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过程如此好看的大选 会让美国的结局变难看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以来好莱坞还没有出产好看的大片?那是因为还没有等到美国大选。恐怕没有任何文艺作品和体育比赛,能像今年的美国大选这般扣人心弦。悬念、反转、权谋、焦灼、算计、争夺、宿命、抉择,一场游戏一场梦,命运审判的等待,面具之下藏不住的欲望,喧嚣背后隐隐作响的虚无。上帝仿佛要让“红子”成为终结棋局的最后一步,却又临时转念将“蓝子”落子将军。

2020年的美国大选跌宕起伏,没有任何编剧能够写出类似的剧情。(AP)

当投票截止计票开始,拜登(Joe Biden)在东北部沿岸州与西海岸攻城略地,特朗普(Donald Trump)将中部及西部农业州收入囊中,这些两党各自的铁票仓区域自不在话下。相比四年前,拜登夺回了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曾丢掉的亚利桑那,算是一个小进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于深红的得克萨斯保持领先,最后也之差了不到六个百分点,多少让共和党人小小的捏了一把汗。

而在选前被全世界相当多的分析团队认为只有10%左右胜率的特朗普,在选举日的前十八个小时里的表现犹如在长坂坡“七进七出”的赵子龙,连续攻下俄亥俄、佛罗里达等关键摇摆州,且在点票进度最慢的北卡罗来纳、佐治亚、威斯康辛、密歇根、宾夕法尼亚等州保持领先,似乎已经胜利在望,顺便狠狠打了选前美国国内各种民调数据的脸。

在中国国内,除了少数专司国际时政的官方媒体在实时跟进,主流媒体并未把美国大选当作头条。但在中文社交媒体上,民众对大选的关注度已然与世界接轨,毕竟这“关乎美国是否能回归正常”。

而特朗普在前期的强势表现,让陈定定这样依然坚持在社交媒体上打赌“拜登还是会赢”的中国学者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另一位中国的知名政治学学者在他的朋友圈下留言“现在你还觉得拜登能赢吗?”

特朗普更是先发制人,当地时间4日凌晨就在白宫发表讲话,宣布“我们已经赢得了这次选举”,还说“我们将前往最高法院,我们要停止所有投票(计票)”,防止“他们(民主党人)在凌晨4点发现(新的)选票”。否则在特朗普看来,那就是“对美国公众的欺骗,是我们国家的尴尬。”

此话一出,本就在美国各大电视台直播了一天一夜、身心俱疲的评论员们,瞬间被激怒了,纷纷表示“不知道特朗普要求停止计票是什么意思”,“清点所有选票是公平的问题。”

与此同时,拜登表示“当计票结束,我们相信我们将是赢家。”

几个小时以后,拜登的话突然不再像是“败军之将最后的倔强”——威斯康辛州翻蓝了!这成了拜登逆转局势的开端。

因为基诺沙(Kenosha)曾发生警察对黑人男子连开七枪的案件,美国BLM运动引发的骚乱正是在基诺莎所在的威斯康辛州升级,当地相当数量的民众曾表达出对特朗普政府强硬做法的激烈不满。如今,这个州的美国人用选票再次影响了未来几年美国乃至世界的走向。

又过几个小时后,密歇根州同样翻蓝。四年前帮助特朗普赢下大选的“铁锈地带”,如今似乎更多的人讨厌特朗普。当时间来到美国当地时间5日,威斯康辛与密歇根总共26张选举人票已确定归属拜登,再加上民主党的传统领地内华达州(截止发稿,内华达州的计票工作尚未结束,胜负尚未最后确定,拜登领先)的6票,拜登刚好达到270票的当选线。

点击大图观看精彩程度爆表的2020美国大选⇩

+21
+20
+19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多维新闻专栏→ 【舆论场丨把脉舆论热点 于喧嚣中拨云见日

也就是说,拜登当选几乎是定局,尽管这个定局来的很晚,也比较突然。很多网友翻出了民主党议员桑德斯此前的采访,认为他对大选的过程进行了“神预言”:因为邮寄选票计票时间靠后,而摇摆州有更多民主党选民通过邮寄方式投票,当现场投票的部分计票结束后,特朗普会率先宣布当选,但当所有选票统计完成后,最后赢的是拜登。

拜登此时的发言也更像是一个传统的胜利者:“当我们获胜时,将不会有蓝色州和红色州,只有美国。”“总统职位本身不是一个党派机构……它要求对所有美国人负责,这正是我要做的”。

特朗普则在短暂的睡眠后不甘示弱,质疑过去数小时的选情演变,称“昨晚我曾领先……直到莫名选票袋被点算,这些州也一个接一个地魔幻般消失。非常奇怪”。而他的这条推文被推特标记为“争议信息”。

情况大反转后,那些在选前看好拜登的中国学者,重新被网友点赞。而在中国学者储殷看来,所谓出乎意料的感觉是中文互联网上的氛围造成的,大选第一天开票出现的情况基本都在专业人士的意料之中,“比如最吸引人关注的佛罗里达州,事实上大选开始前的预测也基本认为拜登赢不了”。

在几个主要摇摆州中,一些大城市开票较晚(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计票中心曾因为水管爆裂而几乎整晚没有计票),邮寄选票也在现场投票计票结束后才进行开票(今年全美邮寄选票的总数超过5,500万张),“所以情况一直都存在很大变数。”

