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澳印四方安全会谈 秘密筹建亚洲北约

撰写:
撰写:

10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右一)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左二)、印度外长苏杰生(左一)、澳大利亚外长潘恩(右二)举行四方安全会谈。(Twitter @Secretary Pompeo)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于10月6日分别与日本新任首相菅义伟和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举行会谈。美日双方在会后宣布将共同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这是蓬佩奥12个月内首次访问东亚地区,这次出访除了会见新上任的日本首相外,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与茂木敏充、印度外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澳大利亚外长潘恩(Marise Payne)举行"四方安全会谈"(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从而建立"亚洲北约"联盟,旨在进一步遏制中国。蓬佩奥此番在亚太地区拉帮结派抗衡中国的做法颇有冷战时期美国为了围堵新中国,而在东海和南海设置的一系列太平洋岛链的意味。

冷战时期,美国前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提出了军事锁链的概念,利用岛链作为军事基地,依靠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缩小中国的海洋使用面积,削弱中国近海海洋权利。由于新中国在建初期国力尚弱,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军事影响力基本被限制在中国大陆本土,所以长期被美国和其盟友控制在太平洋锁链内,中国的自由航海面积被限制在了第一岛链内部的浅海区域,无法驶入深海,使中国成了有海却不能及的内陆国家。随着中国武装力量的不断增大,中国海军于1974年在台湾海峡首次突破台湾的军事封锁,标志着中国成功突破第一岛链,但是时至今日中国海域仍然受到三个岛链的影响和围堵:印度洋严格禁止中国船只出入,太平洋岛链国家仍然阻止中国建立与其他国家的入海口。

岛链封锁的美国亚太战略逻辑自冷战初期一直延续到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上任初期并没有像奥巴马政府一样高调的实施“重返亚太政策”(Pivot to Asia),给了中国在领海内施加主权和影响力的大好机会。但是特朗普在任期末尾,中美关系持续恶化的大背景下,突然紧锣密鼓加快部署亚太战略。美国副国务卿比根(Stephen Biegun)表示亚太地区需要一个像北约(NATO)一样的防卫国际组织,并呼吁美日澳印四国能开启常态化对话机制,以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比根的言论印证了特朗普政府在亚太地区外交政策的转变。即便在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COVID-19)后,蓬佩奥仍然坚持完成了与日澳印三外长的会面,更加凸显华盛顿想要夺回亚太地区影响力的急迫性和优先性。

四方安全会谈在外界不少人士看来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在为“亚洲北约”的成立奠定基础,而其存在的目的当然就是遏制中国的崛起,而不是蓬佩奥鼓吹的“建立和平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多边合作关系”。尽管日澳印外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刻意回避谈论中国,但是蓬佩奥表示四方安全会谈是为了“确保中国在世界上只保留其应有的地位”。

虽然“亚洲北约”正在酝酿中尚未成型,但是四个国家对中国的敌意早已掩盖不住:除了美国的贸易战,和美日澳科技届禁止向中国输出“卡脖子技术”等操作外,印度已经在班公湖地区与中国展开了激烈的对峙。但是印度各方面实力都稍逊中国一等,美国也明白这一点,所以热切地想要给印度提供帮助。美国因为印度的不结盟态度(冷战时期的不结盟运动拥有120个成员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不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中的任何一个结盟),一直无法拉拢印度加入公开的亲美阵营,也当然无法在印度建立美军基地。此番中印对峙给了美国一个机会继续劝说印度朝着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安全关系的方向靠近。

10月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Twitter上表示此次四方安全会谈只是为了建立一个和平开放的亚太地区。(Twitter @Secretary Pompeo)

印度方面当然不会放弃美国示好的机会,当初的不结盟宣言信誓旦旦,现如今开始对不结盟的态度闪烁其词。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一边吊着美国的胃口,一边多方下注购买着法国的阵风战斗机和俄罗斯的苏霍伊、米格战斗机。印度的态度直接决定了四方安全会谈后成立联盟的可行性,因为日本和澳大利亚早已作为盟国,融入了美国领导的全球安全体系。日澳更是采用了美国的军事装备,以确保与美军人员的互相可操作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此次四方安全会谈其实就是在拉印度入局。

中国也并非孤立无援,韩国因为日据时代的慰安妇问题尚未得到日本的道歉而明确表示拒绝与日本进行任何形式的国防合作。而处在第一岛链上的台湾因为在国际上处于尴尬的有争议的地位而没有权利与印度—太平洋地带的任何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国防合作更是无从谈起。而且印度—太平洋地区还有新西兰这样尽管身在“五眼联盟”但一直置身事外,不卷入大国博弈的中立国家。与此同时,中国在印度周边的国家大力发展软实力:包括缅甸、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等国都已经加入“一带一路”。

其实早在2007年,四方安全会谈的前身就曾出现过:13年前,四国曾组织过四方安全对话。但是随着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第一个首相任期的匆匆结束和亲华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Kevin Michael Rudd)的上台,四国联盟很快分崩瓦解。现如今“亚洲北约”的雏形再现,不过无需过度担忧:因为亚洲不是欧洲,各国发展水平不一,各自也都有自己的外交方针。想要像北约一样达到外交一致同意可谓难上加难。"集体安全"这个概念在北约得以成功实施并不意味着它就适用于所有地区。失败的案例数不胜数:曾有8个成员国的东约(东南亚公约组织Southeast Asia Treaty Organization)已于1977年解散;号称“袭击我们其中一个国家就视同为袭击我们所有成员国”的《里约热内卢条约》(Rio Pact/Inter-American Treaty of Reciprocal Assistance)早已名存实亡……

如果说美国真的如蓬佩奥所言只想建立一个开放和平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那么没必要只拉拢日澳印三国,还有很多热爱和平的国家地处此处。如果说印度只是为了遏制中国而能毫无顾忌的加入美国主导的安全体系,那么莫迪也不会仍不松口采用美军设备,也不会仍不允许美军基地进入印度。由此不难预料四方安全会谈/亚洲北约的未来,那就是:走向垮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