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爆发内战 非洲之角的地缘政治噩梦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埃塞俄比亚是多民族国家,长期以来一直受到民族紧张关系的困扰,但最近两年成功的政治和经济改革使国家稳定。不过,自本月初以来,埃塞俄比亚北部提格雷(Tigray)地区的紧张局势爆发为公开的军事冲突。战斗已经造成数千人死亡或流离失所,并有可能使整个地区陷入地缘政治的噩梦。

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红色条纹)。(美联社)

埃塞俄比亚总理艾哈迈德(Abiy Ahmed)因能结束与厄立特里亚长达二十年的冲突而获得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他还因成功地改革该国的政治和经济,使国家成为非洲之角地区的强国而受到称赞。

然而,他最近面临着提格雷族的不满,该民族约占埃塞俄比亚1.1亿人口的6%,但长期以来一直主导着该国的政治和商业。

随着紧张局势的加剧,艾哈迈德这次的态度很强硬。在与提格雷地方政府发生多起政治冲突后,11月4日,艾哈迈德将军队部署到提格雷地区,将长期酝酿的紧张局势升级为可能严重影响整个地区的对抗。

自军方介入以来,提格雷不同地区出现大规模伤亡,而上周二,即11月9日,数千名埃塞俄比亚人逃往邻国苏丹。政府还宣布提格雷地区进入为期六个月的紧急状态,互联网和电话仍处于关闭状态。

军事冲突是如何开始的?

提格雷地区的主要政治力量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简称TPLF)。虽然它并没有得到所有当地人的支持,但它组织严密,控制着一支有几十年经验、装备精良的军队。过去,TPLF统治着该国的执政联盟——“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Ethiop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Democratic Front,简称EPRDF)。EPRDF作为一党制控制了该国30年,直到2018年艾哈迈德在民众大规模抗议后上台。

今天的冲突主要是艾哈迈德发起的政治过渡的结果。在过渡之前,TPFL出台了一部宪法,将埃塞俄比亚分为九个民族地区,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安全部队、议会和分离权。然而,艾哈迈德在2018年因抗议EPRDF的专制统治而上台时,第一个政治决定之一就是解散EPRDF联盟,转而成立了成为“泛埃塞俄比亚”的国家政党,即“繁荣党”(Prosperity Party)。

今天的种族冲突也是一场政治冲突,是联邦主义者(federalists)和联盟主义者(unionists)之间的冲突。

TPLF拒绝加入繁荣党后,艾哈迈德经常与提格雷人发生冲突,譬如以腐败罪名解雇或拘留了许多提格雷高级官员和商人,引起许多提格雷人的愤怒,他们认为这是企图压制他们民族并剥夺他们的权力。

因此,今天的种族冲突也是一场政治冲突,是联邦主义者(federalists)和联盟主义者(unionists)之间的冲突,也是该国前领导层和新领导层之间的冲突。

局势为什么要现在升级?

在过去的两年里,双方都指责对方的挑衅行为。艾哈迈德的政府坚持认为,TPLF一直在全国各地煽动种族暴力,以破坏政治过渡计划,而TPLF则声称艾哈迈德正试图建立一个围绕他个人权威的新专制体系。

在此背景之下,今年三月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这些政治挑战。自疾病开始蔓延以来,民众的抗议活动遭到了警察越来越严厉的反应。随着政府决定警察要使用实弹、手榴弹和橡皮子弹,艾哈迈德的支持度急剧下降。

今年九月,由于疫情严重,政府下令将不久后要到来的全国投票推迟到明年进行,但提TPLF不顾命令,组织地区选举。作为回应,中央政府的财政部冻结了原该送往该地区的资金,TPLF则称此举为宣战。

本月,由于选举分歧,局势空前紧张,艾哈迈德总理指责TGLF试图从军事基地窃取装备。声称TPLF已经越过了“红线”,政府于11月4日派出国家军队。

11月5日,埃塞俄比亚东正教基督徒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Bole Medhanealem地区的Medhane Alem大教堂举行的教堂仪式上点燃蜡烛,祈祷和平。 (美联社/Mulugeta Ayene)

截至写稿时,关于所谓的窃取装备行动和政府回应的细节仍然不明,但在政府出兵后的几天里,有媒体报道双方已有数百人死亡。

尽管英国和总部在埃塞俄比亚州度的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简称AU)敦促立即缓和局势,但艾哈迈德说,在“执法行动”结束并逮捕被其政府视为非法的提格雷地区政府首脑之前,不会有任何谈判,并拒绝了国际社会提出的与提格雷地区领导人对话的请求。

冲突将走向何方?

艾哈迈德说,他计划迅速恢复秩序,但专家警告说,军事行动很可能会拖延下去。联合国已经表示,这场日益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可能影响数百万人。

联合国驻埃塞俄比亚人道主义负责人萨吉德(Sajjad Mohammad Sajid)告诉美联社:“不幸的是,这似乎不是任何一方可以在一两周内解决的事情。看起来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从保护平民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巨大的担忧。”

专家们担心,如果战斗持续下去,可能会迫使埃塞俄比亚的邻国加入冲突。目前,联合国和在苏丹的合作伙伴正在为两万名难民做准备,但苏丹国营通讯社SUNA报道说,官员们预计未来几天将有超过20万埃塞俄比亚人越境进入苏丹。因此,苏丹已经向边境派遣了超过6000名士兵。

就在提格雷地区北部的厄立特里亚,过去一直与提格雷地区政府不和,一些人担心他们可能会利用这种混乱情况侵入攻击。提格雷领导人声称,厄立特里亚已经在该地区“开始采取军事行动”,但厄立特里亚一直否认这些报道。

在国内,艾哈迈德总统选择用武力解决政治争端,可能会导致战火蔓延到其他地区。埃塞俄比亚由众多不同的民族组成,其中许多民族有自己的自治运动。

阿姆哈拉(Amhara)是与提格雷接壤的地区,长期以来一直对提格雷西部的领土提出要求,分析人士担心他们可能会试图从战争中获益,以夺回土地。而在艾哈迈德的家乡奥罗莫(Oromo)地区,分离主义叛乱分子也在为独立而战,并可能因这一局势而变得更加大胆。

埃塞俄比亚总理艾哈迈德(中)周三(11月4日)下令军方对抗提格雷地区政府。图为2020年2月9日,艾哈迈德抵达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参加第33届非洲联盟峰会开幕式。(美联社)

归根到底,艾哈迈德通过经济自由化和废除专制法律来瓦解数十年来的权力结构的努力,似乎也产生了危险的副作用,助长公开的种族对抗。在过去两年里,根据联合国的统计,这该国已经造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境内流离失所人口。

就像南斯拉夫政府垮台后的巴尔干地区一样,埃塞俄比亚从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过渡后,国内 突然爆发许多分裂行动。如果最新的内战战斗继续下去,这种情况可能变成一场地缘政治的噩梦,可能导致埃塞俄比亚国家解体变成多个相互争斗的共和国,并且使非洲之角区域和平崩溃。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