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民主党翻转参议院希望渺茫 拜登施政难度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本次国会参议院选举的结果与总统大选同步,虽然最终结果还没有确定,但是局面已经大致明朗:共和党至少控制50个席位,民主党翻转参议院几率渺茫。虽然民主党已经净增一个席位,且乔治亚州的两个参议员席位都要在1月进行第二轮投票,理论上民主党仍有可能拿到50席,与共和党平分秋色,但是这种几率很小。可以预见,未来的两年,民主党仍然不能掌握参议院的话语权。

民主党严重失算

此次选举结果与之前的预测结果相差较大。民调机构538(FiveThirtyEight)曾预测民主党有75%的机会翻转参议院。

但选举结果显示,在本来被视为摇摆州的蒙大拿州,共和党参议员戴恩斯(Steve Daines)以超过对手10个百分点的得票率大胜对手。选前,两人民调很接近,且民主党挑战者布洛克(Steve Bullock)在第三季度筹集了2,689万美元资金,而戴恩斯只筹集了780万美元。美国选举的特点是“钱主政治”,素有“金钱是政治的母乳”之说。竞选资金优势会提高布洛克胜选的可能性。但是,因为该州为“深红”州,在本次选举中,特朗普(Donald Trump)以超过16%优势得到蒙州的3张选举人票。而戴恩斯是特朗普的坚定捍卫者之一,这或许是他赢得选举的原因。

2020年11月4日,人们在宾夕法尼亚州议会大厦外游行,要求对所有选票进行清点。(AP)

南卡罗来纳州也是民主党寄希望于成功挑战现任共和党参议员成功的一个州。东卡罗来纳大学在10月24至25日做的一份民调显示,两人差距不大,民主党候选人哈里森(Jaime Harrison)只落后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say Graham)3个百分点。但是,最终格雷厄姆以超过10%的绝对优势胜出。

同布洛克一样,哈里森也在竞选筹款方面碾压对手。他曾创下参议员单季筹款纪录,在第三季度筹得5,700万美元,而对手同期只筹到329万美元。但问题是,哈里森筹到的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外州。因为格雷厄姆曾就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被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一事表态称,他不会赞同在任何选举年提名大法官,然而在投票时,却投了赞成提名的票。他出尔反尔的行为激怒了全国范围内的自由派人士,导致他们都捐款给哈里森。但是,哈里森的竞选资金在多大程度上能反映出他在南卡州的选民基础,以及南卡州选民的情绪?从本次选举中可以看出,答案是只有一小部分。

在爱荷华州,此前有些民调机构显示民主党候选人格林菲尔德(Theresa Greenfield)的支持率高于现任共和党参议员厄恩斯特(Joni Ernst),但另一些民调显示厄恩斯特的支持率更高,两人领先幅度均为4个百分点。但选举结果显示,厄恩斯特以超过对手6.6%的较大优势赢得该州国会参议员的席位。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于2020年11月4日星期三在德尔威尔明顿向支持者发表讲话。(AP)

在本届总统选举中,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以将近10%的优势赢下缅因州,但是在参议员的选举上,现任共和党参议员柯林斯(Susan Collins)以8%的压倒性优势打败民主党挑战者。这是因为,柯林斯虽然为共和党籍,但是是党内最温和的议员之一,也经常与共和党唱反调,与其说是一位共和党人,不如说是一位中间派政治家。在10月底,美国国会参议员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最终确认投票中,柯林斯是共和党阵营投下唯一一张反对票的人。或许正是由于她的中立,她得到了支持特朗普选民的票,也得到了反对特朗普选民的票,同样也有拜登支持者的票。

民主党翻转参议院失败,就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主党议员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的那样,“我们严重失算了”。

拜登施政将受到掣肘

尽管选民们在总统选举中倾向于拜登,但是在国会参众两院的选举中,他们似乎更倾向于共和党。除了参议院,在同时进行的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虽然继续保持了控制权,但是失去了部分席位,共和党赢得了更多席位。

这说明了,选民不愿意由民主党人同时掌控白宫和国会,而倾向于由共和党起到制衡的力量。虽然选民对于特朗普政府治理疫情表现出失望,但是仍然没有准备好迎接“蓝色浪潮”的来临。

自2014年起,民主党就没有拿到过参议院控制权,这已经是连续第三届了。而本次美国总统大选,尽管媒体和两位候选人都没有宣布最后的结果,但是拜登胜局基本已经尘埃落定。假如拜登入主白宫,在将来的两年,他的施政远景仍然会很大程度上受限。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于选举日2020年11月3日,在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人群中穿行。(Reuters)

参议院有决定是否通过总统的人事任命权。若拜登执掌白宫后,在提名国务卿、财政部长、国防部长等内阁成员,参议院定会为其设置障碍。

拜登在竞选时表明,他希望扩大《平价医疗法案》;推出类似于“罗斯福新政”的经济刺激计划;开发新能源,改善环境,以及支持合法移民等。而这些政策主张将会遇到参议院的阻碍。另外,由于目前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与自由派大法官数量比为6:3,民主党又呼吁扩大大法官数量,此事在众议院提出提案时,也定会遭到参议院的阻碍。

总之,国会手握财权、内阁人事任命审核权,掌握着每一项法案的通过权。这其中涉及到拜登和众议院,与参议院之间反复的谈判、利益交换等。拜登曾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与国会有过丰富的谈判经历,在很多奥巴马无法谈拢的事情上,拜登出面曾和国会达成共识。他上台以后,和国会谈判的过程是否会运筹帷幄,是值得关注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