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 | 停火协议再被撕毁 普京的纳卡困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的当今世界,停火抗疫是不少冲突地区交战双方的选择。然而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这两个地处南高加索的苏联加盟国,却爆发了16年以来最激烈的战事。纵有无数停火协议、和平进程,仇恨情绪仍是不断发酵,冲突也持续炸裂。一再停火一再冲突的恶性循环难以打破。

2020年10月5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安卡拉的总统府接见到访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腾贝格(Jens Stoltenberg)。双方围绕纳卡冲突议题进行协商,后者希望土耳其协助平息战事,但埃尔多安则对北约盟国的和稀泥态度多有批评。(AP)

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10月28日同法国外长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通电话,讨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局势等问题。此前一天10月2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Erdogan)通话也讨论纳卡局势。但是维稳效果可想而知——非常有限。

从历史不难看出,沙俄、苏联、俄罗斯在不同时期都对南高加索局势有着超乎寻常的影响力。这不仅是前线人民的梦魇,也是俄罗斯难以回避的困境。

故事还要从俄罗斯长年与地缘收缩的梦魇相抗说起。冷战后,除了北约东扩,来自土耳其的战略东扩也需要俄罗斯特别应对。独联体地区生活着诸多与土耳其有着千丝万缕般宗教历史纽带的突厥裔族群。自两百年前被沙俄彻底逐出欧亚腹地直至冷战结束之前,土耳其的地缘触角从未获得染指该地区(除乌克兰与白罗斯之外的独联体地区)的任何战略机遇。苏联解体后,安卡拉方面迅速展开多方布局。在这一背景下,阿塞拜疆迅速向土耳其靠拢。

尽管俄土两国在地缘利益上存在诸多矛盾,但双方似乎总能通过精巧的牌底交易避免正面冲突,并进行卓有成效的战略合作。图为2020年3月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接见到访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双方围绕叙北伊德利卜省局势举行了会谈。(Getty Images)

不同于土耳其单边下注,俄罗斯在高加索地区采取维持现状平衡的外交路线,立场多是双边安抚,并以促成莫斯科主导的停火谈话为最高目标。由此亚美尼亚、阿塞拜疆这两个国家都从俄罗斯进口武器也就不足为奇。俄罗斯与亚美尼亚存在战略合作关系,也是阿塞拜疆的石油贸易伙伴,巴库建有直通俄罗斯的输油管道。故自1994年停火以来,俄罗斯始终主张冻结纳卡现状,即默许亚美尼亚控制该地,同时承认其为阿塞拜疆领土。

土耳其现如今对阿塞拜疆超乎寻常的公开力挺颇为引人注目:不仅暗中授意自己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驰援阿塞拜疆,还亲自下场向阿军提供了数量可观的军备援助,并且向纳卡前线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军事顾问团。土耳其大有打破纳卡平衡之意。如果阿塞拜疆在土耳其的支持下,完全实现其预想的作战目标,则这一军事行动将会成为俄罗斯军事外交的严重危机。

而俄罗斯出于中东战略的需要,须维持同土耳其在叙利亚等问题上的合作大局。过去几年,土耳其通过与俄罗斯合作,在叙利亚反恐战争中站稳了脚跟。俄罗斯仰赖土耳其的配合,在叙利亚战局上形成了强大的对美优势,为俄罗斯在中东强势回归奠定了基础。

俄土可以说是百年世仇,如果不是俄罗斯2016年为埃尔多安在政变中提供了情报,俄土关系很难以此为转折点迎来转机。纳卡局势考验俄罗斯和土耳其如何体面地处理旧有的地缘争夺战。既要避免纳卡局势在土耳其的单方面加码下失去平衡,又要维持同土耳其的合作关系不受冲击,对俄罗斯来说无疑是考验。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