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90天全境示威的红线逐渐浮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0月20日,从7月下旬开始的泰国全境示威已持续了超过90天。

在这场风波中,数万青年学生举行了十轮大规模游行,竭力嘲讽泰王拉玛十世(Maha Vajiralongkorn);到10月13日至14日间,即前任泰王的忌日时,大批示威者还走上街头,冒着被判“大不敬”罪名的风险围堵泰王车队。

但是,初具规模的示威者开始展示其真正目标,把抗议的矛头从泰王对准现任总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呼吁“解散议会”、“重新大选”、“另选总理”后,曼谷当局也一改相对放任的态度,随即收紧控制。

7月以来的曼谷暗流涌动,点击看解说

+5
+4
+3

10月15日,巴育当局即宣布曼谷进入紧急状态,“禁止五人以上聚集”;17日时,巴育发言人虽表示政府愿意认步,准备倾听来自各方人民的声音,可到20日,泰国当局即责成各大电信运营商封堵Telegram等加密通讯软件,并在同日关闭四家新闻网站,搜查一家出版社,出动军警严查“引起动乱及煽动混乱”的信息。巴育当局的迅速表现,也逐渐展现出了泰国政治暗流涌动下的红线。

风波从何而来

对分析人士来说,泰国2019年3月众院大选后,曼谷就一直酝酿着一场危机。其对准的焦点始终落在巴育身上。

前总理他信(Thaksin Chinnawat)、英拉(Yingluck Shinawatra)兄妹二人创建的为泰党集团虽在众院500席中取得136席,领先巴育将军麾下民政党阵营,但取得116席的民政党仍能在泰军控制的参院250席加持之下,凭借友党帮助,让巴育继续担任总理。这种军方“量身定做”维持军政府的做法让很多人敢怒而不敢言。

脱下军装的巴育(中)将军代表着泰国军政府的延续,以及泰国军人集团干预政治能力的极限。(美联社)

巴育当局在2019年6月再次确立后,开始大举倾轧野党势力。其最突出的行动莫过于在同年11月20日到次年2月21日间,以党首塔纳通(Thanathon Chuengrungrueangkit)“违反选举法”、“向本党贷款”为由,查办并解散众院第三大党“未来前进党”,禁止塔纳通等十余人参政。这让以为泰党为首的各大野党无不人人自危。

塔纳通外形俊朗,在民间有“泰国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等称呼,这使得以学生为主的泰国青年在2020年2月后开始零散示威,但由于新冠疫情导致泰国各地封城、停课,示威活动也不了了之。

在新冠疫情导致的封城等管控措施之下,泰国从2月到7月间暂时无事,偶有部分异见人士被逮引发社交媒体骚动。但巴育当局在7月15日未能及时通报海外输入的新冠患者病例,这一防疫疏漏还是引发了民间的不快。加之到16日,巴育侧近还袭击并逮捕了前往陈情的示威者,至此,新一轮风波就随之而起。

老对手的新较量

面对巴育当局控制泰国军队、警察、情治机构,具备压倒性控制力的局面。从7月18日开始的示威采取了迂回、分散、去中心化的手段。其针对的焦点也暂时从巴育对准了势力相对较弱的国王。

现任泰王拉玛十世少时行事荒唐,在即位前即已声名狼藉,这使得尽管在泰国批评国王会触犯不敬罪,很多人仍对去世多年的老泰王拉玛九世心怀敬畏,但面对这位大王,多数人就不会选择恭敬。(美联社)

由于新任泰王远逊于其父,素来生活奢侈、放荡不羁,加之又在新冠疫情期间抛弃国家前往德国巴伐利亚躲避疫情,这使得泰国各界对于批评国王毫无压力。

在泰国各大在野党中,以未来前进党残部重组的“前进党”大力参与了第二阶段的示威。指挥人员也调整了斗争策略:以曼谷大学生为核心,辅以部分LGBT人士的活动群众放弃了激进集会,在7月18日到8月3日间以游艺活动、歌舞表演、群众健身等方式宣传其主张,并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大搞串联,为此后两个月间的学生示威奠定了基础。

到8月10日,泰国各地学生开始在复课后以“三指敬礼”、“绑白丝带”等暗号展开联络,这一“大串联”背后有着前进党和曼谷大学生组织的全力帮助。到9月19日至20日间,在曼谷大专院校学生联络之下,一场两万人进军曼谷大皇宫,递交要求限制王权的“十项请愿”的行动取得了初步成功。

图为淡出政坛,取得塞尔维亚国籍的泰国前总理英拉,英拉虽然在2019年初开始远离泰国政治,但她和兄长他信,嫂子宝乍文等人仍对曼谷局势保持着高度关注。(Getty)

但是,随着示威者人数逐渐增加,其抗议、游行、请愿等活动也难以隐藏锋芒。随着示威者在10月13日冲击泰王车队,在14日与保王党人士发生斗殴,并于15日公开喊出“要求巴育下台”等口号。此前以防暴警察对抗人浪的巴育当局就一改此前相对温和的手段,直接以染色高压水枪、催泪弹弹压示威人群,亦捕去相当数量骨干分子。

对巴育当局来说,他们对此次风波似乎也已有相当的认识。从8月10日起,泰国国家电视台新闻频道即宣称此次风波系塔纳通与他信二人联手引发;9月18日,《曼谷邮报》等主流媒体也称“政府有责任维护和平”,“冷静的头脑必须占上风”。这意味着巴育为首的军方及执政党一侧已经认清了现实:学生示威、平民游行虽不足为惧,但代表该国大资本、大企业利益的在野党的势力仍存。

事实上,此前“淡出政坛”的前总理英拉已在10月18日于社交网站发文,呼吁巴育“尽快采取适当措施”平息局势。英拉还以自己2013年被巴育逼迫解散众院的例子反将巴育一军。

考虑到他信前妻宝乍文夫人(Photchaman Chinnawat)为首的为泰党人士已经恢复了与泰王之间的信任关系,其背后的泰国资本集团也不甘于继续被军方压制至今,随着2020年度疫情引发经济萧条,泰国民间怨声载道,在军方暂时无力恢复局势,为泰党等集团基本盘仍存之际,曼谷的游行也将在野党与巴育及军政府集团的缠斗下维持一段时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