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最后一场辩论 唯一的中国牌毫无杀伤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10月23日进行的最后一场美国大选辩论中,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再次就在中国存在经济活动的问题上互相攻击。

拜登首先提到特朗普的账户问题,说特朗普在中国交的税是美国的50倍、有中国银行的账户、与中国做生意,又说中国在特朗普的酒店和商业交易中付了很多钱,且新修了一条通向特朗普海外的一个高尔夫球场的路。

对此,特朗普反驳道,他所有的银行账户都公示了出来,大家都能看到。中国的银行账户是他在2013年开的,当时他想跟中国做生意,就像千千万万的其他人一样,但是他后来决定不做了,于是在2015年就把账户关了。

实际上,在大选辩论上,特朗普和拜登互相指责对方“通俄”、“通中”,以及“通乌”。

10月22日晚8点,美国大选迎来最后一场总统电视辩论。(AP)

左右派媒体报道差异明显

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曝出拜登之子亨特(Hunter Trump)的“硬盘门”一个星期以后,《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爆出特朗普在中国银行有未公开的银行账户一事。

10月21日, 《纽约时报》获取了特朗普的税收记录后发现,特朗普共在三国拥有海外账户——中国、英国与爱尔兰。特朗普的中国账户由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s Management L.L.C.)持有,在2013年到2015年间,该公司共向中国缴纳了18.8561万美元的税款。因为账户挂在该公司名下,所以没有出现在特朗普的公开财务信息中。

《纽约时报》称特朗普的经商历史“充满”了海外金融交易,且报道了他在中国的许多商业经历。该报称,特朗普的中国的商业活动至少从2006年就开始了。那时特朗普在中国寻求项目许可协议,他及女儿伊万卡(Ivaka Trump)在中国大陆和香港注册商标,许多商标得到中国政府的批注是在特朗普上台之后的事。

2008年,特朗普在广州开展了一个办公大楼项目,但从未启动。2012年他的商业步伐加快,在上海开设办事处,且名下一个与中国有关的公司,THC中国发展有限公司,申请扣除8.4万美元的差旅费、法律费用和办公费用。

此外,特朗普还与国家电网进行过合作;又投资了19.2万美元,创办了5家专门在当地开展项目的小公司。这些公司自2010年以来,至少申报了9.74万美元的业务开支。

2017年,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公司拥有的THC公司在营收方面出现了异乎寻常的增长,约为1,750万美元。而同时,特朗普从这个公司的资本账户中提取了1,510万美元。那一年,THC公司收购了纽约SoHo酒店的管理合同,特朗普集团的律师加滕(Alan Garten)表示合同收购是公司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且其余资金与中国无关。

此外,在拉斯维加斯、纽约,及加拿大的温哥华,特朗普的酒店和大楼吸引了许多富有的中国买家购买,有些是在特朗普第一次竞选期间买的。

美国大选2020辩论:美国时间10月22日举行的辩论会上,特朗普发言时的情况。(AP)

而福克斯新闻(Fox News)在报道中,强调了加藤律师的回复,并引用了特朗普的次子埃里克(Eric Trump)的话对其中一些商业行为进行了反驳。

埃里克则向福克斯新闻表示,《纽约时报》正在竭尽所能,转移人们对拜登家族涉嫌犯罪活动的注意力,并解释道,“事情很简单,当我父亲成为美国总统时,我们就不涉足国际商业行为了。”同时还不忘拿拜登做对比,说当亨特的父亲成为美国副总统后,他却开始涉足国际商业行为。

接着,福克斯新闻赞扬了特朗普上任以来对华采取强硬立场,例如对中国征收经济关税,以及在新冠大流行期间,一再指责中国造成了全球经济衰退,经常称2019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

“中国牌”收效甚微

此次辩论中,双方都指责对方与中国有经济上的往来。然而,目前只停留在口水战层面,双方都没有拿出十足的证据证明对方确实从中国赚了钱;此外,当双方都对对方发起攻击,这张“中国牌”的效力就减弱很多。此回合双方打成一比一平手。

此外,当前美国人最重视的是经济、医保和新冠病毒的议题,而不是外交政策和中国议题。根据美国新闻网站POLITICO和民调机构Morning Consult在9月中进行的一份民调,认为这三个议题“非常重要”的受访者比例达到了70%以上。相比之下,外交政策和与中国关系是排在最后的两个议题,只有35%的选民认为这两个议题“非常重要”。

美国大选2020辩论:总统特朗普在辩论会上发言,他两度被主持人过问,美国的新冠疫苗是否如他所说,能够在2周内准备好面市。他只说辉瑞、强生及莫德纳“都好”,但没有正面回应问题。(AP)

与五年前希拉里的“邮件门”相比,今天特朗普的“中国秘密账户”事件,及几天前拜登之子的“通乌”事件,都没有引起巨大的社会影响。四年前的大选年,“邮件门”曾两度升级,一次是希拉里被揭露控制媒体、导演游行、政治腐败,另一次是被指责其支持者对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谩骂及钱权交易。时任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在距离大选仅剩10天时表示,FBI在另一起与希拉里无关的案件中,发现了似乎与“邮件门”相关的邮件,于是宣布重启对“邮件门”的调查。消息一出,直接导致美股和墨西哥比索跳水。

尽管特朗普于10月19日在亚利桑那州(Arizona)的图森(Tucson)在竞选集会上向选民喊话,要求FBI调查拜登及其儿子的腐败事件,但比起过去几十年来重大的政治丑闻,例如“邮件门”、“水门事件”,本次大选中两党阵营互相攻击更像是互相抹黑的手段。一则,两方都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对方“通乌”、“通中”,以及“通俄”,二则,美股标普并没有受这两件事的影响。

最后,民调方面也没有显著变化。根据民调公司RealClearPolitics10月21日的全国民调,拜登的支持率为48.9%,特朗普的是46.8%,与之前相似。在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Florida),北卡罗来纳(North Carolina),亚利桑那(Arizona),威斯康星(Wisconsin),宾夕法尼亚(Pennsylvania)及密歇根州(Michigan),目前均为拜登领先,只有在俄亥俄州(Ohio),特朗普以0.2%微弱的优势领先。可以看出,民众对于本次两党阵营的互相攻击,反应并不是很大。进一步讲,除非有爆炸性的大新闻公布,否则不会改变民众目前的投票倾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