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亚洲五国行的“败笔”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10月30日访问越南后,他此次亚洲五国行告一段落。在临近大选前不到两周的时间,蓬佩奥仍高调出访实属罕见,尤其是他在访问中临时增加了对越南的正式访问更被认为是打破惯例。

蓬佩奥此次访问也算是收获颇丰。他访问印度期间,与印度方面举办了“2+2”年度会议,之后,双方签署了旨在扩大互换信息渠道的“基本交换与合作协定”(BECA),加上2016年和2018年分别签署的 “后勤安全协议”、“通信、兼容与安全协议”,美国与印度的关系在特朗普(Donald Trump)任内得到了进一步提升,甚至外界称之为步入“准盟友”阶段。

蓬佩奥此次访问斯里兰卡是10多年来首次到访的美国国务卿,他提出要为后者提供4.8亿美元的援助。同样,他也是几十年来首次到访马尔代夫的美国国务卿,另外一个“突破”是美国将在马尔代夫开设大使馆。

蓬佩奥在大选前访问亚洲的情况,他还纪念了20名加勒万河谷阵亡的印度士兵,点击大图浏览:

蓬佩奥在与印尼外长会晤时提到期待与“印尼以新的方式共同合作,确保海上安全,保护(南海)这一世界上最繁忙的贸易路线”。

不论是美印签署军事协议还是美国加强了与南亚小国之间的关系亦或是美国与印尼和越南两国之间的交流,都可以称之为成果,甚至是有突破意义的成果。对蓬佩奥来说,这些结果是值得肯定的。

但蓬佩奥此次亚洲五国之行极力营造反华的形象是其访问最大的败笔。

在印度,蓬佩奥称要“挫败中国构成的威胁”,到斯里兰卡,他又称“中共是一个掠夺者”,在马尔代夫,他称“中国侵犯马尔代夫主权经济区,破坏环境和非法捕鱼”,在印尼,他呼吁“守法国家要拒绝中国在南海的主张”,并指责中国的治疆政策。在越南,美国国务院的声明还重申了蓬佩奥7月13日发表的声明,明确宣布美方认为北京对南中国海大多数海域的离岸资源权利主张“完全不合法”,并拒绝接受中国对越南近海万安滩周边海域的海权主张。声明说:“美国做好准备采取坚定行动反抗中国的欺凌。”

各方并没有明确站队蓬佩奥,印度外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和防长辛格(Rajnath Singh)并未点名中国。斯里兰卡外长古纳瓦德纳(Dinesh Gunawardena)强调,斯里兰卡将始终保持中立的外交政策。印尼外长蕾特诺(Retno Lestari Priansari Marsudi)表示“域内国家都必须遵守海洋法公约,避免制造冲突”。

蓬佩奥指责中国已经不是新闻,接受媒体采访、访问欧洲和日本等国,言及中国必称“威胁”。如今,在访问亚洲五国时,他还是如此。

但蓬佩奥在这个时候还在宣扬对抗中国,时机不合适,现在属于美国大选前的“垃圾时间”,美国外交政策乃至对华政策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跟随美国对抗中国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中美围绕南亚和东南亚的博弈不断上演,点击大图浏览:

+2

再者,蓬佩奥访问的亚洲五国基本都与北京保持了一定的关系,中印虽有边境对峙,但两国仍强调“对话、克制”,如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这样的南亚小国,中国与之合作,尤其是借助“一带一路”,早已赶在美国之前。与中国在南海直接对抗,这恐怕不是印尼和越南的优先选项,过去几年都是说明。

蓬佩奥将访问他国当成了宣扬自己主张的平台,尤其是渲染中国威胁的平台。他现在只管自己把话说出去,却不顾忌站在一边的外交官是如何想的,无法引发对方的共鸣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访问之内了。

特朗普第一任期即将结束,蓬佩奥作为国务卿的时间寥寥可数。蓬佩奥可以说是“忠心”执行特朗普的政策,这是他在白宫的生存之术。特朗普需要他反华,他便将反华进行到底,到此时,他也未曾有所收敛。

当回顾特朗普第一任期或者任内对华政策时,蓬佩奥的反华角色非常之鲜明,他将反华做到了极致。《华盛顿邮报》两次刊文评价“蓬佩奥是史上最差国务卿”,称其将美国外交推入死胡同。这位美国国务卿给中美关系留下的最大烙印就是“对抗”,或许也可以说他是史上对华表现最差的国务卿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