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胜选 | 美国将告别婴儿潮政治世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截至11月9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胜选已经成为大部分人的共识,拜登执政团队、拜登未来政策正在成为各方热议的话题。

然而一个难以回避的话题是拜登以78岁的高龄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老总统意味着什么?拜登未来会谋求连任吗?

或许以拜登当选为分水岭,美国婴儿潮(Baby Boomer)政治世代将迎来落幕和尾声。

民主党阵营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在2016年大选意外失手之后,已逐渐淡出前台。尽管近来传出其可能去拜登新政府任职的消息,但其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让这种可能性大大存疑。

2016年10月19日,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的托马斯•马克中心,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左)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右)举行终场总统大选电视辩论。(Getty)

而比希拉里更为老迈的佩洛西(Nancy Pelosi),虽然仍然担任着众议院议长要职,但其注定只能成为过渡性角色。更有甚者,民主党推出拜登这样78岁的总统候选人足以说明其后继担纲者难出的窘境。

与民主党阵营类似,共和党阵营的婴儿潮世代也在逐渐谢幕,也同样存在青黄不接的状况。

现任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与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虽然仍不时就诸如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的外交政策以及新冠疫情管控等重大政治议题发声,但两人实际的政治影响已是日暮西山之势。

稍为年富力强的现任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从党内种种人事安排迹象来看,也非将来当挑大梁之人。

无论是希拉里还是拜登,抑或是克林顿、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都是婴儿潮世代成长起来的政治家,拜登作为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当选总统,是婴儿潮一带谢幕的代表。未来执掌白宫的美国领导人,不会是这个年代出生之人了。

图为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及其副手贺锦丽11月7日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发表讲话。(AP)

与婴儿潮世代退出政坛同时谢幕的,还有这一世代所代表的政治理念与政治风格。这一世代在政坛上崭露头角之时,恰逢美国击败苏联,赢得冷战,国运和国力都如日中天之时。

在国内,共识型政治得以持续良性运转。在对外战略上,美国霸权的触角几乎伸向了世界的每个角落。

这样的环境给予了婴儿潮世代从政者充足的自信与施政魄力,这样的自信与魄力有时造就了耀眼的政绩,对美国的超级霸权地位有添砖加瓦之功。

但有时不加节制的自信与魄力提前透支了美国收获的冷战红利,为霸权的衰退埋下祸根:克林顿(Bill Clinton)时代的强势美元政策,有效推动了实体产业的回流,造就了美国自二战结束以来最为亮眼的经济发展成就。

1997年1月20日,克林顿(左)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宣誓就职,开始履行他的第二任期。他在两个任期之内,对美国霸权的建设颇有添砖加瓦之功。(Getty)

小布什时代的“大中东民主计划”,导致美国多线出击,过度透支了自身的战略实力。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部分弥补了此前小布什时代留下的霸权赤字,但美国霸权的衰落趋势已积重难返。

这一点从其虎头蛇尾的医保改革行动中即可得到充分印证。由于美国霸权的显著衰退,根植于其上的美国共识型政治已呈现出日渐凋零之势。

到了特朗普时代,这种共识型政治没落,极化政治突显的态势更加明显——其中的关键原因在于由产业空心化导致的中产阶层塌陷,造成维系共识型政治的中间地带逐步遭到抽空,加之族群矛盾也在日益激化。

两相作用之下,美国政治大踏步地走向极化。而特朗普式的自信与魄力背后,映射的是美国整体的缺乏自信。可以说,婴儿潮世代高度自信与魄力十足的施政风格到特朗普时代已到达由盛转衰的节点。

接下来的尾声,拜登时代将以“重整与修复”为主题,审慎理性将取代此前的自信与魄力成为拜登当局施政风格的主旋律。

婴儿潮世代在左翼运动风起云涌的激荡年代长大成人,在美国霸权的高光时刻登上政治舞台。他们的自信与魄力既缔造了超级霸权新的荣光,也导致了霸权的透支与衰落。

当他们的时代行将结束之际,留给新世代的是一个充满极化色彩的体制与一个摇摇欲坠的霸权。

2020年11月1日,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奥帕•洛克阿机场,现任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在特朗普举行正式竞选集会前发表讲话。据悉,卢比奥为特朗普在大选中最终拿下佛罗里达州贡献甚多。(Getty)

在上述政治极化的大环境下,即将接班的新政治世代(X世代)开始展现出与其“太平绅士”般的前辈们迥异的风貌:共和党内颇具潜力的未来新星卢比奥(Marco Rubio)的政治风格愈发向特朗普式的民粹主义靠拢,而民主党的潜力之星当中,效仿桑德斯(Bernie Sanders)激进左翼风格的也不在少数。

2019年当选联邦众议员的青年新星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 Cortez)甚至提出了向年入千万美元的全美1%巨富阶层征收占其收入比例70%重税的“惊世主张”。世代交替之下,美国政治何去何从或许只能交给时间去回答了。

拜登胜选分析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