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主席督办中国轻轨项目 河内政令难行谁之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0月14日,越共总书记、越南国家主席阮富仲出席了河内市委召开的“选民听证会”,与越共中央地所在的巴亭、还剑等区“选民代表”座谈。

在会上,阮富仲特别强调“河内经常被批评慢而又慢”,还专门批评了延误多年的河内轻轨2A线(越南称“吉灵—河东线”)、苏沥江清污项目、南山垃圾场以及黎直8B大厦违建等案,给出了“在河内工作非常困难”的评价。

对河内来说,轻轨2A线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点击看图

+3
+2

当越共最高首脑也开始感叹政令在首都难行时,这一政治迹象,比起中国承建的河内轻轨2A线项目长期难产,无疑更值得注意。

对外界来说,河内轻轨2A线的延误已经成为河内政令难行的突出注脚。越共河内市委曾在2019年4月宣布2A线通车是“核心任务”,中国使馆从同年6月后也十多次催促越南交通运输部,同年9月下旬,越南总理阮春福还三次督办此案,责成纪检等部门严查相关人员。但其“极限施压”换来的是河内的阳奉阴违。

时任河内市人民委员会主席阮德钟(一作“阮德忠”)在11月称“2019年12月内尽快完成轻轨运营的各项事宜”,到2019年12月下旬,2A线“仍需20天测试”的局面让外界哭笑不得。

在2017年秋季后,以阮富仲(左)为首的越共正在逐渐调整治国理政的理念,进而尝试在越南社会基础上应用中国思想。到2019年,越南社会环境也因此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越南官场的调整仍待时日。(新华社)

到2020年6月,越南副总理,越共河内新任市委书记王廷惠在与中国大使熊波的会晤中,明确了河内市委的决心,他还希望中国大使也参与施压。但同期阮德钟“轻轨必须在安全检测落实后运行”的发言,以及负责监测的法国专家迟迟不能入境的局面,导致轻轨的验收迟迟没有下文。

虽然到9月30日,王廷惠在新班子上任后的第三季度工作会议上正式宣布,河内方面已致函总理阮春福再次干预此案,王廷惠还强调河内的各级干部不应“圆滑规避、无所事事”,亦不应拖延公事。

在河内已宣布要“严查进展缓慢项目”之后,阮富仲在两周后的表态让外界终于看到了一点转机。但这一切只是越方在重压之下,加速处理重大问题的直接表现。

河内同心案的主脑黎廷鲸(白衣持话筒者)身为抗法、抗美老战士,又长期担任书记,在村民中颇有人望,他在2017年曾组织抓扣前往强制执行的当地干部和警员,并名噪一时。同心乡血案在2020年1月的爆发,给了越南当局相当的警示。(越南《越民报》截图)

事实上,环顾阮富仲谈及的其他几件案子,它们的延误与推诿均不亚于河内轻轨2A线。譬如苏沥江污染和南山垃圾场的拖延周期均在三年以上。而黎直8B大厦展示了其懒政的极限。

资料显示,黎直8B大厦始建于2014年,地面建筑共19层,高50米,位于河内巴亭郡,临近胡志明陵墓,距离主席府五百米,距离国民议会三百米,是周边区域最高的建筑物,也是河内方面自2015年10月后确定的违章建筑。越南政府、河内市政府均要求房地产企业应“自行拆除”相关设施。

但出乎外界意料的是,河内方面从2015年开始一直都未能对其采取措施,虽然河内市从2016年后处理了18名建设方面的官员,并在2017年5月开始拆除部分大厦建筑,但阮德钟本人就在同年8月宣布,拆除工作已因“安全问题”中止。到2020年5月,这一违章建筑在河内公检法机关强力介入下,也只拆除了两层。

很显然,阮富仲在10月14日批评的问题虽然严重,但并非严峻,这也导致河内方面能一直推诿至今。这种局面也展示了河内当局执行力的不足。

的确,越南并非不能成事,但他们的成绩大多需要在压力之下才能产生。这种极限体验终究不是越南在社会转型期应该采取的常规手段。

幸而,越共在“十三大”之前已开始调整思路。在反腐、确立政治规矩后,逐渐从近年来的包括“同心乡血案”之类的群体性事件中,发现其治理能力因拖延而产生的短板。随着越共开始提拔新一批青年干部,主政多个省市;在河内等地,还通过空降干部等手段加大干预力度,越共能否以新鲜血液能否扭转这一政令不行的迹象,外界可拭目以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