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特朗普输掉大选 美国部分赢回了脸面和尊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最新消息显示,在经历长达数天得票非常胶着的点票后,在全世界舆论空前热烈的关注下,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已经获得超过当选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赢得总统大选,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内的多国政要已经公开向他表示祝贺。而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虽然非常不情愿承认败选,表明将展开法律行动,但奈何大势已去,搬离白宫已成定局。

美国数个媒体在美国时间11月7日宣布拜登胜选后数小时,现任总统特朗普从高尔夫球场返回白宫,期间面无表情,不发一言。(Reuters)

这是我们意料之中的结果,它预示在经历特朗普4年充满争议和撕裂的任期后,美国政策或将在一定程度上回归理性,会给人们以不一样的期待。而特朗普今日的败选也是他应得的结果。尽管特朗普依然有数千万美国选民坚定支持,特朗普现象背后有许多亟待民主党乃至每一个美国人需要深刻反思和尽快解决的问题,但这些都无法改变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特朗普过去4年尤其是他在防疫上的表现,只能说他的支持者所托非人。

从眼下仍在美国肆虐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来看,特朗普的表现岂止是一句防疫不力所能描述,用不顾人民死活来形容都毫不为过。中国政府早在1月3日就已经向美国通报新冠肺炎,1月上旬又将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新冠病毒(2019-nCoV)核酸序列在共享网站公布。1月23日武汉封城,1月24日湖北省封省。就算是湖北省和武汉市地方政府在疫情爆发初期犯下了隐瞒疫情的重大错误,但从武汉封城、湖北封省开始,中国政府已经吹响了疫情来袭的震天哨声,给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发出了疫情空前严峻的重大预警。

但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白白浪费了中国防疫给世界提供的最佳时间窗口,结果在中国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的3月,美国各地开始相继大规模爆发疫情。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疫情四处蔓延、救民于水火的千钧一发之际,特朗普竟然不合时宜地玩弄政治,对内隐瞒疫情真相,轻视防疫,不戴口罩,频繁举行造势大会,拒绝听取福奇(Anthony Fauci)等医疗专家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等专业医学机构的建议,对外甩锅中国和WHO,一再耽搁防疫时机,不仅自己一度感染病毒,而且迄今已让美国一千万人感染和20多万人不幸死亡。

7月4日,人们戴着口罩走在美国纽约第五大道。当日是美国独立日,美国多地疫情仍面临严峻形势。(新华社)

对于美国这样一个拥有世界最现代流行病学防控理念,最先进医疗技术的超级大国,如此糟糕的防疫简直是极大讽刺。当然,你可以说美国是三权分立和联邦制,总统职权会受到国会和州长的掣肘,难以采取有力的防疫措施,但纵使如此,总统依然是美国最有权力的人,是美国政府的最高领导者。一个最高领导者在有国外疫情预警和本国一流医疗技术的情况下,竟然败于病毒,让国民深受其害,那么多人家破人亡,甚至连总统本人都被病毒生擒活捉,岂不贻笑大方,真是岂有此理!暂且不论是否要追责,这样的人若能连任总统,简直没有天理可言。

从内政外交的施政表现来看,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同样令人不敢苟同。尽管他兑现了许多选举承诺,从这一点说或许好于世界绝大多数民选政客,但因为他政策本身的冒进,埋下了更大的祸根。他声称“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要振兴美国经济,推出减税法案,但成效备受争议,最终未能成功扭转经济,尤其是防疫的失败已经重创经济。

他不屑于美国自由派的价值观,草率地否认“政治正确”,强行恢复保守派的价值,固然在一定程度上有对自由派和“政治正确”的纠偏作用,但因为破坏太多,建设太少,并且手段又急躁、粗暴,点燃了民粹和党争的引线,空前加剧了美国社会的撕裂。过去4年的施政足以说明特朗普根本不是美国总统,他只是美国右翼的总统。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麦迪逊(James Madison)等国父们所担忧和一再警示的党争,在特朗普任内变得前所未有的严重。

他在外交上的表现尤其令人大跌眼镜,他自上任伊始就违背美国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自由、开放、多元和平等价值,为了迎合基本盘选民,排斥移民,收缩移民政策。他为一些短期利益斤斤计较,陶醉于所谓的交易艺术,罔顾美国数十年以来所承担的国际责任,以邻为壑,大打贸易战,退出各种美国参与创建的国际组织和国际协议,激化地区矛盾,既严重冲击世界秩序,加剧国际局势的紧张对立,让全球陡增更多不确定和不稳定性,又不断消解美国在世人心中的形象和公信力。

从个人品行来看,他的为人处世实在与世人对美国总统的期望存在相当的落差,甚至可以说是“德不配位”。他充满古典政治哲学家们所批评的僭主气质,反复无常,表里不一,经常谎话连篇,喜欢推卸责任,不诚实不正直,对道德律令、世所公认的价值和原则缺乏应有的敬畏。他热衷于个人权力和享受,将揭露和批判他问题的媒体一概扣上假新闻的帽子。

这样说当然不是指拜登是合适的美国总统人选。坦率说,让拜登出来迎战特朗普本身就暴露出民主党无人堪当大任的窘境,让两位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上阵厮杀,本身就有违常理。考虑到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积弊日深的结构性经济问题,以及日益撕裂的社会,就算是拜登上任可能也无济于事。可纵使如此,“矮子里拔将军”,在两位候选人中,拜登显然还是比特朗普更适合出任美国总统,至少他没有特朗普像那样让美国人民和经济社会发展被疫情深深伤害,从而给人带来了不一样的期待。

如果特朗普当选,会让人不得不去担忧的是,一种制度得有多大漏洞,才会选出这样的人执掌最高权柄;一个国家的人民得疯狂和不理性到何种程度,才会狂热地将这样一个人送上大位;一个社会得有多么严重的疾病,才会让那么多人毫不在意领导人的品行、同胞的罹难、无休无止的撕裂和国家形象在世界的坠落。所幸的是,今次美国大选成为对特朗普的公投,他最终还是败给了他过去4年尤其是防疫表现。这一结果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为美国制度、美国社会部分赢回了脸面和尊严。

拜登胜选分析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