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是“民主正在失败”的悖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0月17日星期六,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右)在新西兰奥克兰的一场活动上向工党成员发表胜选演说后,她的伴侣克拉克·盖福德向她表示祝贺。(AP)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在10月17日的大选中带领工党(Labour Party)收获新西兰49%的选民支持;并赢得了议会120个议席中的64席;在全部的72个选区中的68个选区都是得票最高的政党,打破了1951年以来所有政党的大选纪录。相比之下,新西兰最大在野党国家党在议会中仅有35个席位。此次大选结果也给了阿德恩所在的工党独自组建内阁权。这是自1996年新西兰采用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以来,首次有政党可以单独执政。然而阿德恩仍然选择与绿党合作,承诺将委任两名绿党议员在新的内阁中担任部长。

阿德恩的选择放在新西兰外的任何民主国家都无法想象,这就相当于让特朗普(Donald Trump)任命两个民主党人为卫生部长和交通部长一样。通常情况下,只有政党无法在选举中确保议会大多数席位时,才会与小党组建联合政府:像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在2017年举行的大选中未能带领保守党取得多数席位,被迫与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组成联合政府,以避免脱欧协议在议会陷入被否决的死循环里。但是这个联合政府一直受制于悬浮议会(hung parliament),最后英国脱欧在特蕾莎·梅的无能领导下变成了一场长达三年的闹剧。

+20
+19
+18

但是组建联合政府是新西兰政坛的传统,即便在一个政党大获全胜可以独自组阁的情况下。不同于美国“赢者全拿”(first past post)的选举制度,新西兰使用的是比例代表制,其目的就是限制大政党的权力,使其难以在没有较小政党联盟的情况下执政。但是工党这次压倒性的大胜使阿德恩不需要任何小党的帮助就可以独立组建内阁。但是阿德恩希望内阁有不同的声音,并且能尽可能多的代表新西兰选民的利益而放弃了独立组阁。

不得不承认,阿德恩领导的新西兰政府是国际政坛的一股清流。得益于这位“80后”女总理超前的政治理念,新西兰在她第一个任期内挺过了火山爆发、恐怖袭击甚至新冠肺炎(COVID-19)。就连她的反对者都表示阿德恩的沟通方式亲切又坦率。正如阿德恩早前在胜选演讲中所言:“人们越来越看不清彼此的观点,这不是新西兰的风格,我们是一个可以倾听不同声音的联合政府。”

工党的超高支持率加上获得7.6%得票的绿党将远远超过最大在野党国家党27%的选民支持。但是新一任联合政府并不会让保守派的国家党和其支持者感到担心。因为阿德恩和特朗普不一样,特朗普从未想过代表不支持他的选民,但是新西兰政府不想疏远保守派的选民。阿德恩一再保证:“我们将是一个为每一个新西兰人服务的政府。”

有评论家担忧,工党的大获全胜将有可能使阿德恩追求更激进开放的政治议程,同时右翼选民担心这个自诩为变革型领导人的总理会出台过于自由的政策。但是事实上工党的大获全胜得意于对中间派选民的拉取,如果要代表中间派的利益,就越要在施政时谨慎小心,而联合政府又近一步避免了工党独立组阁的弊端。换言之,联合政府越受欢迎,代表越多选民的利益,就越不可能有过于自由或保守的激进政策。

民主制度当然不是最优的制度,世界各地的民主根据国情也不尽然相同。虽然美国“赢者全拿”的选举人制度没有普选或比例代表制民主,但是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多数人的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同时造成了两大政党的长期对立和国家内部的分裂。美国大选结果即将出炉,如果拜登(Joe Biden)无法获得压倒性的胜利,特朗普将有很大的可能挑战选举结果,从而引发宪法危机。也许此刻美国能从新西兰“倾听反对声音”的民主中领悟到“民主是为民服务,而不是煽动党派对立,损害民众利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