甚至在储殷看来,特朗普在开票第一天只是避免了出局而已——“比如说俄亥俄州,它是共和党大选标杆一般的存在,共和党丢掉俄亥俄的时候都输掉了选举。但在第一天的选举中,俄亥俄的选情可以说是惊涛骇浪,最后时刻特朗普才艰难取胜。”也就是说,第一天特朗普只是拿到了他应该得到的票数,除非他可以复制自己在2016年的选举奇迹,横扫各主要摇摆州,“否则仍然没有胜算。”

两人都宣布自己赢得大选,那么接下来,美国会出现很多国际媒体在选前所担忧的骚乱吗?在大选投票日当晚,全美确有多个城市地区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西雅图、洛杉矶、波特兰等地,大量民众上街抗议,警车军车赶到现场维持秩序,警民对峙几乎持续整晚。与此同时,在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白宫也被美国民众包围,“现场硝烟弥漫”。

11月4日,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一名抗议者在示威活动中点燃了美国国旗。(AP)

不过有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现役最高级别军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上将(Mark Milley)近日与多名高级将领一同和美国多名电视新闻主播进行了非公开视频通话,向他们保证,美军无意介入选举,也不会在任何和平的权力移交过程中扮演任何角色。

而特朗普已经做好了全面打官司准备,其竞选团队已声明要求在包括威斯康辛、密歇根等至少7个州在内重新点票。威斯康辛州的法律规定如果州内选民投票的差距在1%以内,候选人可以申请重新计票,不少评论者因此认为威斯康辛州的重新计票大概率不可避免,最终结果确认可能需要再等十几天。

特朗普更于美国时间11月5日在白宫发表讲话称,“只算合法选票的话,我已经获得决定性胜利”,还说此次大选遭到了“大资本”与“大科技”以及“大数据”的干涉。

但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和密歇根州发起的诉讼都遇到了阻碍。佐治亚州一名法官驳回了该州共和党和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诉讼,该诉讼要求佐治亚州确保一个沿海县在处理提前投寄的选票方面遵守州法律。密歇根州法官也驳回了特朗普竞选团队在该州发起的诉讼。

特朗普团队还表示将于内华达州提出起诉,指控选举舞弊。特朗普在推特上说,“我们不会允许腐败窃取如此重要的选举或任何选举。”而内华达州总检察长亚伦·福特(Aaron Ford)11月5日已经明确表示,已准备好回绝特朗普竞选团队对该州选举结果提出的任何法律挑战。

拜登则对媒体表示,每一票都不能少,自己毫无疑问可以胜出大选,呼吁大家保持忍耐等待点票结果。而为了“确保每一张选票都被统计在内”,拜登还发推特说其团队专门成立了“战斗基金”。

各大西方媒体纷纷将目光聚焦于大选这出“悬疑剧”何时才能有结果,有人认为美国有可能面临严重的宪制危机。新加坡《联合早报》则发表社论表示,大选结果迟迟不能确定,凸显出美国社会左右分化明显,两派势力旗鼓相当,且“特朗普主义已深入民心”。美国下来的路要怎么走,要如何弥合分裂和团结社会,“新总统任重道远”。

但也有评论表示,特朗普不过是最后挣扎一下,“诉至法院也没什么大不了”,更何况拜登最终胜选“算是给美国民主挽回了一些脸面”。

11月5日,在费城,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宾夕法尼亚会议中心外举行的点票活动中举着标语,一名年幼的孩子看着他们。(AP)

在所有关注美国大选的国家当中,中国、俄罗斯、欧盟都表现的比较谨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被问到相关问题的时候仅说了一句“我们注意到美国总统选举正在进行之中,结果尚未确定。”莫斯科方面没有任何官方表态。而法国外长甚至对媒体表现出了“谁当选都无所谓”的态度。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在被媒体问及如何看此次大选时说,还有大量“不确定性”,“选情远比很多人的估计要更接近”。有趣的是,在推特上有人用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名字注册账户,假冒约翰逊的口气说“美国大选看的我挺紧张,要是特朗普不能连任,那我就成了全世界最差的领导人了。”

相较于大部分国家对美国大选持谨慎态度,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11月4日表示,他希望特朗普能在这场选举中脱颖而出,并强烈抨击拜登对于保护亚马逊雨林的言论。

斯洛文尼亚总理扬沙(Janez Jansa)甚至11月4日已经公开祝贺特朗普胜选连任。现在他要想想怎么为这个乌龙打圆场了。

拜登获得超过7,000万的选民投票创造了美国大选的历史新纪录,不过外界最关心的问题无疑是他会如何处理对华关系。中国知名学者时殷弘日前表示,拜登如果上台,很可能会改变特朗普处理对华关系的根本目标,即不再“宣告要颠覆和取消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可望给美国对华政策和策略带来较多的可预料性和相应的稳定性。

相比之下,民主党执政会“更担忧与中国重大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更注意美中之间的较高层外交沟通和对话”,防止两国外交“脱钩”,同时反对对华关税战。

但同时时殷弘也认为,在台湾、香港、新疆、南海、西藏、中国宗教状况和人权状况等议题上,拜登与特朗普不会有什么不同;美国对华高技术“脱钩”和“针对中国被指控的在美颠覆/渗透/情报活动的‘执法行动’将以相似的烈度继续下去”;同时,拜登会在相当大程度上修补美国与欧洲和东亚太平洋的盟友关系,从而主导或促成一个西方较全面的反华“统一战线”;而面对美国国内的民粹环境,拜登也很难避免一些“绥靖”的做法。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