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 拜登的竞选承诺或无法兑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1年8月19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左二)、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右二)、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左一)和时任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右一)在北京中南海举行会晤。(Getty)

大选过后,民主党人发现他们选举前期待的压倒性胜利并没有实现,不仅仅是总统选举,参议院和众议院的情况也没有预期理想。尽管民主党在众议院仍然拥有多数席位,但是这一领先优势已经被共和党削弱。民主党押注郊区选民对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不满将使共和党的选票流失,从而使民主党进军保守地区。但是众议院席位于当地时间11月10日尘埃落定,民主党只成功翻转了一个共和党席位,在特朗普受欢迎的工人阶级和农村地区,诸如俄克拉荷马州和新墨西哥州地区,民主党失去了7个席位。参议院方面则仍然被共和党把控。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任期的最后两年就曾因为民主党失去参议院多数席位而处处碰壁。即便他想完全凭借总统的行政权力在诸如移民、气候变化、外交等问题上施展政治抱负,也会让共和党人觉得他过于独断而降低与民主党在国会中合作的可能性。2014年至2016年,随着两党分裂的局面进一步僵化,奥巴马政府只能带领美国在未有明晰发展道路的轨道上慢慢耗尽任期最后的时间。

就连2016年3月,距离大选还有半年时间时,奥巴马提名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首席法官加兰(Merrick Garland)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填补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去世后留下的空缺,都被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拒绝。最终参议院没有就加兰的任命举行听证会和投票,理由是距离大选时间过近。相比之下,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距离大选不足两周的时候提名的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运气就好太多了,因为特朗普政府控制了参议院,在麦康奈尔的鼎力帮助下,参议院不眠不休地工作,也使得巴雷特成为了美国历史上从提名到确认用时最短的大法官。

新总统拜登(Joe Biden)未来的四年则不会像他的前任特朗普那么幸运了,因为麦康奈尔第七次赢得了肯塔基州的参议员席位,将会像阻碍奥巴马政府一样妨碍拜登政府。这预示着国会将进入下一个四年的僵局和党派对立。拜登在选举中向选民承诺过的医疗改革等立法议程将永远停留在口头承诺上,不会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大多数第一次上任的总统在任期之初都会掌控国会,而在中期选举后才会失去对国会的统治。但是选前的民调不仅高估了拜登的支持率,也低估了共和党参议员们的实力。尽管民主党筹集了大量竞选资金试图拿下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林赛· 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和参议员麦康奈尔肯塔基州的席位,但是两人分别以超过对手14%和21%的得票率获得了连任。

这也意味着拜登在与特朗普进行的总统辩论中所有那些雄心勃勃的政策都将变得毫无意义,超党派立法的理想主义更是不可能实现。所以拜登的政治遗产很可能不会被历史定义为“美国政治的修复”,而是“特朗普主义的过渡”。

尽管特朗普目前拒绝发表败选演讲,下一任总统也尚未正式任命,但是下一届国会的工作重点肯定不会是协力通过立法,而是党派斗争。这对美国民众是不是个坏消息尚无法确定,或许这就是宪法设定之初“权力与制衡”的初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