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余资金远超特朗普 拜登会重蹈希拉里覆辙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根据特联邦选举委员会(FEC)最新记录,进入10月,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竞选团队在银行只剩下6,300万美元(不包含相关委员会的募款)的可用资金。而拜登(Joe Biden)竞选团队则有1.773亿美元的可用资金。

金钱政治对美国选举的影响很大。尤其是美国最高法院2014年取消政治捐款上线以后,金钱在美国白宫、国会选举中的影响有增无减。和过去相比,今年大选可能将再次打破历史记录。根据美国无党派“响应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10月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2020年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的开销有望突破108亿美元。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其中,总统选举可能消耗近52亿美元,9月底已经达到37亿美元。国会众议院选举和参议院改选有望达到56亿美元,比2016年增加37%。民主党希望通过高额募款和开支夺回参议院的控制权。

2020年10月18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北卡莱罗纳州出席竞选集会。(AP)

美国两党候选人破纪录募款,已经是近几次大选的常态。国会选举和总统选举,基本上就是砸钱游戏。砸钱多少和胜负相关。特朗普如果没钱,根本不可能竞选成功。但有钱也不一定竞选成功,比如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花了10多亿美元也没有在初选胜出。

2016年大选,特朗普自费参选,其团队募款约2.5亿美元,支持他的PAC(政治行动委员会)则贡献了2,000多万美元;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募款超过特朗普。其团队募款高达4.98亿美元,而支持他的PAC等组织募款高达近2亿美元。但希拉里当年最终还是输掉了大选。那些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选民认为,花钱多,并不代表能够“买到”总统宝座。

希拉里输掉选举更多和反全球化、反建制浪潮有关,尤其是基层白人选民更多倒向特朗普,加上非洲选民投票率偏低,从而让特朗普最终靠选举人票胜出。只要这个大的社会潮流和国际大背景不变,候选人花费再多的钱,也很难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

当然,金钱政治还是有特有的作用。布隆伯格输掉初选后,将资金用于支持拜登团队和国会民主党议员候选人。一旦民主党人胜出,布隆伯格的钱就会转化为“政治权力”和有利于他背后利益集团的“政策规划”。拜登募款越多,说明背后支持他担任总统的利益集团越多,或者至少认为他赢得概率越大。

那么,这次拜登会不会像希拉里那样,募款多反而输掉选举呢?这次情况可能不一样。

希拉里竞选时,特朗普是政治素人,高举反建制、反全球化的大旗,以“美国第一”为口号,打的是民粹牌和爱国牌,效用胜过希拉里上亿美元的广告。

特朗普拜登首场辩论陷入混乱,被批是国家耻辱(点击图集浏览):

+12
+11
+10

此次拜登竞选,是挑战者,而特朗普则是现任总统,一定程度上代表建制派。在特朗普掌握执政、竞选资源优势的情况下,拜登除了把握天时、地理和人和等因素外,必须在募款方面胜出,这样才会有目的、有选择地花钱打广告,影响摇摆选民。

相比较而言,此时的反全球化、反建制浪潮,要比四年前相对弱一些。选民对拜登的厌恶程度并没有对希拉里那般深。

传统意义上的美国大选,募款能力直接关系到候选人能否胜选,因为竞选团队的组建、电视机互联网平台的广告的投放、竞选集会的举办等等,都需要募款维持。募款越多,针对性的广告投放就越多,影响的目标选民也会越多。

也正是由于疫情打破了传统的竞选和募款模式,拜登才更有必要加大募款,否则特朗普只会依赖自己作为总统的先天优势,在舆论造势和策略执行上碾压拜登。

和2016年相比,2020年大选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总体上还算平顺,争议也相对少一些,稍微符合传统。这样的话,募款能力越强,反而越有胜算。这是符合传统的判断标准。接下来就要看,拜登在10多个摇摆州超过特朗普的百万美元广告投入,能否真的帮助他吸引摇摆选民、增加投票率。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