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朝政策将在大选后发生重大转变 中国作用无法忽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总统大选即将于11月3日举行,新一任美国总统将如何制定对朝无核化政策?若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成功连任,他是否会改变当前的对朝政策?

自2019年2月河内美朝首脑会谈和10月斯德哥尔摩实务会谈破裂后,朝鲜拒绝与美国进行无核化谈判,不断提升核武器及导弹能力。在这一背景下,11月3日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将对朝鲜无核化问题产生重大影响。

特朗普连任后或将与朝鲜改善关系

如果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能够连任,预计他将继续推进其与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之间的首脑会谈,即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进一步推动无核化协商。但在这种方式下,双方并未在实务会谈中充分协商,两国首脑会谈破裂的可能性极高,2019年河内首脑会谈的“无果而终”足以说明这一点。而斯德哥尔摩实务会谈的破裂也能说明,双方很难通过实务会谈推动无核化问题取得进展。

朝鲜目前的立场是若美国不改变“对朝敌对政策”,决不会出席实务会谈。因此,特朗普若能连任,他有可能在与朝鲜正式重启无核化谈判之前,优先考虑采取改善其与朝鲜关系的措施,以便能体现出美方已经改变“对朝敌对政策”。例如,在华盛顿特区和平壤设立联络处,使双方有关负责人常驻,并履行大使馆职能。设立联络处或办事处在美国过去与敌对国家建交的过程中,起到了缓和双方矛盾、增进信任的过渡作用。

但从朝鲜的角度来看,设立联络处并不能保证朝美关系实现正常化,并且朝方由此获得的实际利益不会太大,因此不会对这个措施太感兴趣。特别是当前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为防止病毒流入本国境内,朝鲜很有可能在与美方的接触过程中持消极态度。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负责韩国事务的专家卡奇亚尼斯(Harry Kazianis)曾在7月发表的文章中称,白宫正在讨论缓和对朝制裁的一揽子方案,前提是朝鲜公开声明废除一个或多个核心核生产设施、暂停核及导弹试验。但朝方拒绝参与以废弃宁边核设施与缓和制裁挂钩的会谈,因此上述方案实现的可能性极低。

特朗普执政后实现了朝美首脑历史性会晤,他也成为首位踏上朝鲜领土的现任美国总统。(Getty)

拜登上台或推翻现有对朝接触方式

若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在大选中获胜,美国对朝政策将会发生巨大变化。相比于同金正恩举行首脑会谈,即“自上而下”式对朝接触,拜登更有可能先通过实务会谈就朝鲜无核化措施及国际社会相应措施达成具体协议,再举行美朝首脑会谈。

路透社曾在8月20日的报道以拜登当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为契机预测过他的对朝政策,报道援引其竞选团队及前政府官员的话并分析道,“相比特朗普政府时期(拜登)会减少首脑会谈,强化制裁并维持对朝孤立政策”,并且“相比个人交易,(拜登)会更加倚重同盟及实务外交”。

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与金正恩有多次书信往来,并多次对外宣称其与金正恩的关系很好。而拜登则表示,他的政府不会有任何来自金正恩的“情书”。图为2019年1月23日,金正恩会见朝美高级别会谈代表团成员,从代表团处收到特朗普的亲笔信。(视觉中国)

若拜登当选,在他执政初期,美国政府对朝政策将比特朗普政府目前的政策更加强硬。拜登曾于2019年11月发表声明称,“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情书’”,预示美国对朝政策会有重大变化。

拜登在2019年12月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在被问及是否会像特朗普一样与金正恩展开“个人外交”时,他回答道“不”。当被问及在朝鲜放弃所有的核及导弹项目之前是否会坚持对朝制裁时,他回答道“是”。对于“是否考虑使用军事力量遏制伊朗或朝鲜的核及导弹试验”这个问题,拜登也回答道“是”。

不过,他表示“武力只会在为维护美国的重要利益、目标明确并可行的情况下被明智地使用,并且会事先征得美国民众的同意,并获得国会批准”。此外,他还解释道,“若两国(伊朗和朝鲜)发动远程导弹攻击,我将做好动用武力的准备”。

在与金正恩举行首脑会谈一事上,拜登坚称只有在满足“一定条件”时才会与其会晤。他在2019年9月参与了由《华盛顿邮报》发起的调查问卷,在“朝鲜没有放弃核武器或做出重大让步时,也会像特朗普政府一样亲自会见金正恩吗?”问题上,他回答称“若朝鲜满足了一定条件”,才会考虑见金正恩。

在2020年1月的电视辩论中,拜登也强调自己不会像特朗普一样无条件地与金正恩举行会谈。他还解释称,“美国按照朝鲜希望的那样,特朗普与金正恩会晤赋予其正当性,并缓和了对朝制裁”,因此若他当选总统,“会强化与日本、韩国的关系,并对中国施加压力迫使其向朝鲜施压”。在10月22日举行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第二轮电视辩论中,他重申了将以“金正恩同意削弱核能力”为条件与其会晤的立场。

