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 特朗普不会接受败选 世界正在见证美国民主的失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美国大选漫画。(多维)

2020美国大选的计票程序还远未结束,然而随着乔治亚州(Georgia)翻蓝,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预估将拿下至少269票,考虑到胜选只需270票,而拜登也正在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逐渐实现反超,乃至他在亚利桑那(Arizona)和内华达(Nevada)州较难逆转的优势——这场总统选举的结果已然落定,拜登胜券在握。

回顾过去数日,全球观众见证了一幕又一幕的魔幻场景。

当地时间11月4日凌晨5时,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确切拿到213张选举人票、暂时在摇摆州领先、大量邮寄选票还未计算的时候,便抢先宣布“我认为我已经赢得这场选举”,并称要向最高法院提出“停止投票”(应该是指“停止计票”)的申请。然而几个小时后,拜登先后在几个摇摆州实现反转,基本确定胜选趋势。

值此时,特朗普在没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接连发Twitter质疑民主党作弊,乃至频频因不实内容和误导性信息而被Twitter“噤言”。同时他也试图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提起诉讼,要求重新计算选票,却又多被各州政府驳回。

而这一系列不接受败选的态度,和他在此次大选中“阻挠计票工作,压制对手选民投票”等一系列吊诡操作,也再次暴露了美式民主的不足。

+2

按照今天不少人对“民主”的想象,美国其实在宪法设置之处便有意避开了严格意义上的“民主”。1789年在费城举行的制宪会议上,需要考虑的问题并非如何实现严格的民主,而是如何为“民主”设限。当时的各州州长对今天人们概念中的“民主”持审慎态度,认为赋予包括女人和有色人种在内的全民在政府决策中重要的角色,是不可理喻而极其危险的事。因此如何为防止“暴民政治”的出现而设限,便成了制定宪法的中心问题。

当时社会精英中的普遍思想,大抵可被总结为:政治应由精英阶层参与决策,普通民众容易受到煽动而进行民主暴政,理应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经过200多年的发展,美式民主在不断的摸索中演变,譬如在19世纪内战后予以成年男子黑人包括投票在内的公民权(未受到各州认可),于1913年实行了参议员选举普选制度,1920年第九条宪法修正案允许女性投票等等……但是同时也有“远离民主”的倒退:不平等的选区划分、众议院代表数量的限制、选举人制度、赢者全拿制……以至于如阿拉斯加每20.8万张普选票就有一张选举人票;而人口密集的纽约州61.2万张普选票才能有一张选举人票。这也导致历史上出现多位普选票少于对手、但凭借多数的选举人票当选的总统。

同时,金钱在选举中的作用也越来越大,每次的总统竞选资金都会打破纪录。钜额的竞选经费来自财团和特殊利益集团,每接受一笔捐赠,一个政商交易就很有可能形成了。尽管国会颁布了《联邦选举竞选法》、《财政法》、《竞选基金修正案》等多个法案限制向总统竞选捐赠的金额,但是收效甚微,因为财团发现可以向地方政府捐赠,通过间接方式资助总统竞选,以规避法律风险。

普林斯顿大学Martin Gilens教授曾发布了一篇名为《检验美国政治理论:精英、利益集团和普通公民》的论文,Gilens通过对1,799个政策的实验性多元分析发现:代表企业的经济精英和有组织的群体对美国政府的政策具有实质性的独立影响,而普通公民和代表大众利益的集团则很少或没有影响。Gilens的研究结果为“美式民主不过是寡头政治的游戏”这一观念提供了有力支持。美国的政策是由精英和商业利益所驱动,而大多数民众更关心的社会问题则没有在政府的公共政策中体现。

2020年11月1日人们在墨西哥城的Xochimilco区,在一个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连任的中国MPA上贴传单。(AP)

“民主”是个概念。美国、德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朝鲜、中国都认为自己是“民主”的。是以在很多人的理解中,所谓“民主”其实是全民选举制。而全民选举制各不相同,它也并不是一个完美运转的机器,因为选民并非永远理智。

而同时全民选举制亦等同于要求各层人民参与往往晦涩难懂的政治决策,又或是至少将晦涩难懂的政治权利交给合适的人。但要想实现这个目标,要为选民提供教育,保证他们获得尽量客观准确的信息、形成良好的公民素养和独立思考能力,并采取必要的保障措施,防止受到煽动的人群做出过激的事情。

美国民主正在失效的说法,固然有些悲观与苛刻,但是相较于人类的历史长河,全民选举制仅在地球上实验了极短的时间,是允许有犯错的空间的。但是美国的政治家们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如何精进民主制度上,而是迫不及待地向世界宣扬和传播。这种姿态使人不禁怀疑:选举人团制度导致少数票总统的诞生;三权分立未必永远互相制约;不平等的选区划分使得每张选票被赋予不同的权重;民众对现存党派划分和候选人缺乏支持意愿,却又没有其他选项。

在此次大选前,美国政治家们还在指手画脚外国民主,但是此次大选乱象叠生,政治精英们是时候从中反思问题所在。

大选翌日,现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Twitter发文,称对坦桑尼亚近期选举的异常、政治拘捕及暴力感到深深忧虑。该表态遭至2016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讽刺都无以形容”的评论↓↓↓↓

民主不仅仅是要求民众投票,还要有完善的宪法基础、独立的法院、自由而理性的媒体和大批高素养的公民,最重要的是:败选者接受失败的民主文化。如果特朗普拒绝和平交权,鼓励支持者去破坏民主党票仓,那么民主党和共和党间的矛盾与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和军队间不可共存的矛盾又有什么区别呢。

而特朗普此次显然是有备而来,在距离大选仅一周的时候强行在最高法院加入一名保守派大法官,为挑战大选结果做了铺垫。尽管民主党接受了最高法院关于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戈尔(Al Gore)2000年大选结果5:4的判决(也是倾向共和党的保守派大法官占多数),但是如果此次大选纠纷再次上诉到最高法院,民主党是不会轻易接受倾向于共和党的判决的,最高法院也有变成了两党政治斗争的工具的风险。

目前美国纽约第五大道的商铺已经在大选结果公布前加装木板,预防有可能出现的暴力骚乱。如果为了所谓“并不太民主的民主”而导致社会对立和撕裂,连最基本的社会稳定都无法保证,又何谈民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