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穷人发威:“从不投票”的贫穷选民成民主党关键?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疫情加上早前黑人平权示威及骚乱潮,曝露了美国种族歧视、阶级冲突、贫富差距等多重社会问题。疫情除了造成广泛失业问题外,还导致穷人三餐不继、数千万人或因无法支付租金或房贷而面临迫迁。

当下经济与贫穷危机,成为了美国人眼前最迫切的问题,而两位候选人如何解决贫富悬殊的政纲成为2020美国大选的焦点之一,当中税收政策或成分出高下的关键。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疫情前美国 每八人一人贫穷

早在疫情之前,全美贫穷人口约有4,000万,即约每八人就有一人处于贫穷。除了城巿内大量的露宿者、以汽车作居所的无家可归者,依靠政府或志愿团体提供食物及物资援助的也不计其数。

疫情带来的大规模停工停产,使失业率急增十个百分点,估计失去多达三千万个就业职位。许多家庭债务本身是累积自2008年次贷危机,在2020年3月,即美国疫情出现大爆发前,美国家庭平均所拖欠的房贷、车贷、学债、信用卡债务占除税后收入的95.6%。另外,根据联邦储备局数据显示,在疫情爆发前,美国的家庭债务总值已高达14.3万亿美元(约110万亿港元)。

早在疫情之前,美国的家庭债务问题经已十分严重。(Getty)

“若不理我,我将以选票迫你这样做”

美国“穷人运动”(Poor People’s Campaign)近期一份报告指出,拉拢穷人选票对于今届美国大选将会有决定性影响。报告指出,全国界定为低收入或贫穷的选民达6,300万人,其中3,400万人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并没投票。负责研究的经济学教授Robert Paul Hartley表示:“如果低收入选民的参与率和高收入选民的参与率相若,那么它将改写十个原本共和党和五个民主党州份的选情。”

虽然2016年大选的低收入选民投票率为20年来最低,但美国今年经历了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起的大规模反种族歧视运动,加上疫情导致的死亡数字,以及自大萧条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受害最深的黑人、拉丁裔及穷人社群,以至“首投族”年轻人的投票率都可能推高。

迫迁潮能拖延多久?

阿斯彭研究所(The Aspen Institute)亦预测,全美约3,000至4,000万人面临被迫迁的威胁。虽然总统特朗普在8月8日已签署行政命令,冻结不准房东迫迁租客的法规,然而政府再无拨出实际的租金援助,“迫迁潮”能拖延多久尚属未知,贫穷问题将会是今届选举,以至未来数年美国的一个重大考验。

来自北卡罗莱纳州的Sara Fearrington是六子之母,她原本任职快餐店职员,惟在疫情期间失业。她表示:“我会和支持的政客说,如若你们不理会我,我会透过选票迫使你这样做。”另一来自肯塔基州的Shelton McElroy则表示,大选对他的家人意义重大,他说:“我们想投票给那些真正和我们拥有共同利益的人。”

不少其他像两人一样的低收入选民均表示,他们将不再沉默。

上届改投特朗普的铁锈带选民还会否支持他连任成为疑问。(Getty)

愤怒穷人的一票

穷人运动全国联席主席William Barber认为,虽然贫穷问题在过去的总统竞选活动中绝少成为焦点所在,但这个情况正在改变。他说:“在疫情之前,贫穷人口经已很沮丧,因此问题是贫穷和低收入的美国人会否在选举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我们向两党表明,你们不能再忽略贫困和低收入家庭。”他补充,考虑到目前的具体国情,两位候选人将不得不有所回应。

经过疫情对国内经济造成无情的广泛冲击,加上现届特朗普政府无论在防疫以至重启经济方面均表现拙劣。上届改投这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铁锈带选民,以至上届未有投票的“穷人选民”,这群处于水深火热的选民的投票意向和意欲也是一大疑问,最终或将聚焦于两位候选人的经济以至扶贫政策上。

税收政策分高下?

距离总统大选不足一月,代表共和党的特朗普和民主党的拜登两位候选人的税收政策形成鲜明对比,这或会成为两人在选举中成为其中一项重要的较劲的环节。

特朗普于八月初签署行政命令,实施四项纾困措施,包括再度延迟年薪约10.4万美元(约81万港元)以下人士的缴税限期至年底。此外,他声言如果连任会进一步延迟缴税期,甚至豁免相关税收。而拜登的竞选工作力图透过税收法案,来解决由收入不平等和财富过度集中而引起的社会问题,并在教育、气候变化和医保等领域为联邦计划提供资金。

特朗普的做法对失业的基层民众而言并没有太多受惠,其做法显然是向中产选民拉票。何况,延长薪俸税假期,令政府税收减少,恐怕直接影响到社会安全福利(Social Security)与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两项重要的安全网政策。

从初步的政纲来看,拜登似乎在应对贫富悬殊问题上更“到肉”一些。除了提出一系列针对高收入家庭的增税方案,拜登还将进行重要的结构性改革。其中,对持有未实现的资本利得(unrealized capital)去世的个案,会由现在等到出售时缴纳所得税,变成在原所有者去世时作为资本利得征税,这不仅能获得税收,并阻止人们因避税而选择持有资产。

贫富不均:资本主义大国塑造的“平行时空”

贫富悬殊将是下届美国总统的“烫手山芋”。(Getty)

然而,目前两人的税收政策可说是两极分化严重,共和党倾向减税,而民主党则想要加税。然而,如果未能完全控制国会,两人皆无法在这方面取得多大成就。无论如何,税收政策固然备受关注,然而也不应忽略两位候选人在其他经济政策的政纲,在贫富悬殊日益严重的美国社会,这无疑会是选民对于未来国家发展的重要考量,也是两位候选人如何解决这个国家“烫手山芋”的一大考验。

两位候选人人若在这方面出现重大差池,恐怕将直接影响他们登上总统的大位。

地图中的美国:这究竟是怎样的国家?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