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得意外交失意 纳卡战事与背后的大国斗争

撰写:
撰写:

10月13日,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两国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争议地带的对峙仍在继续。亚、阿双方的零星交火让此前参与调停的俄罗斯当局颇为不满,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已呼吁两国应“严格履行停火协议”。

此次对峙的前线胜负基本已分,即便是按双方最夸张的战果宣传,重夺34处居民点的阿塞拜疆的损失也小于“实施战术撤退”的亚美尼亚。这对于在1988年到1994年第一次纳卡战争中惨败,丢失全部纳卡地区的阿塞拜疆来说无疑是值得庆祝的胜利。

9月末以来的纳卡战事让外界看到了相当的不同之处,点击看大图

+6
+5
+4

对此,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已多次嘲笑亚美尼亚总理帕西尼扬(Nikol Pashinyan),称其竭力“给所有人打电话,乞求、派密使、哭泣、低三下四地求人”。但阿塞拜疆的前线得意背后也有其外交失意的一面。纳卡战事背后的角色也因此同样需要留意。

场外斗争的余波

由于阿塞拜疆与土耳其政治、军事、经济等领域的高度绑定,加之土耳其的埃尔多安(Recep Erdogan)当局也有效利用了阿塞拜疆“突厥国家”的身份,借此形成了“相互依赖”的局面。这让试图借宣传攻势打动西方的亚美尼亚找到了突破口。毕竟,就在纳卡战事之前,外界曾瞩目于希腊与土耳其在地中海几乎造成武装纠纷的对峙,西方世界大都对希腊有好感。

亚美尼亚趁机借希腊、塞浦路斯等问题发难,强调阿塞拜疆曾专门向希腊大使当面表明该国“毫不犹豫地支持土耳其,并将在任何情况下支持土耳其”的立场。

阿塞拜疆现任总统阿利耶夫的家族从1993年开始就执掌这个纳卡战争惨败的国家,阿塞拜疆在1988年后的32年间也一直不忘复仇。(Getty)

帕西尼扬本人也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称“阿塞拜疆已成土耳其傀儡”,这让从宗教感情上支持亚美尼亚、希腊等国的西方尤其是欧洲主要国家据此判断阿塞拜疆或已被绑在了土耳其的战车上,并成为其马前卒。

幸而,从莫斯科到巴黎的政治家和观察家可能不会轻易认可这种判断。土耳其的敌人也未必会成为阿塞拜疆的敌人。这使得阿塞拜疆终究不至于卷入希土纠纷引发的矛盾。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虽然在希土地中海争执问题上对土耳其不满,但他仍能在10月11日与阿利耶夫对话;希腊与阿塞拜疆固然在10月7日至8日间因故互相撤回大使,但希腊并没有将阿塞拜疆与土耳其视为同一阵营的国家;至于在此前希土地中海对峙中与土耳其针锋相对的以色列,该国与阿塞拜疆的军事、安全合作也未受影响,纳卡战事中阿塞拜疆军队60%的装备与武器也都出自于以色列军工企业。

亚美尼亚“老兵”的照片让西方世界颇为感慨,有感于历史上亚美尼亚人与奥斯曼帝国的关系,不少欧美民众对其产生了好感,即便实情与其可能大相径庭:很多亚美尼亚志愿者其实可能是希腊来的老兵。(美联社)

很显然,虽然阿塞拜疆因为战场上的“土耳其雇佣兵”而受西方批评,但战场上的决断归根结底仍旧来自巴库,而非安卡拉。刚刚在战场上取得胜利,进而从1993年掌权至今的阿利耶夫家族也不会容忍自己被视为“土耳其的小伙伴”。

纳卡战事的现实

但总的来说,无论阿塞拜疆是否乐意,他仍需要面对一个严峻的现实。即此前仅仅提供军援和声援的土耳其正在利用纳卡战事打入高加索地带,这种手段并非单纯的渗透,而是一种排除了西方大国势力后,进而与俄罗斯、伊朗等区域大国做交易的模式。

俄罗斯《观点报》认为,土耳其于纳卡战事上,正在效仿俄罗斯在叙利亚伊德利卜、利比亚内战等问题上的手法。《纽约时报》、法新社等也认为,土耳其在此次纳卡战事中扮演了不容忽视的角色。该国似乎正在利用此次摩擦,尝试在其东部边界地区渗透进高加索地带,进而借助军事和外交资源扩大其在中东的势力范围,并努力压制俄罗斯在当地的影响力。

2020年10月5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安卡拉的总统府接见到访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腾贝格(Jens Stoltenberg,左)。双方围绕纳卡冲突议题进行协商,后者希望土耳其协助平息战事,但埃尔多安则对北约盟国的和稀泥态度多有批评。(美联社)

就俄罗斯在当地的局面来说,土耳其的策略似乎是成功的:因为俄罗斯虽与亚美尼亚有军事同盟关系,但两国一直处于中立局面,且亚美尼亚至今也未求援。有俄罗斯学者还指出,除非亚美尼亚遭受重大损失,否则俄罗斯不太可能进行军事干预。

幸而,俄罗斯终究还是没有对纳卡战事放着不管,此前在希土地中海争端中站队希腊,反对土耳其的西方国家对其也颇有期许。

法国总统马克龙专门强调了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磋商此案的意向。普京在9月30日与马克龙通电话后,也明确谈及了“外交努力”的想法。到10月1日,拉夫罗夫即致电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两国外长,呼吁双方停火。9日至10日间,两国代表在俄罗斯莫斯科经过长达10小时的马拉松会谈后,同意自当日中午12时起停火。虽然停火协议生效5分钟后,双方即撕毁停战协议,再度展开炮击,可俄罗斯的介入效果仍是不容忽视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开始互相谈及妥协之际,或许随着阿塞拜疆方面在战场上略具优势,亚美尼亚方面也同样需要大国在背后为其背书。纳卡战事32年来的历史决定了两国任何一届政府不可能冒着政治生命死亡的危险,寻找一个折中或和解方案。当亚美尼亚仍旧占据20%的阿塞拜疆国土,而任何恢复阿塞拜疆领土完整的行为都会引发严重的政治危机时,纳卡战事背后的幕后斗争也将因此而继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