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天主教宗被指包庇性侵 举报机制难有成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10日,梵蒂冈就涉嫌性侵的美国华盛顿教区前总主教一事发布重大调查报告,揭露梵蒂冈已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Pope John Paul II)在事前被告知当事人性侵嫌疑的情况下,仍将其提拔为总主教。该调查在现任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在2018年的属意之下进行。此调查涉及教宗,极其罕见。

案件中受到性侵指控的麦卡里克(Theodore McCarrick)于2001年被若望保禄二世任命为华盛顿总教区大主教(美国最重要的教职之一),至2006年卸任。在《纽约时报》2018年披露麦卡里克持续性的性侵神学院学生和未成年人后,麦卡里克辞去终身主教教职。当时,方济各在接受他的辞呈后,承诺将就教会对麦卡里克的处理做出“详尽的研究”。本周二公布的这份报告披露了两位前教宗和现任教宗方济各对于麦卡里克性侵指控的处置。

三位教宗如何处置性侵案?

1999年,纽约教区的时任主教John O’Connor向梵蒂冈驻美国的大使提交长达6页的书信,表达对麦卡里克一些不当行为的忧虑,包括要求一些神父与他同床以及当事人在事后出现的心理创伤。他在信中写道:“我感到很遗憾,但我必须对这次晋升表达强烈反对。”若望保禄二世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又收到了麦卡里克本人寄来的书信,麦克里克在当中否认这些指控。若望保禄二世遂没有对这些指控予以更多考虑,并做出提拔麦卡里克的决定。

前大主教麦卡里克在2019年被免除所有圣职。(Getty)

在目前荣休的前教宗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的任期内,来自梵蒂冈天主教会中央行政机构(Holy See’s Secretariat of State)的大主教Carlo Maria Viganò分别在2006年和2008年致信,强烈要求教会就有关麦克里克的谣言展开调查。但本笃十六世并未听从该建议,而是由梵蒂冈的一名官员要求麦克里克“保持低调并最大限度减少出行”。但该要求并没有实际的约束力。

此外,报告还披露,现任教宗方济各虽知道有关麦克里克的谣言,但以为他的两位前任已经对此事进行过处置,直到2017年纽约教区发现的一项几十年前的性侵儿童事件,方济各才要求麦克里克请辞。

举报、监督机制难见效

这次梵蒂冈主动就儿童性侵事件调查教会高层甚至是前教宗,对于一直以来由上至下层层包庇性侵儿童行为的天主教会内部传统而言,不能不说是一次意义重大的突破。但要解决儿童性侵的问题,若没有健全的监督和举报机制,天主教内部隐晦的文化则依然无法打破。但这一机制至今都未能建立起来。

若望保禄二世在位时长在历史上排名第三,为最受爱戴的教宗之一。(Getty)

2003年《卫报》曝光一份由梵蒂冈发给世界各地主教的长达69页的机密文件。这份有着近60年历史的文件要求主教对性侵事件进行“最严格”的保密处理,不遵守该指令的主教将被逐出教会。2014年,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在报告中再次指出,这种保密的要求依然存在,神职人员因而无法向执法机关举报这些案件。

今年7月,梵蒂冈发布指引文件,敦促世界各地的主教将神职人员性侵的事件向世俗权力机构举报,并对一些匿名的或无法确定其真确性的性侵指控也进行调查。但这些指示依然不具有实质性的约束力,基于教会长期形成的隐晦风气,神职人员很难在此类呼吁之下打破惯例,举报不当行为。

除了梵蒂冈的举措外,许多国家的天主教会亦成立了内部或外部的监督机构,但这些机构似乎也难见成效。以美国为例,二十年前面美国天主教会面对上千宗神职人员性侵案件,成立了强制审查局(mandatory review board),在每个主教教区设有独立陪审小组,来公平的对有关指控进行审查。但美联社在经过调查后指出,这些由主教任命的陪审小组的工作完全是秘密进行的,不仅没有公正的对案件进行审查,反而常规性地削弱受害者的性侵指控,且许多被该审查局驳回的投诉,在事后都被外部世俗机关证实为真。

在越来愈多性侵案的曝光和外界施压之下,天主教会似乎有所行动,此次调查亦为当中的一小步。但根深蒂固的文化在如此缓慢且艰难的行动之下,实在难有所改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