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世界期待一个怎样的美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大选揭盅在即。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过去四年治下,美国国内种族矛盾、贫富差距等问题越发尖锐,社会及政治也在左右对立中进一步极化。而作为第一大国,美国国内起伏本就因其巨大影响力而外溢至其他国家,影响全球政治生态。因此,国际社会也密切关注着美国此次选情动态。

美国人民希望有更强力的政府带全国走出新冠疫情危机,加快经济复苏,弥合撕裂的社会肌理,解决医疗和教育资源不公等积重难返的难题;国际社会也期待一个强大的、稳定的、负责任的美国,继续协调全球应对危机,发挥正面的“外溢”效应和领导角色。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1日在北卡州拉票。(美联社)

泛滥的极端思潮

毫无疑问,美国目前正面临比2016年大选时更深的危机。特朗普上任前,美国国内种族矛盾、医疗和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基础建设陈旧等长期未解的问题,便已经造成愈发严重的贫富差距和阶级鸿沟,为一系列社会矛盾和极端思绪提供了温床,也为“政治不正确”的特朗普提供了上位的空间。

或许正是因为彼时上位靠的是这批选民的不满,特朗普在四年任期内也一再重复着当年那些口号,一再包容社会上以他为依托的极端思潮,以至于即便Proud Boys等组织愈发在网上和社区宣泄歧视及仇恨言论,乃至美国在过去数月示威期间爆发枪支冲突,特朗普依旧拒绝谴责暴力行为。其所导致的直接后果,自然是这类极端组织愈发肆无忌惮,社会对立继续加深。而间接的后果则是在全球范围内激起了回荡。

他对白人至上主义者的默许、对于科学的怀疑、对于新闻媒体的攻击、对于穆斯林和墨西哥移民的敌视,加强了全球的极右势力、反智主义风潮、阴谋论的盛行,以及高涨的排外主义。特朗普也俨然成了欧洲右翼势力的精神领袖,德法等国的反禁足令游行中,不少右翼分子都高举特朗普的画像。各地散播仇恨与对立的民粹领导人也公开以特朗普为师,不时照葫芦画瓢,偷师几招。

密歇根民兵组织 Boogaloo Boys10月17日聚集在州议会前。(Getty)

问题根源一直在美国国内

除了政治和思想上的影响,特朗普在财经领域的作为也在推高全球市场面临的风险。在疫情之前,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使股市一路高歌猛进,令本国经济中的泡沫进一步放大。而在疫情之后,美国大量放水,累积了史无前例的26万亿美元债务,使得以美元为核心运转的世界经济面临巨大风险。作为最大的国际交易货币,美元自是无可替代,大量资本流入美国,令诸多复苏乏力的新兴市场进一步缺少资金,却也无异于饮鸩止渴,进一步消耗着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信誉,催发各国寻找替代品的进程。

反观美国国内,股市的兴旺也不会对实体经济带来太大正面影响。大批从股市、税减和疫情补助获利的企业,并没有将这些资金尽投入再生产,而是为求利益最大化而将之再次投入金融市场,又或是给股东大发红利。其结果是什么呢?套得账面收益,却也在为下一个金融危机铺设温床。

更重要的是,这并没有改善美国严重的工业空心化现象。在过去二三十年的这一波全球化进程中,美国企业为了追求缩减成本而愈发将产业链搬到海外,而美国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配套公共服务供给等领域的不作为,在优惠政策领域的缺位,在新技能岗位培养等领域的不足,也令这种情况继续加剧。特朗普政府崇尚优胜劣汰的自由市场理念,又没能提供必要的财富再分配。

是以,坠出“中产阶级”的人们只得一面从事低收入服务业工作,一面百思不解为何自己无法再过回二三十年的体面生活。此时,特朗普“世界对美国不公”、“精英阶层与外国合污”、“美国优先”等论述,也提供了一套片面却极具渲染力的解释。美国政府对外国的批评,愈发有了民意支持,民意支持又进而支撑政府有了更多对外强硬的底气。

美国佛罗里达州8月一家商店清仓结业。(美联社)

