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械斗危机:黑人也武装 全民囤枪加速种族撕裂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美国大选年,遇上连总统也染疫的世纪大流行,示威之火点燃全民情绪,形成了全美各地争相购枪的景象。不难看见,全美各地都有白人至上主义者高调上街“晒枪”,但除此之外,今年黑人购枪的情况却是尤其显著,更让人感到不安的现象在于,越来越多的黑人武装组织与白人至上主义者在街头争执对峙,暴力械斗恐防一触即发?

全国争相囤枪 黑人购枪也暴增 

在弗吉尼亚州北部一间枪店,巿民在炎夏冒着日晒,连续数小时排队入店内购物。虽然美国拥枪人士数来以白人为主,但排队的却有近半为非白人。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7年6月的民调数据显示,48%的白人男性拥有枪支,非白人男士的拥枪比例则只有24%;白人女人拥枪比例则为24%,非白人女性拥枪比例则只有16%。

不过,基于今年接连发生黑人遭执法警员杀死的事件,加上持续不断的激进示威,使非裔美国人也加入购枪热,甚至是不分性别,不分年龄。美国黑人男性及女性2020年头六个月的购枪数目,比起去年同期增加多达58%。美国射击运动协会(National Shooting Sports Foundation)调查数据显示,此升幅冠绝所有族裔。不过,真正重点在于全美国枪械销售全面增加的持续状况,属于前所未见。

全民囤枪:社会动荡掀起的民间“军备竞赛”

各州冒起黑人枪械组织

截至9月1日,全美的枪支销售已超越去年全年。购枪潮是始于美国疫情三月趋于严重时,不少枪店的货架都已抢购一空,人们普遍是担心会被抢劫因而购枪自卫。在黑人人口比例偏高的深南部(Deep South)地区,枪支销售涨幅尤大,而最南端的佛罗里达,自二月起的枪支销量增加约一倍。

各地不少黑人枪械组织在今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出现。(Getty)

当地一些黑人枪械组织近期趋于活跃。南佛罗里达黑人枪支俱乐部(Black Arms Gun Club of South Florida)创办人Travis Campbell形容,拥枪不单只是拥有枪支和子弹而已,而是一种“政治宣言”。他成立这个组织是希望黑人可以摆脱历史包袱,理解在当今社会拥枪自卫的需要,并向会员教授射击技巧、保养枪支。

过去数月,“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示威在美国遍地开花,数个极右白人组织亦发起游行,上街跟反种族歧视示威者抗衡。支持《第二修正案》拥枪权的声音也越见高涨,甚至有黑人也自发组成枪械组织。

黑白持械对峙 走火难防

其中一次,两派示威者冲突发生于肯塔基州路易维尔(Louisville),也是26岁黑人女子泰勒(Breonna Taylor)三月在家中遭警员击毙的事发地点。数百名武装的黑人在巿内示威,他们属于一个名为NFAC的黑人组织,跟白人激进组织Three Percenters的示威者对峙,互相叫嚣,其间更有子弹误发伤及三人。

NFAC七月亦曾在东南部的佐治亚州石山巿(Stone Mountain)举行游行,部分人穿起准军事装束,戴上子弹腰带,有人更透过大声公开挑衅,叫白人至上主义者出来跟他们“对决”。当然,并非所有黑人武装组织都对白人或种族主义者有挑衅之意,不少组织的意向在于保护BLM示威者、支持第二修正案权益、自卫等。

黑人枪械组织NFAC于7 月在肯塔基州路易维尔游行,期间跟白人至上主义者对峙。(Getty Images)

BLM警省:不再坐以待毙

“黑人不能坐以待毙,任由家人或其他人被谋杀。”一名组织成员说。另有黑人表示:“我不会让奴隶制重临。”与此同时,跟这类组织并无连系的黑人购枪数目也在增加,包括一些妇女,甚至是黑人牧师。有黑人牧师向美国传媒表示,鉴于种族歧视的氛围恶化,他与其他牧师都在考虑买枪。

在南北战争前,黑人根本不允许拥有枪支,但在战争之后,很多曾参与北军的黑人也开始购枪和用枪,因此部分州政府开始管制黑人拥枪。南部的KKK党成立之初,当时也是为了截查黑人的枪械,甚至对拒绝缴械的黑人执行私刑。

白人拥枪是爱国 黑人拥枪是威胁

即便是执法部门与政客都视拥枪黑人为威胁,1967年,黑豹党(Black Panther)引用第二修正案争取黑人拥枪权,30名成员持枪和平游行到加州州议会,画面震撼了当时不少白人。强烈支持拥枪权的时任加州州长里根(Ronald Reagan)却马上通过《马尔福德法案》(Mulford Act),限制公众不得亮出装有实弹的武器。

到了今日,黑人或其他有色人种所获予的拥枪权利与白人无异,但拥枪,乃至公开携枪都被视为一种“白人特权”(white privilege)。近年的极右组织、新纳粹分子、白人至上示威者,无不大晒枪支,目的显然在于震慑非裔美国人,而枪械也俨如白人至上主义的象征,甚至是爱国者的表征。

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团结右翼集会中,一批白人至上主义者与其他民众发生暴力冲突。图为2017年8月12日,双方冲突的情况。(Getty)

另一边厢,黑人持枪往往被负面标签,被认定是暴力威胁。因携枪而无端招致杀身之祸的事件,可谓不胜枚举:2016年,明尼苏达州黑人校工Philando Castile,在合法携枪的情况下遭交通警员截查射杀;2014年,俄亥俄州12岁男童Tamir Rice因手持玩具枪,遭警员开枪击毙;同年,俄州黑人男子John Crawford III,在沃尔玛超巿内手持BB弹枪,遭警员射杀。

这种对于持枪黑人的扭曲形象,导致不少本身合法拥枪或持有枪牌的黑人,都不愿带枪外出,免招杀身之祸。而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于极右持枪分子的“加持”,甚至对于枪击示威者的支持者不予讉责,对于目前种族撕裂的局面显然只是火上加油。

推荐阅读:

地图中的美国:这究竟是怎样的国家?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