拜登对召开与金正恩的首脑会晤持消极态度,这是基于他对金正恩“独裁者”、“暴君”、“刽子手”、“暴徒”的认识。拜登于2019年11月发布的电视选举广告中,出现了特朗普与金正恩、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握手的画面。该广告称,“(特朗普)向独裁者与暴君致敬,排斥我们的盟友”。

拜登(右)在第二轮电视辩论中三次将金正恩描述为“暴徒”,显示出他对金正恩持负面看法。(AP)

拜登在同月前往艾奥瓦州发表竞选演讲时也谴责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并称“我们包容了普京和金正恩之类的流氓”,“总统(特朗普)正在到处炫耀他和刽子手的书信往来”。此外,他还指出金正恩“下令处死自己的姑父并派人在机场暗杀兄弟”,并主张称金正恩“实际上并不懂社会规范的价值”。

对此,朝鲜中央通讯社在2019年11月14日发表的题为《疯狗要尽快用棍棒打死》的评论文章中写道,“为掌权野心发了疯,一睁眼睛就口无遮拦、信口雌黄的一条疯狗又发作了”,“要是任由像拜登一样的疯狗多活一天,可能会伤害更多人,所以要尽快用棍棒打死”,强烈谴责拜登。拜登的竞选团队发言人贝茨(Andrew Bates)于11月15日回应称,“有一点逐渐明确,那就是令人不快的独裁者及尊敬、热爱他们的人开始害怕拜登”。

拜登在2020年8月20日举行的候选人提名演讲中指出,“向独裁者卑躬屈膝的时代已终结”,明确反对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在总统大选第二轮辩论中,拜登三次将金正恩称作“暴徒”,谴责特朗普与金正恩会晤是给予朝鲜正当性。拜登对金正恩持有非常鲜明的消极立场,因此若拜登当选总统,他很可能对与朝方谈判持怀疑态度,同时强化对朝制裁与施压。

若拜登当选,组建全新的外交与安保阵营,重新确立对朝政策方向最少需要6个月时间,因此,与朝鲜举行协商最快也会在2020年下半年才能进行。但韩国将于2022年3月举行总统大选,自2021年下半年起会全面展开大选的各项活动,因此文在寅政府推进此事的动力会有所减弱。若在2022年5月韩国产生新政府并构建新的外交安保阵营,随后同美国商讨对朝政策合作方案的过程中,朝鲜大幅度提升其核武器及导弹能力,无核化将成为更难以实现的目标。因此,若拜登当选总统,韩美之间应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尽可能减少对朝协商的空白。

拜登提出为解决朝鲜核问题应加强同韩国、日本等同盟国合作,同时对华施压,这一主张值得肯定。他曾在《华盛顿邮报》的问卷调查中指出,“作为电视作秀的三次(美朝)首脑会谈结束后,美国未能得到朝方任何实质承诺,反而令局势更加恶化。若我当选总统,将会为实现朝鲜无核化这一目标制定持续性计划,组建协商团队,协调与同盟国及中国等其它国家的关系”。在2019年12月由《纽约时报》发起的调查问卷中,拜登表示,“将强化与韩国和日本等核心同盟国的关系,让中国对平壤施压”。

应正视中国在无核化谈判中的重要地位

朝鲜如今拒绝同美国举行无核化谈判,最重要的原因是朝方认为即便不放弃核武器,也可以通过与中国的合作实现经济发展。因此美国政府若不能在朝鲜无核化问题上引导中国积极合作,无论拿出什么方案,都很难与朝鲜达成共识。为寻求得到中国的积极合作,举行韩国、美国、中国和朝鲜四方首脑会谈及实务会谈以协商朝鲜无核化及相应措施是非常重要的。

中朝关系近年来好转,在朝鲜无核化问题上中国占据重要地位。美国若想与朝鲜就无核化谈判取得进展,无法跨越中国。图为金正恩(左)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6月21日举行会晤。(AP)

若能举行四方会谈,朝鲜半岛无核化及签署和平协定、扩大对朝保障、缓和对朝制裁、朝美关系正常化等所有利益关切都将得到协商,届时朝鲜无核化有望取得实质进展。

当前中美展开战略竞争,美国想要得到中国的协助可能会有障碍。但中国也希望朝鲜实现无核化,因此若美国与韩国加强合作,就朝鲜无核化及国际社会相应措施制定出具有创意且合理的应对方案,中国也可能会出于对稳定周边局势的考虑加入合作。

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当选下一任总统,为推动朝鲜无核化取得进展,跨越美朝双方对话这个框架,寻求中国的积极合作是非常关键的一步。若朝核四方会谈召开并取得进展,应进一步召开有日本、俄罗斯参与的六方会谈,向朝鲜打出朝日关系正常化的牌,以迫使朝鲜更加坚定地实现无核化。

原标题:《美国总统大选后对朝无核化政策展望与课题》

作者:美国华盛顿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韩国世宗研究所朝鲜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郑成长

译者:多维新闻 许嘉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