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拒绝认输】权力过渡乱中求稳 拜登施政方向显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7日晚,在自己所能分配到的选举人票超过270张以后,民主党人拜登(Joe Biden)随即宣布胜选,并在推特(Twitter)等社交网站将认证信息改为了“当选总统”(President-Elect)。尽管国际社会一边倒祝贺拜登胜选,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则不承认败选,且阻碍传统上的过渡安排,并通过在多州发起诉讼质疑选举的公正,拒绝交权。11月16日,特朗普发布推文继续为自己败选辩护,指控民主党篡改了上百万张选票。特朗普甚至开始对内阁洗牌,开除了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并计划对中情局(CIA)和联邦调查局(FBI)也进行人事更换。

拜登临危不乱,按节奏推进执政团队的组建。为了表达信心和凸显权力过渡的顺畅,11月10日,拜登团队成立的过渡政府网站公布了约500人的“机构评估团队”(ART)名单。

过渡团队:重用奥巴马时期的人

按照《总统过渡改进法案》(The Presidential Transition Act) 的要求,这份过渡团队名单早在选前6个月就已准备好,目的就是为了权力顺利交接。过渡团队将负责同特朗普政府财政部、国防部、教育部、司法部、邮政署、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等机构的工作交接,包括收集与评估内阁部级单位、其他联邦机构的预算、人事信息等,为组建新执政班底做准备。

部分过渡团队成员对部级单位一把手提名会有一定的发言权,有些甚至会成为拜登政府的官员。多数情况下,他们无法干预对关键的内阁大员职位人选。但无论如何,过渡团队成员一般都是拜登和民主党高层信赖的人选,主要包括前任官员、企业高管、智库学者或非政府组织人员等。

拜登组建过渡团队和内阁之际,他和奥巴马的政治友谊和私人交情值得关注(点击浏览大图):

+4
+3
+2

比如,负责牵头国土安全部交接的是奥巴马时期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首席法律顾问贾杜(Ur Jaddou);负责劳工部交接小组的卢沛宁(Chris Lu),就在奥巴马时期担任过劳工部副部长;负责接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的莱英格利(Leandra English),曾于2017年担任该局副局长,2018年由于特朗普安插亲信被迫辞职。

环保署团队的负责人是地球正义组织(Earthjustice)的环境律师希姆斯(Patrice Simms),他曾在奥巴马时期的司法部环境司担任副助理总检察长;内政部的负责人是沃什伯恩(Kevin K. Washburn),曾是奥巴马政府内政部印度事务助理部长。

过渡团队中也有一些与硅谷密切相关的人士。比如知名反垄断专家基默曼(Gene Kimmelman)和拜尔(Bill Baer)。基默曼曾经担任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前司法部反垄断部门和美国参议院司法部委员会反垄断部门的首席法律顾问,而拜尔也曾经在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反垄断部门效力。

前奥巴马政府财政部的高级顾问米勒(Sarah Miller)也在财政部过渡团队。她和沃伦一样,一直公开主张分拆脸书(Facebook)等科技巨头。前亚马逊网络云服务业务策略师施瓦茨(Mark Swartz)也加入了政府预算部门。他的加入预示着拜登政府将加大在宽带网络及5G技术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

总体上,过渡团队一半以上为女性,少数族裔较多,包括很多奥巴马时期的政府官员。这种人员安排预示着将来拜登执政班底也会讲究多元,即包含女性、少数族裔、甚至同性恋者,与此同时也会延续奥巴马时期的一些政策。

内政为先 外交以修复为主

从过渡团队的人员组成来看,拜登将重用奥巴马时期的人。11月11日,拜登团队宣布自己的亲密助手克莱恩(Ron Klain)将出任白宫幕僚长。克莱恩曾效力于奥巴马和前副总统戈尔(Al Gore)。

就在拜登公布过渡团队、组建内阁之际,右派媒体传出希拉里加入拜登团队的传闻(点击图集浏览):

+2

而且,拜登也考虑到了党内左翼势力的诉求。比如,在加大反垄断调查、加大监管科技巨头方面,拜登也在尝试兑现对左翼的承诺。而且,团队当中并不包含华尔街高管。这就意味着拜登政府在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科技巨头监管和碳排放控制等方面将力推相关政策的实施。

当然,这也取决于接下来内阁团队的组建。拜登需要平衡温和派和进步派,甚至也要考虑跨党派合作,重用共和党人。

但总体上,拜登执政的第一要务依然是防疫和刺激经济增长。11月9日,拜登宣布成立一个12人的新冠疫情工作组,都是医疗和防疫领域的专家,以此和特朗普消极防疫的做法划清界限,同时表明自己兑现防疫承诺的认真程度。

在外交上,拜登主要以修复美国领导力、盟邦体系和美国形象为主,并在此基础上展开多边合作。加上重用奥巴马时期的人,拜登有可能延续之前的亚洲战略,包括重返世卫组织、巴黎气候协定等多边组织和协议。

这从拜登和多国领导人的通话内容就可以看出。比如,在和日本首相菅义伟的通话中,拜登声称钓鱼岛是《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的适用对象,并提到美日同盟是印太地区稳定与繁荣的基础。种种迹象显示,拜登很大程度上将尝试寻回奥巴马时代的美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