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全球第二波疫情冲击美印欧

撰寫:
撰寫:

新冠肺炎(COVID-19)在全球蔓延的势头还在继续,截至10月15日,确诊人数已经超过3,900万,死亡人数超过110万。

处于高位的三国

在全球疫情中,最为严重的国家中分别为美国、印度和巴西。美国自3月底以来疫情不断恶化,日增确诊人数基本都是以万计。经过7月的一波疫情(最高时每日超过7万人确诊)之后,美国疫情有所缓解,但进入10月之后,疫情又有所严重,10月9日、10月14日日均都超过了5万的确诊量,10月15日,美国单日新增确诊再次超过7万,比春天时每日确诊人数最高值36,741还要高。

紧随美国之后的印度情况也不乐观。印度春季和夏初时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基本没有超过2万。7月,这一情况完全改变了,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基本在5万以下,进入8月,每日新增确诊人数不断攀升,仅8月31日这天,有78,512人确诊。9月的情况可谓最为糟糕,基本处于每日新增确诊人数8万以上的状态,最高时达到了97,894。10月,情况有所缓解,但也基本处于每日新增确诊人数5.5万以上。

相比于美印每日动辄5万+的确诊量,巴西要略显乐观,10月以来每日的新增人数在3万、2万和1万之间徘徊。

疫情“死灰复燃”的国家

美国、印度和巴西疫情起起伏伏,总体上仍处于高位,还没有走出困境。糟糕的是,原本疫情稍见平稳的一些国家和地区疫情反弹,其中,尤以欧洲最为严重。10月14日,欧洲每日新增确诊总人数首次超过美国。

当时春季时最为严重的西班牙和意大利正在面临新一波疫情。在经过夏天的每日确诊病例处于1,000以下后,从8月21日开始,西班牙每日确诊人数超过了8,000,之后,这一势头继续,9月18日,确诊人数达到了最高值14,389,超过3月26日的每日确诊人数9,159。10月13日这天几乎是两月以来的最低值,却也已经高达7,118。

西班牙新冠肺炎每日新增确诊数量现在已经超过了春季时候,西班牙的情况正在恶化。(worldometers网站截图)

意大利与西班牙的情况一样,每日新增确诊从10月5日的2,257开始不断攀升,到10月14日就已经达到了7,332,用了不到10天的时间,超过了3月21日的峰值6,557。

英国、法国和德国也不例外。英国春季每日确诊最高值出现在5月6日,为6,111。进入9月之后,情况开始恶化,9月23日每日新增确诊人数达到了6,208,自此之后,确诊人数不断上升,10月4日甚至有22,961人确诊,在最低时,确诊人数也有12,872,超过了春季时候。

法国在春天时每日新增最高为7,578。8月20日,每日确诊病例为4,771,8月28日,确诊人数达到了7,379,基本赶上了春季的最高峰,之后,确诊人数有所回落,但在起起伏伏中,确诊人数不断上升,9月12日,首次破万,之后,在10月10日超过了2万,达到了26,896,10月15日,超过了3万,为30,621。

法国每日新增确诊量有超过2万的记录,这是此前没有过的情况。(worldometers网站截图)

比起英国和法国,德国的情况略好一点,德国每日新增人数从8月22日超过2,000后,呈现出了“上升-回落-上升-回落”的状态,到10月15日,达到了7,074,超过3月28日的最高峰6,294。

春季时疫情迅速发展的俄罗斯也在面临第二波疫情。从10月4日开始,每天都以一万以上的确诊病例增加,不断刷新春季的最高纪录(11,656),比如10月14日当天,确诊人数达到了14,231。

此前疫情不严重的希腊等国家疫情也要比春天时候严重,春天时,希腊每日的确诊人数基本在几十之间徘徊,最高时也仅有156。但从8月开始,确诊人数都是在三位数,最高时每日确诊人数达到了460。

如果说春季时期欧洲的疫情集中于西欧国家,中东欧国家的情况相对乐观一些。但现在看来,中东欧国家的疫情也出现了反弹,比如波兰,春夏时候每日确诊人数都没有超过1,000。9月24日,首次破千,达到了1,136,之后,每日确诊人数就不断上升,到10月15日已经达到了8,099。

第二波疫情来临

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10月11日称,新冠疫情开始反弹,第二波疫情的发作已拉开序幕。法国总理卡斯泰(Jean Castex)称,法国“第二波疫情已成事实”,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已经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意大利将国家紧急状态延续至2021年1月31日。西班牙已宣布首都马德里及马德里自治区即日起进入为期15天的紧急状态。

从各方的表态和行动来看,全球第二波疫情已然来临。

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就不得不提出这些疑问:为何这样的情况会发生?如果说春季时疫情的爆发有着对病毒不认识,各方还有着应对不足的因素的话,在春季有过应对疫情的经验后,为何有些国家的疫情又起,甚至比春天更为严重?是病毒太狡猾还是各国政府的大意还是各国接受了与病毒“共存”的现实?为何有些国家迟迟不能控制疫情而有些国家的疫情基本上得以控制?为何在疫情控制上出现了如此大的差异?到底各方能不能找到符合本国的防疫策略?

抗击疫情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各国政府有自己的苦衷,比如要处理好经济与疫情之间的关系,比如有选举的考量。但疫情的阶段性爆发说明某些国家仍没有从第一次的疫情中找到自己的应对之策,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回归正常近乎不可能了。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