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分钟停火引发第二轮强攻 俄土矛盾图穷匕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0月22日至23日间,一周前陷入局部僵持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战事突然急转直下。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在10月19日只持续了4分钟的停火,已经成了两国新一轮激烈对抗的起点。阿军在纳卡南部的突击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此后参与斡旋的俄、土双方也在外交等行动中,展示了彼此对高加索地区越来越明显的矛盾立场。随着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也在22日晚称“俄土在南高加索问题上存在观点差异”,两国间的对峙也由此升温。

南部有战事

根据亚美尼亚《亚美尼亚周报》、阿塞拜疆“Haqqin”新闻网等当地媒体消息,亚、阿两军在10月19日后都遭遇了相当数量的损失。

阿塞拜疆在此前一阶段的“闪电行动”后,其行动的重点逐渐倾斜到阿塞拜疆、纳卡地区与伊朗交界的平原、城市地带。阿塞拜疆特种部队司令米尔扎耶夫(Hikmat Mirzayev)、装甲兵指挥官巴尔胡达罗夫(Mais Barkhudarov)指挥的战斗群在此也大有用武之地。(谷歌地图截图)

在10月19日停火突然结束后,阿塞拜疆国防部即发布战报,称阿军在“18日至19日间”击溃了亚军“第1摩托化步兵团”、“第5山地步兵团”等驻防部队,在不到24小时间摧毁了包括两辆T-72坦克,两辆BM-21火箭炮在内的17辆各型装甲车辆。此后,亚美尼亚也称“击落大批土耳其、以色列制无人机”。

但总的来说,阿塞拜疆一侧的突击终究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根据前线情报显示,阿军从10月19日后即从加德鲁特(Hadrut,也作“哈德鲁特”)、菲祖利(Fuzuli)和杰布拉伊尔(Jabrayil)至阿塞拜疆与伊朗边境一线展开攻势。

到20日,其南线部队渡过伊朗与阿塞拜疆界河阿拉斯河,推进18公里,直取边境城市赞季兰(Zangilan)。至21日,其北线部队也推进30公里,控制了哈卡里(Hakari)河以东的一系列地域。纳卡以南临近伊朗边境的地区至23日也被阿塞拜疆打穿,亚美尼亚依靠陆路,从伊朗边境向纳卡地区输送补给的渠道将因此受阻。

图为从10月19日至23日间纳卡前方战线的迅速推进,点击看大图

这一战况让部分亚美尼亚一线部队军心涣散,到10月21日,亚军第543预备役步兵团、第5山地步兵团和第155炮兵团等部队即在遭遇重大伤亡后选择抗命,并撤出战场。

亚美尼亚方面在10月21日前后也选择反击。亚军不仅向阿塞拜疆的奥古兹-加巴拉-巴库(Oguz-Gabala-Baku)输水管道等战略目标发射了“飞毛腿”导弹,亚军还向阿塞拜疆飞地纳希切万派出了无人机。但无论如何,亚美尼亚在前线占下风的态势已成定局。埃里温当局亦从21日开始“呼吁亚美尼亚人民保卫祖国”、“募集志愿兵”。

阿塞拜疆军队在此次纳卡战事期间有效地调动了其装甲力量。资料显示,阿军甚至把首都卫戍部队也派往一线,这种集中优势兵力的做法使之在纳卡南线平原地区取得了一定优势。(路透社)

随着两军的短促突击在10月22日后又一次逐渐转入导弹袭击的僵持作战,亚、阿两国与外界的新一轮斡旋、谈判也得到了操作空间。俄、土两国在此次大战背后的冲突也越来越明显。

高加索战事的后台

目前,俄罗斯仍选择在纳卡战事问题上选择“外交解决”,10月20日至21日间,俄外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即在莫斯科分别与到访的阿塞拜疆外长和亚美尼亚外长举行会谈。

新一轮的纳卡战事似乎从一开始就分出了胜负,点击看解说

+3
+2

但此次“间接会谈”并未达成任何成果,亚美尼亚一侧由此确认了“暂无外交手段解决纳卡对峙”的现状。亚美尼亚总理帕西尼扬(Nikol Pashinyan)在10月21日发表讲话,称本国“毫无选择”,并“感谢俄罗斯与伊朗在试图维持该地区稳定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同日,亚美尼亚总统萨科西安(Armen Sarkissian)还在布鲁塞尔会见了北约秘书长斯托腾贝格(Jens Stoltenberg),得到了后者“致力于和平解决冲突”的承诺。

亚美尼亚在俄罗斯、伊朗乃至北约之间求援之际,来自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一侧的声音也越来越突出。也就在10月22日,土耳其副总统奥克塔伊(Fuat Oktay)在接受采访时的一系列发言也展示了土方对介入高加索事务的浓烈兴趣。

奥克塔伊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土耳其语频道(CNN Turk)采访时首先指出,如阿塞拜疆提出请求,土耳其就会向纳卡地区出兵,由法国、俄罗斯和美国主持的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从1993年纳卡战事降温以来就一直“在政治和军事上支持亚美尼亚”。

奥克塔伊(左)是埃尔多安亲自任命的土耳其第一任副总统,这位前副总理时常在合适的场合宣传土耳其的政策。图为奥克塔伊在黎巴嫩港口爆炸后前往慰问。(美联社)

他还称俄罗斯无力解决纳卡战事,莫斯科需要安卡拉的帮助才能解决危机。加之此前阿塞拜疆曾要求欧安组织将土耳其也列入明斯克小组的主席国,安卡拉一侧对俄罗斯周边的兴趣和介入的意愿就一目了然。

对此,俄罗斯国内也产生了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一种观点认为,俄罗斯不需要中亚、高加索等“沙皇政权的殖民遗产”;另一种观点则认为,现代的俄罗斯虽不至于要“复兴苏联”、“谈论古典帝国”,但旧帝国的遗产仍不容直接抛弃,俄罗斯更需要在边境的“混乱之弧”中找寻“值得努力的资源”。后一观点也在近来逐渐成为主流。俄罗斯在周边也开始采取积极介入的态势。

事实上,莫斯科方面对纳卡战事的前景已经产生了负面忧虑,以俄国家杜马独联体事务委员会副主席扎图林(Konstantin Zatulin)为代表的部分高官还在10月22日讨论了俄罗斯出兵介入的可能性。到22日晚,普京也在“瓦尔代”年度会议上的演讲中坦诚了对土耳其立场的不满,同时强调“俄罗斯不惧怕任何事情”

扎图林在接受采访时指出,阿塞拜疆和土耳其为了实现军事报复,破坏了该地区的和平,因此,一些俄罗斯议员已经形成共识,认为俄罗斯应该提醒土耳其和阿塞拜疆,让他们明白”哪个国家才是后苏联时代的领导”。他认为,如有必要,俄罗斯应考虑说服格鲁吉亚,令其打开边境,避免“好战分子在高加索地区扩散,俄罗斯,格鲁吉亚和其他所有人遭受苦难”。

格鲁吉亚固然深知土耳其对其威胁,但该国在2008年的“奥运战争”后也对俄罗斯充满戒心,该国能否对俄军开放军事通行权因此成为一大难题。(新华社)

有分析认为,土耳其于纳卡战事上,正在效仿俄罗斯在叙利亚伊德利卜、利比亚内战等问题上的手法。安卡拉似乎正在利用此次摩擦,尝试在其东部边界地区渗透进高加索地带,进而借助军事和外交资源扩大其在中东的势力范围,并努力压制俄罗斯在当地的影响力。俄、土两国在此次风波背后的矛盾也逐渐图穷匕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