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民主党不能只破不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只属当下的掌舵人

拜登的阅历、秉性、温和政治立场,以及党内外人脉资源,尤其是在非洲裔选民当中的威望,都让他比其他党内人选更有胜算。但今天美国社会不光需要一位 “妥协者”,更需要一位 “改革者”。妥协是为了在僵化的两党制当中寻找合作空间,达成共识;改革则是让美国顺应社会潮流和科技革新,迎接国内外的新挑战。拜登作为奥巴马时代的副总统,不但曾负责过牵线国会、弥合两党分歧,而且还参与了多项改革议程的拟定,确是此刻最合适的民主党总统人选。

然而,这个最合适的人选也凸显了民主党未来即将面临的挑战。今年的总统初选中,女性、非裔、亚裔、同性恋等背景各异的候选人已呈现出民主党多样化的特点。在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也推出多位年轻候选人,其中不乏非裔和同性恋。在此,拜登这个年老白人温和政客,似乎与新一代的民主党显得格格不入。拜登对此也了然在胸,在接受提名之际已将自己定位为“过渡型”领袖。

倘若拜登成功进驻白宫,民主党便即要面对新老交替的抉择,特别是在政府主要官员的任命之上。现在民主党领导层的特点是年老、白人、富有且比党内基本盘更为保守,众议院和参议院民主党领袖都在70岁或80岁以上,实有必要提拔中青代精英担当要职。相较于共和党方面在国会和行政部门蓄势待发的中青代保守派精英,比如鲁比奥(Marco Rubio)、蓬佩奥(Mike Pompeo)、瑞恩(Paul Ryan)以及黑利(Nikki Haley)等,民主党依然没有明显的壮年中坚接班梯队。

从拜登选择横跨亚非两裔、现年56岁的贺锦丽(Kamala Harris)担任副手也能看出,民主党老人已经开始“交班”。但此新人接班的速度与幅度是否足够,则还要看拜登若然胜选后能否敢于用人。

党内整合仍是一大挑战

另一方面,未来民主党领导队伍的建设,也不能忽视进步派力量和诉求。相比较思维保守、畏缩不前的老一代民主党人所注重的渐进式变革,党内进步派寻求的则是根本性变革。

目前,一些进步派理念逐渐由边缘走向中央,成为党内主流。从民主党2018年夺得众议院开始,全民医保、

(Green New Deal)和免费大学教育的理念在党内比以前更受欢迎。而今天左翼代表桑德斯(Bernie Sanders)等与拜登的通力合作也使民主党远较四年前团结。可是,这种团结是短暂的,可说是为了“推倒特朗普”的权宜之计。若拜登胜选,分裂必起。

虽然桑德斯团队有参与拜登政网的设定,但最后绿色新政、以及废除私人医保等左翼政纲也未能入局,对于进步派主张的大麻医用和娱乐用途的完全合法化、免费公立大学教育、终结化石燃料补贴等主张,党纲也是含糊其辞。可见未来民主党政策路线之争将会持续,要靠拜登着力调和、整合。

民主党不能续走奥巴马路线

如今,拜登的竞选口号强调美国的价值观,甚至“灵魂”,属民主党传统务虚做法。民主党如果能够掌权,首要注重的也应该的“人民诉求”,即奥巴马时代就寻求的变革路向。

民主党同僚都将拜登形容为“改革者”,而非桑德斯那样的“革命家”。在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的背景下,改革者似乎也更能落实变革。毕竟,面对特朗普执政留下的乱局,革命不符现实,只会愈加分裂美国。

拜登如果上台,民主党首要任务是清理特朗普留下的烂摊子,包括控制疫情、恢复经济、弥合种族分歧,改善美国形象,重拾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就变革而言,拜登将采取渐进策略,比如推出公营医保为民众提供更多选择、以绿色理念推动基建及能源政策等,却不会进行取消私营医保等桑德斯左翼政纲。

这种渐进主义当然也是民主党“人气王”奥巴马所谨守的策略。然而,今天的时代背景与2008年已远不一样,而希拉里2016年的败选有部原因也是因为时代已改、民主党支持者不满奥巴马8年执政未能带来巨变。到了2021年,一直高举“我的朋友奥巴马”的拜登须有自己的理念、自己的方案和符号,敢于开出新路,才能带领民主党和美国走进新时代之中。

未来四年重在兑现

要想做到这一点,政纲就不应该再成为“空头支票”,尤其是在实现全民可负担医疗、提高全民基本收入(如到2026年时薪15美元)、减少警员执法暴力、保障种族平等和少数族裔权益、实现环境、教育、司法和社会等领域的公平与正义。更进一步的,还有落实高达二万亿美元的气候变化兼创造就业计划、对社交媒体互联网企业的新时代监管框架,对特朗普减税的调整(如将企业税率从21%提高至28%),以至于完善对华尔街的规管,扭转特朗普任内的去规管法令。

这些都需要民主党展现魄力,尽量以立法处理,而非以总统行政命令作“方便之举”。为此,民主党还应持中地展开“政改”讨论,包括参议院拉布制度、联邦法官任命制度,甚至全美选举制度等,不要如共和党般只顾操弄只得数年限期的权力,而该集中于如何让美国的政制一方面更有代表性,另一方面也更有效。这种远见要排除一味地左翼化,而是要从国家层面、跨越政党隔阂,寻找共识。

如果民主党成功藉“反对特朗普”胜出,这是“先破后立”之破。破,只是手段;立,才是目标。掌权后的民主党必不能忘记这一点。

美国大选多维立场文章相关阅读: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