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疲劳凸显:地缘扩张牌能挽救埃尔多安的国内政治颓势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进入2020年以来,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当局在地缘扩张方面频频出牌:先是年初在叙利亚西北部与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鏖战,从7月开始在东地中海与法希塞三方硬怼,近来又在纳卡冲突中高调力挺阿塞拜疆。

其出牌频率之高,颇为不同寻常。造成这一局面的动因除了土耳其长期地缘战略的走向之外,更为直接的动因在于埃尔多安当局试图以此挽救其在国内日益松动的执政基础。

然而,近来从土耳其国内传出的种种迹象表明,上述地缘扩张牌在提振埃尔多安的执政基础的效果上已然达到瓶颈,埃尔多安当局亟需在地缘扩张牌之外另寻他法。

那么这段时间内地缘扩张牌的提振效应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埃尔多安当局尚可一用的“独门暗器”逐渐失效的呢?

导致地缘扩张牌逐渐失效的直接原因,在于国内主流民意对当局频繁使用的“民族主义政治动员”模式已渐显“审美疲劳”,而出现这种“审美疲劳”现象的现实诱因则在于反对党阵营步步为营的“捧杀策略”。

“我们对当局打算从争议水域撤回勘探船的决定感到非常不解,他们(埃尔多安当局)在捍卫土耳其东地中海合法权益的决心上明显不足”。

2020年9月15日,土耳其派往与希腊争议水域的勘探船斋戒首长号(Oruc Reis)返回就近的安塔利亚港休整。(Getty Images)

在埃尔多安当局做出撤船决定的第一时间(2020年9月13日),共和人民党(CHP)执行委员会(该党的最高权力机构)就以官方名义发表了上述颇具“埃尔多安风格”的强硬声明。放在此前,这样的情形即使不说天方夜谭,也属于极为少见之列。

事实上,作为反对党阵营的领头羊,共和人民党长期以来对埃尔多安当局主推的外交政策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且对后者诟病颇多。

但这样的“建设性批评者”角色自2018年下半年土美贸易战爆发以来,逐渐发生微妙转变。

从那时起,作为选举失利之后“痛定思痛”的“重要成果”,反对党阵营悄然收起对埃尔多安当局“进取型外交政策”的批评,转而全力支持后者。

其中的主要原因,正如共和人民党主席克勒奇洛卢(Kemal Kilicroglu)所说“我们将在下次全国大选中取(埃尔多安)而代之,为此,我们需要尽一切可能地扩充自身的选民基础”。

而力挺当局的强硬派外交政策,并以此为基础全面迎合土耳其国内日益膨胀,且俨然成为“政治正确”的民族主义情绪,就成为反对党阵营的必然之选。

反对党阵营这样的“机会主义式靠拢策略”在2019年举行的地方选举中得到了初步回报。

在竞选期间,埃尔多安当局不懈塑造的“强硬对外形象”不再有效。与此同时,竞选期间将重点集中在国内民生经济议题的反对党阵营却收获了预期战果。

2019年4月2日,共和人民党主席克勒奇洛卢(中立者)携由该党提名的两位重量级胜选者在安卡拉中央党部大楼前与支持者会面。左为胜选的伊斯坦布尔市长伊玛目奥卢(Ekrem Imamoglu),右为胜选的安卡拉市长亚瓦什(Mansur Yavas)。(Getty Images)

进入2020年以来,反对党阵营继续一以贯之地沿用“投机式靠拢策略”:在东地中海冲突中“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借题发挥。

之前,在今年三月初叙北伊德利卜(Idlib)停火协议达成之后,当埃尔多安与其政治盟友——民族行动党(MHP)主席巴切利(Devlet Bahceli)在欢庆胜利之时,反对党阵营也公开在官方声明中质疑当局有与莫斯科方面进行牌底交易,并出卖土耳其的地缘战略利益之嫌。

2020年3月5日,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右)在达成伊德利卜停火协议后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Getty Images)

可以说,经过近两年的稳步推进,反对党阵营的“投机式靠拢策略”已经把埃尔多安当局置于极为窘迫的两难境地之中:一方面,得到了反对党阵营的支持与配合,埃尔多安当局在推进自身的地缘扩张战略时的确颇为高效。

另一方面,反对党阵营这种“比谁更强硬”的姿势,正在大大限缩自身发挥地缘扩张牌提振国内民意效应的空间。

在双方阵营都大力迎合民族主义情绪的背景之下,民众的“审美疲劳”已经不可避免地对相应的动员模式形成了“免疫屏障”。

而在地缘扩张牌之外,埃尔多安当局目前为止并未掌握有效的提振民意工具。经济发展上依然毫无起色,社会民生受此拖累也日渐艰难。

相比之下,反对党阵营似乎在这方面表现出了颇为引人瞩目的潜力。在2019年地方选举中拿下了安卡拉与伊斯坦布尔两大超级都市区之后,反对党出身的市长们都在为两地的经济发展模式积极布局谋划。

而近来,曾经的埃尔多安当局首席经济智囊,“黄金十年”的实际操刀者巴巴詹(Ali Babacan)携民主进步党(DEVA Party)的加盟更是让反对党阵营如虎添翼。

作为埃尔多安当局曾经的首席经济智囊,同时也是前者“经济发展黄金十年”的总架构师,巴巴詹本人在土耳其国内及国际投资金融圈内都享有很高声誉。图为2013年10月29日,巴巴詹在伦敦举行的第九届世界伊斯兰经济论坛开幕式及领导人小组会议上讲话。(Getty Images)

面对这样日趋严峻的不利局面,几个月前还对自身驾轻就熟的“民族主义动员模式”信心满满,且试图以提前大选的手段迅速稳固上述动员成果的执政当局已疲态尽显。

就在10月15日,埃尔多安本人亲口否认了提前举行大选的任何可能性。

“只有部落结构的原始国家(tribal state)才会不按明文规则,而随意修改选举日期。作为一个现代国家,我们的一切事务都必须按照规则指定的日程来安排。因此,下次选举将在2023年6月如期举行。除此之外,不存在其他的可能性”。

相比之下,反对党阵营则跃跃欲试,盼望在提前到来的大选中一试身手。

“我们需要尽快替换掉一个在经济、教育、民生等内政治理的诸般领域中全面失败的政府,为此,提前大选是一个必要的选择”,在埃尔多安的“否认式声明”发出的一周前(10月9日),克勒奇洛卢胸有成竹地向执政当局公开发布了挑战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