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四年来战败的四场“战争”之货币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回头看看,美国前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曾介入尼加拉瓜内战、入侵黎巴嫩、武装入侵格林纳达、空袭利比亚、入侵玻利维亚、袭击伊朗军舰、入侵洪都拉斯;老布什(George W. H. Bush)总统入侵巴拿马、发动海湾战争、介入波黑战争;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入侵海地、无限延伸行动导弹轰炸阿富汗、苏丹、引爆科索沃战争、入侵南斯拉夫并轰炸中国大使馆;小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入侵阿富汗、伊拉克;即便是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也入侵利比亚、北约介入伊拉克、叙利亚,最后还派特种兵去叙利亚——唯有特朗普总统并未发动任何海外战争。

但从“让国民承担战争代价”的角度观之,特朗普执政四年也发动过四场“战争”,更纷纷以战败告终。本文所述为第二场“战争”:货币战。

系列文章:

特朗普四年来战败的四场“战争”之贸易战

特朗普四年来战败的四场“战争”之货币战

特朗普四年来战败的四场“战争”之债务战

特朗普四年来战败的四场“战争”之移民战

不要误会,虽然过去2-3年,中美从贸易战,上升到科技战,一度也曾人民币跌破7元大关,创下逾11年低位,美国财政部当天还宣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这些都还不能称之为货币战。

解释一下,本篇要说的“货币战”,并不是一般直观理解上的一国对另一国的货币战,而是持续低利率,这意味着货币市场零成本,对投机者来说是“恩惠”。然而对普通美国民众来说,其所需要承担的代价则无异于一场“战争”,一场只输不赢的战争。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右)一直面临来自白宫和财政部的压力。(Getty)

原本,2008年次贷危机后的10余年,美联储终于有“足够勇气”加息,然而这并不合特朗普的心意。于是,特朗普和美联储上演了数月的拉扯。终于,美联储还是“敌不过”特朗普——为了预防经济衰退,2019年8月1日美联储开启次贷危机后的新一轮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至2%至2.25%。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美联储只是所谓的预防性降息,美国经济基本面还比较健康,资金需求仍很旺盛。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一切。为了应对疫情冲击,2020年3月3日、3月15日美联储共紧急降息150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降至0%至0.25%,与此同时,超额准备金利率、隔夜逆回购协议利率分别下调至0.1%、0%。贴现窗口的一级信贷利率(Primary Credit Rate)降至了0.25%,而不是像以前一样高于联邦基金利率目标上限。此外,美联储还进行大量回购操作,隔夜回购利率为0.1%,与超额准备金利率一致。通过以上操作,美联储把联邦基金利率控制在0%至0.25%。

原本,灵活运用货币政策也没有什么问题,然而,货币依赖,是一种严重的病。逻辑非常简单:表面上看得来全不费功夫。特朗普滥用货币政策:要求美联储将按照所需规模(in the amounts needed)买入美国国债和机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MBS),即无限量QE。美联储无限量的QE对美元究竟意味着什么?其实是美元信用正随着QE规模的每一次放大而不断透支,最终,迎来不可承受之重。

美元的持续坚挺,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吸引国际资本重新回流美国。但一旦美国利率水平维持在当前水平不变,那么其他主要经济体国家利率稍有提高,都将是对美元的直接伤害。美元在没有利率优势的保护下,将不可避免的出现外流,那时美国庞大的债务规模和高昂的资产价格,将双双遭受打击,就很有可能成为下一次金融危机的导火索。

2020年9月,美联储召开年内最后一次议息会议,主席鲍威尔承诺将长期维持低利率水平。(新华社)

由于美联储的货币超发,由于美联储又在大规模印钞,甚至是无限量的级别,造成了美元更大幅度贬值的预期和空间——美元长期性的大幅动荡是最容易冲击美元霸权体系。

试想一下,当全球主要交易货币和储备货币的币值频繁出现大波动的时候,使用者还愿意继续使用该种货币吗?原本以金本位为依托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是建立一种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而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由于美国在世界经济危机和二次大战后已经登上了资本主义世界盟主地位,美元的国际地位得到稳固,迫于美国的强大,大家只能继续承认美元的世界通用货币地位。而且在乱世,当时的美国政府采取“温水煮青蛙”的模式让大家慢慢承受和习惯。但如今,又处于一个新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美国政府却直接拿近乎沸腾的开水去刺激一众“青蛙”,出于本能,“青蛙”自然没办法再默默承受。

试想,当世界对美国政府的信用、财政情况、债务违约风险已毫无信心,对美元能够继续胜任全球通用货币的信心必然产生巨大动摇。这对于美元霸权乃至美国的全球霸业来说都是致命性的。如今苗头已经开始显现。这场由特朗普发起的对美国的“货币战”,毫无疑问,对整个美国肌体是非常致命的。这场“战争”,特朗普也输了。受损的不仅是国民了,甚至是国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