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统迫近】美国武力协防台湾的三大代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来台美关系不断升温,蔡英文政府积极与美共舞,联美抗中,走上两岸对抗的不归路。紧张对立的两岸形势和中美关系恶化的相互迭加,武统已经成为大概率的选项。习近平在抗美援朝纪念大会上的讲话,在这样的氛围下近乎是一场“战争动员”。

多维CN063期、TW060期特推出“武统迫近”系列报道,以期最大限度抛开笼罩在台海的层层迷雾,探究中美台三方的利弊得失,以及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际力量可能的选择。台海战云密布,任何一方都无法承担战火延烧的后果和代价。

此为系列报道第四篇,拆分为4个章节依序发布,本文为第2章节。

第1章节:【武统迫近】字里行间的余地:美国如何解释对台协防义务

第3章节:【武统迫近】美国协台抗共的回报

第4章节:【武统迫近】武统之后:美国真正介入台海的起点

从《台湾关系法》字里行间所留下的余地,可以看出美国在“以武力直接协助台湾抵抗武统”这问题上,一直保持所谓“战略模糊”。

不过在模棱两可的措辞之余,《台湾关系法》其实也讲得很明白:美国所将采取的“适当行动”究竟是什么,最终取决于“美国利益”。而所谓“美国利益”,大抵是由三方面因素界定:政情、民意、经济利益。

换言之,美国会否在台湾面临武统的情境下出兵协防,取决于美国在这三方面需承担多少代价。

根据《台湾关系法》,“如遇台湾人民的安全或社会经济制度遭受威胁,因而危及美国利益时”,美国总统需和国会依宪法程式,决定美国所应采取的行动。(Getty)

政治领袖们的考量

首当其冲的就是美国国内的政情考量。在美国政治现况下,虽然美国不会为了盟友而牺牲自身利益,但是“弃盟友于不顾”却可能成为在野党向执政党发难的借口。由五角大楼和军火商形成的军工体系,联合在野党向白宫发难,以“保卫台湾”为名,行党派斗争和维护军工体系利益之实,这些情况都有可能促使美国政府及国会“采取适当行动”——这也是最有可能令美国采取直接军事干预的情况。

可凡事皆有一体两面。现任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是近几十年来唯一没有发动战争的美国总统,向来反对对外军事行动,且一再尝试将美军从各战场撤离,乃至缩小美军在各盟国的驻军规模。对他而言,这是一本简单的生意账:促进“钱进来,货出去”的军火订单,避免耗费大量军费的军事行动。

当特朗普今年8月面对“如果中国对台湾发动攻击,美国是否会介入”这个棘手的问题,他也只是遵循各届前任的“战略模糊”政策,拒绝给出明确答复——毕竟,这既可让中国有所顾虑,又能阻止台湾采取可能引发严重后果的挑衅性行动。

特朗普如是,共和党其他人大抵也是如此。曾于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与特朗普一争高下、如今是共和党“明日之星”的联邦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一向以挺台立场鲜明、主张“美国过往对华政策失效”闻名。即便是他也在9月23日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一场访谈中表示,两岸一旦战起将为美国带来凶险,美国该做的不是帮助台湾在一场不可能获胜的军事冲突中获胜,而是一面提高北京进犯台湾的代价,一面避免美国和台湾过度挑衅大陆。

2020年9月11日,特朗普在白宫为驻伊拉克的一级军士长Thomas P. Payne授勋。特朗普一直主张缩减海外驻军规模。(Getty)

有可能明年接任总统的民主党人拜登(Joe Biden)在“协防台湾”的问题上更是常年保持“战略模糊”的立场。曾列席联邦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多年的他,曾高调刊文批评小布什(George W. Bush),坚称“美国保留使用武力保卫台湾的权利,我们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干预台湾海峡战争,对此我们要保持模糊”,不能太过清晰。

其实,无论是共和党、民主党还是非建制的特朗普,之所以都是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有一重大原因在于,美国并没有为台湾承担重大风险的民意。

民意:“6.69分的风险”

今年10月14日,美国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布一则“测绘未来美中政策路径”的调研结果。在“为保盟友不受中国军事威胁,美国应否承担风险”的问题上,包括普通民众和“对亚太事务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在内的受访人,可以由0到10标注他们认为值得承担风险的程度,10表示“值得承担重大风险”。最终,台湾得到了6.69分,韩国为6.92、日本6.88、澳大利亚6.38,南海某盟国/伙伴为6.97。

值得一提的是,调查结果也显示,有六成美国一般民众认为美中两国存在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大。该比例与“值得承担风险程度”的6.69得分基本对应。

CSIS是美国最权威智库之一,长期关注国际时政议题。图为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于2019年9月30日出席CSIS的活动。(Getty)