都是外国的错

其所臻至的后果便是特朗普政府在国际舞台上各般“退群”,单边主义作风愈发猖獗,胡乱征收关税,撕毁美国曾参与的协约,乃至无端阻挠联合国多边组织的正常运转。

具体而言,为了回馈支持他的能源界金主,响应共和党选民中的气候怀疑论者,特朗普冒然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在国内环保法规上不进反退。这不仅大大阻碍了全球节能减排计划的进度,还导致这一计划失去强有力的领导者和监督者,加剧了全人类面临的气候危机,飓风频发、庄稼歉收、生物链受到影响,图瓦鲁等几十个太平洋岛国更可能提前迎来灭顶之灾。

另外,在新冠疫情这一全球危机期间,特朗普政府未能积极领导协调各国抗击疫情,而是花费大量精力攻击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WHO),最后更是在拒绝缴纳8,000万美元拖欠会费的情况下宣布退出WHO,导致该机构资源紧张,不得不砍掉对也门等脆弱国家的医疗援助。根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9月的报道,WHO暂停对也门369家医院中的189家提供援助,那些没有在空袭或战争中丧命的人,现在反而将死于医疗用品短缺。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许多沉积已久的社会问题不仅未得到改善,反而被进一步激化,并外溢到国际社会,加剧了既有的治理危机、意见分歧和多边合作困局等等。这也是为何世界期待看到美国能在有效领导力的带领下,雷厉风行地着手改善诸多问题。

一位也门母亲手抱10个月大的婴儿,她无法将孩子送往医院。(法新社)

一个正面的美国不可或缺

目前,全球正在面临新冠疫情以及疫情带来的一系列次生灾害,包括经济复苏乏力、低收入国家大批民众重陷贫困、粮食短缺等问题。各国需要携手商议提振全球经济,有序恢复各国人员及物流往来,并汲取教训为下一次大流行病做好备案等等。

在这个过程中,世界亟需美国的积极参与,不能像特朗普政府这一年以来雪上加霜。世界需要美国在更积极地管控国内疫情的同时,参与全球疫苗量产及分配,积极帮助低收入国家抗疫,构建更稳健的医疗系统,发挥起在过往应对埃博拉病毒、艾滋病等流行病时的担当。

另外,面对一个更具有不确定性的国际体系,美国也不应推高地缘政治风险。例如当下一味偏袒以色列、忽略巴勒斯坦利益、对伊朗极限施压的政策,如此漠视政治现实的做法只会提高地区冲突风险。

巴勒斯坦民众2月游行反对特朗普偏袒以色列。(美联社)

在各方关注的中美关系上,更是需中美政治家携手处理的世纪难题,中国不可能全然按照美国所期待的方向发展。那么面临这种情况,究竟是继续推进新冷战,要求其他国家在中美中选边站,还是放下零和博弈的思维,聚焦于可合作的领域?这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如果美国果真像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所述,将中国视为“伺机营造单极世界秩序”的野心家,中美分歧便只会越滚越大,世界也将受碾于大国相争的车轮之下。

自一战结束后尤其是二战以来,美国曾是人们从战争瓦砾中向前迈进的优秀领袖。它帮助构建了联合国等一系列多边机构,并作为最大出资方支持这些机构运转,在巩固美国领导权的同时,也直接或间接提供了大量国际公共物品,为人类在政治、经济、人权等领域带来了长足进步。

诚然,众多发展中国家的崛起,令美国相对实力下降。在这过程中,国际社会应该承担更多多边治理责任,特朗普“孤立主义”也并非毫无美国民意根基,然而这并不是特朗普这般突兀“退群”的理由。这般不负责任的做法不仅直接有损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国际形象,对他国和国际秩序造成负面影响,更因其对多边协作的打击而酝酿严重的潜在冲突。

已故英国哲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于1959年被问到“对千年后的后代有何寄语”时表示,“这个世界愈发紧密相连,我们要学会互相容忍,要接受有人意见与自己不同的现实,只有这样才能共存,而非共亡”。可以说,世界反对一个反智、混乱、自私短视的美利坚霸主,却欢迎并需要一个明智、稳定、有担当的美利坚领袖。时值美国大选,这也是国际社会主流望向美国时的期待。

美国大选多维立场文章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