会晤是在华盛顿、堪培拉和新德里与北京关系恶化的背景下举行的。

张家栋在文中指出,四国正在认真考虑共同应对中国的战略可能性。面对这种形势,中国需要认真考虑并做出回应。这涉及三个方面。

首先是中美关系。霸权大国与新兴大国的战略竞争关系是中国无法回避的经典问题。然而,中国可以在竞争的强度和模式方面发挥自己的影响力。

第二个问题是中国与地区秩序的关系。一个自由、开放、包容的地区秩序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的总体格局。中国应大力支持这一理念。

美国与印度两国的关系近年来不断升温。图为2019年12月18日,美印外交与国防部长“2+2”对话在华盛顿举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右二)、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右一)、印度外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左二)和印度防长辛格(Rajnath Singh,左一)出席。(Reuters)

第三,在定位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上应该更加科学,特别是在价值观上。

文章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借鉴了现代西方市场经济学的有益经验,不仅具有中国特色,也符合世界主流价值观。

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代中国既是东方的,又是西方的,既是中国的,又是外国的。中国应该强调自己在世界文明中具有中国特色的共同性。

张家栋认为,只有这样,美国在“价值文化差异”的旗帜下建立反华同盟体系的努力才不会得到广泛认同和支持,中国才能改变目前的不利局面。

对美日印澳举行四国外长会,中方强调,搞排他的“小圈子”不利于和平发展。

9月29日,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认为当今世界的潮流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在多边合作中应该以透明、开放、包容为主,搞排他“小圈子”是不利于和平发展的,也不利于国际社会的稳定。中方呼吁有关国家多做一些维护国际社会稳定的事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