可是我们现在讨论的,是远比10分“值得承担重大风险”更严重的情况,已经不是“风险”的范畴,而是参战的“代价”,是美国是否要因台海武统局面,主动与中国开战。

我们无从得知有多少美国人认为这么做是值得的,但根据CSIS的调研,只有11%的人认为冲突不可避免——绝大部分美国人并没有做好中美爆发军事冲突的准备。

过往的例子也可作为参考。以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为例,小布什政府早在出兵两年前便开始做舆论引导,包括2001年5月1日谴责包括伊拉克在内的“无赖国家”进行核武器、生化武器的研制,2002年1月29日发表国情咨文称伊拉克是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邪恶轴心”,乃至“萨达姆等同于最大恐怖分子”。通过这一系列话题引导,支持美军入侵伊拉克的民意在2003年2月开战前不久高达63%(CNN和USA Today民意测验)——可在短短数年后,伊拉克战争便成了政客们相互指责的污点,一直到今天。

更何况,为了攻打伊拉克,美国政府做了两年的舆论铺垫,如果对象是中国呢?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民调显示,如果出现“台独”并引起大陆对台使用武力,64%的美国民众认为不必出兵协助台湾。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的民调也显示69%美国人反对介入台海战争。而今,特朗普政府已经对中国持续发动了连续两年的污名化舆论攻击,可是认为中美会开战的美国人也依旧只有11%。

自2003年开始的伊拉克战争一直延续到2011年才正式结束,而美国至今仍在伊拉克有驻军。2014年爆发的“伊斯兰国”(ISIS)劫难也被普遍视作伊拉克战争的恶果。图为马里兰州居民Mike Sunderhaus为该场战争中丧命的友人扫墓。(Getty)

可以预想,只要解放军不动驻扎关岛及日韩的美军,美国国内舆论和国会将对“是否要为遥远的台湾出兵”争论不休。毕竟,对多数美国人而言,秉持《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批评中国的“军事威胁”,这些都是在弘扬政治正确和民主自由价值,但若让他们的子女为了保护台湾而上战场,则是另一回事。

协防台湾的经济代价

还是回到CSIS的那份“测绘未来美中政策路径”的调研,逾六成的美国人都认为美中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不甚紧张。可是那些刚经历完贸易战的美国企业界,则有另一番不同的感受。

众所周知,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重要经营者,美国资本和企业界对政府决策有著巨大的影响力,政府也必须为企业利益负责,虽然在口头上,这是为美国民众的经济利益负责。那么又有多少企业愿意看到美国介入台海战争?

中美2018年贸易战以来,为何这么多美国企业就中美关税问题起诉白宫?道理再简单不过,美国企业要赚钱。无论是全面仰仗中国货源的沃尔玛,在中国比在美国有更多店面的肯德基,只有在中国建厂才能达到效益最大化的特斯拉,还是愈发离不开中国消费力的微软、波音、苹果……正如二战后,日韩台欧等地的企业都希望打入美国这全球最大市场,被隔绝于外便只能越来愈穷,如今吸引各国公司进入中国的,并不仅仅是“便宜劳动力”,而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全部工业部门的完备产业链,以及全球最大、乃至越来愈大的消费市场。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设计产能为每年50万辆。图为2020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内部生产场景。(Reuters)

所以,即便中国政府一再强调改革开放、强调会保护外国在华企业合法权益的立场,美国企业也会担忧,如果中美全面交战呢?贸易战期间中国不就采取“必要反制措施”了吗?即便中国政府不采取行动,中国消费者会不会抵制美货?自中美关系交恶以来,华为手机与苹果手机在中国市场的此消彼长,还不够说明事情吗?

或许有人会说,那么军工企业呢?诸如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雷神(Raytheon)、波音(Boeing)等企业,多年来一直是美国对台军售承包商名单上的常客,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系统、F-16战机、增程型距外陆攻导弹等武器,是美国根据《台湾关系法》帮台湾抵御大陆军事威胁的主要武器。对这些企业而言,一旦两岸爆发武统乃至统一,那么除非美国破天荒地批准对华军售,否则这些企业都将丧失来自台湾的、平均每年数亿乃至数十亿美元的订单,虽然仅为这些公司军售总量的百分之一,却也是可观的一笔数目。

不过即便是这些军工企业,也并不全都愿意见到美国与中国撕破脸。全球第二大军工企业波音便是最典型的代表。如果单论军售,波音去年274亿美元的规模只有洛克希德马丁581亿美元规模的一小半。然而军工在波音总营收仅占30%,每年更有600多亿美元的收入来自客运货运飞机及相关服务。其中,中国占了四分之一。

中国已成为波音最重要的市场之一。(Getty)

2019年9月,波音公司的一项预估曾引发广泛关注:未来10年,全球五分之一的航空客运将来自中国,而未来20年,中国市场至少需要8,100架飞机,总价值近三万亿美元。在过去两年的中美贸易战期间,波音一再公开强调“美国航空产业数十万就业离不开中国市场”,其说客们也频频周旋于华府,所为的就是能够不失去这最为重要的市场。

因此,无论是波音、雷神、洛克希德・马丁,还是苹果、微软、沃尔玛,所有美国企业都无疑最希望中美台关系保持现况;而大部分大型企业更会竭尽所能反对美国卷入与中国的军事冲突。这绝不是所谓“屈服于金钱攻势”,而是关乎实实在在的公司盈利、员工就业,乃至美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那么,美国会不会为了协防台湾,而承受这些代价?这就取决于回报的多少。而“美国协防台湾的回报”也将是本系列下文主要探讨的侧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