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安邦智库创始人:“讲好”中国故事不是走过场

撰寫:
撰寫:

2020年9月22日,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视频屏幕上远程发言。由于疫情,今年的联合国大会均采用线上的方式,特朗普的发言内容基本是国内取得的成绩,以及攻击中国。(AP )

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刚结束不久的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被外界解读为一次隔空交手,特朗普(Donald Trump)继续指责中国应该为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负责,习近平则强调,中国无意与任何国家冷战。两国对峙的紧张气氛蔓延到联合国大会上,也启发外界开始思考,已经走过四分之三世纪的联合国,怎样才能适应当下的世界大变局。10月6日举办的”联合国的未来,政策咨询和智囊团:共同塑造我们的未来”智库大会聚焦相关议题,探讨各国当前的担忧,其中,中国安邦智库创始人陈功受邀参加,他就国际对中国的看法以及中国对地缘环境的看法在会上分享观点,并在会后接受多维新闻专访。

多维:不久前您受邀参加 “联合国的未来,政策咨询和智囊团:共同塑造我们的未来”智库大会。在这次大会上,就中国面临的外部环境您分享了哪些观点?

陈功:我们在中国看世界的时候,总是将中美关系视为重中之重,是头等大事,似乎世界大事都是以中美轴心来旋转的。不过,从世界的角度来看,中美关系只是世界大事中的一件事情而已,各国智库都有自己关心的问题,其中很多问题都与中美关系是没有关系的。比如,日本就日益呈现出独立的姿态和倾向,而欧洲也有自己非常关心的问题。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过去在传统上是政府和媒体的舞台,现在各国的智库正在发挥日益显著的作用,智库作为政府和媒体之外的第三种力量,现在已经登上了联合国的舞台,今后它们的作用和价值,一定将会更多的为世人所知、所瞩目。今后世界各国在各种沟通渠道中,各国智库将会日益扮演独立的角色。

多维:在中美关系逐渐恶化的背景下,您与各国与会者分享观点时,有哪些体会?他们对中国的主要看法是什么?最为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陈功:这次的联合国智库高峰会,是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为主来主办的,前后的过程我们都有所参与,知道一些进程,我们始终保持着沟通。从美国的角度来看,非常关注中国,过去是关注中国的经济,现在则不但关注中国的经济,还关注与中国有关的国际关系,如一带一路等问题。如果要说“印象深刻”的问题,应该说印象最为深刻的问题就是“不了解中国”,这在世界是一种普遍现象。对于中国,大家都知道一部分,但并不深刻,对于中国,缺乏系统性认知。出现这种原因,有非常复杂的背景,有中国各个层面沟通不成功的原因,也有西方国家和世界在沟通中的各种障碍,原因很复杂,但解决起来总归还是需要进一步加强沟通,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多维:美国大选日益临近,共和党的右翼民粹势力为了拉拢基本盘不断刷新外界的认知,联合国如何应对一个越来越保守的美国?本次讨论中形成了哪些共识?又存在哪些挑战?

陈功:联合国是一个国际组织,美国对于联合国有很大的影响,但这不是说联合国就是由美国“说了算”的。本次会议受到联合国的支持,但这次会议仅仅是一个序幕,是一个开始,今后各国智库一定会在联合国以及各国交往中,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对于这一点我是充满信心的。

我们的世界需要理性,越是不太平,越是需要更多的理性。智库学者一般都是世界各国的精英知识分子,他们可以发出更多的理性声音,所以智库的合作与沟通,如果能够得到各国政府的大力支持,则对于世界的安全和理性,大有帮助。就像会议中的一位智库学者所讲的,智库能做什么?最重要的角色,就是连接,连接政府与社会。我认为,她的观点是正确的。智库是有影响力的,尤其是各国智库的合作和沟通,这是一种非常强大影响力。

9月22日,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习近平尤其强调,摒弃意识形态争论,跨越文明冲突陷阱(联合国供图)

多维:联合国已走过四分之三世纪,在大变局的倒逼下,世界需要一个怎样的联合国?这也是习近平在今次联合国大会上发出的叩问。对此,你怎么看?

陈功:现在对于联合国有很多负面的看法,这次的会议中,法国的智库代表也表达过这种担忧,他质问道,现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战后纷飞,联合国又能做些什么?对于这样的忧虑我很理解,但我个人不赞成对于联合国过于悲观的看法。

我认为联合国在未来依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力平台,评价联合国不一定非要从实际行动的角度出发,这是一个重要的舆论舞台,世界各国都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通过联合国的平台,可以表达自己的关切,表达正义和公正,我相信这样的影响平台依旧是无可代替的。即便是美国,也无可能离开这样的平台,它同样存在这样的需要。

多维:当美国有意拉拢盟国,试图用意识形态孤立中国的时候,中国应该如何讲好自身故事?

陈功:中国如何讲好自身的故事,这是一个重大挑战。我想坦率的表达一种看法,我认为讲好中国故事,是一件全面大事,更多的、更有效的“讲法”,是让非官方的人来客观的讲,而不是仅仅是由传统的、官方背景的人去讲。事实已经证明,这种“讲法”,很难得到世界性的认同和支持。说到底,可能投入的资源很大,但讲的效果很差。经常有人说,美国“拉拢了”什么国家,我认为这仅仅是一小部分原因,更多的是中国自己没有讲好自己的故事,这才是问题的主要原因。一个演讲比赛都有输赢,何况大国故事?关键是要真正“讲好”,不是走过场,反正是讲了,而是一定要讲好。怎样才能讲好呢?一定要用逻辑,用理性去说服人,要让人承认逻辑,要用逻辑来讲话,这是理性。只有理性,才是能够随着时间来传递的东西。

多维:全球智库如何看待新冠肺炎(COVID-19)在全球蔓延所带来的影响?你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陈功:有些问题,除了讲理之外,还需要时间来证明。美国的智库非常关注新冠肺炎和疫情的问题,因为这个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很大,实际通过大选,又影响到了政治层面。不过,其他国家的智库,虽然也关心疫情的影响和冲击,但没有美国这么明显。虽然,现在面临的是疫情“第二波”的问题,但这是意料中的事情,虽然这个疫情“第二波”一定会来,但由于治疗方法已经较为成熟,多种多样的控制方法,也逐渐为各国政府所掌握,所以我相信疫情随着“第二波”会有较为明显的反弹,但造成的危害,应该远不如开始的时候那么剧烈,所以也不用太过夸张。

多维:中美战火延烧到了今年的联合国大会上,对联合国来说,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情况?联合国如何避免成为大国较量的提线木偶?

陈功:我认为,联合国并非是提线木偶,这种说法有点过分,联合国更多的是一个影响力平台,大家都可以发出声音,也能设法去发出声音,这对一百多个中小国家是非常重要的影响力平台。各国所要做的,无非是去正确的判断,去做正确的事情,利用好这个影响力平台。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