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对RCEP还会继续沉默下去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东盟十国在11月15日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场耗时9年的马拉松谈判终于告一段落。虽然所有缔约国必须在此后两年内完成本国的批准程序,RCEP才会正式生效,但这已经是另外的事情了。

相对于RCEP内15国审核并通过条约文本的进度,外界更关心另一个问题:本应成为RCEP第16个缔约国,却在2019年宣布退出,并在2020年宣布“条件不成熟”,“暂不加入”的印度此时有何想法?

印度优先的真正含义

出乎外界意料的是,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11月15日后面对RCEP一言不发,《印度教徒报》等主流媒体给出了“莫迪的沉默”等说法,外界对此也一筹莫展。

从2019年以来,印度在RCEP问题上的变迁令人唏嘘,点击看解说

+4
+3
+2

对一些急于得出结论的观察家们来说,他们会注意到莫迪在11月14日,即印度传统节日“排灯节”(Diwali)当天前往拉贾斯坦邦的军营,发表了对中国“扩张主义”的批评,以及要求印军在必要时采取“ prachand jawab”(猛烈回击)的号召。但这终究不是新德里当局对RCEP的具体立场,外界更应该留意莫迪及其人民党(BJP)当局基于“印度优先”的需求,进而杜绝一切国际条约的做派。

对新德里来说,RCEP问题不仅仅与中国有关,它的核心在于新德里能否从国际资本的冲击下保护民族产业、保护经济命脉。在印度观察家们看来,RCEP是以东盟十国为原点,以中国为首,日、韩、澳、新乃至东盟各国均垂涎而来的大型贸易集团。由于印度制造业能力弱,关税比RCEP缔约15国要高,在RCEP大部分国家希望印度对92%的进口产品削减关税,印度却只希望对少数国家的85%的进口产品削减关税之际,双方的矛盾就很难调和。

对新冠疫情下的印度来说,该国在4月至6月间的4次大规模封国导致了大批工人失业,很多人无家可归、衣食无着。印度经济的脆弱让新德里对加入RCEP的前景感到不安。(美联社)

新德里方面一直认为,任何一个关税领域的改动都可能削弱印度本国工厂和农业生产。为此,印方在2019年11月前还要求引入“触发机制”,以免中国等国工业、农业产品大幅进入印度市场,并“构成倾销”。当新德里的要求不能马上被满足时,印度便拒绝加入。

从2019年11月4日拒绝RCEP以来,以总理莫迪、印度人民党党主席沙阿(Amit Shah)为首的新德里政要无不认为此举是“大胆的决定”、“印度自信的表现”。当中文世界的观察家认为新德里仍有“回心转意”的机会时,实情则恰恰相反。

沙阿曾撰文投书媒体,称莫迪拒绝RCEP之举凝聚了印度的力量,不仅展示了“保护自身利益”的决心,更展示了新德里“拒绝外界强人所难建议”的企图。莫迪本人也在此后多次强调称,他是在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自力更生”政策和“自身智慧”的影响下,权衡印度利益后拒绝RCEP的。

印度执政党党主席、内政部长沙阿(左二)在RCEP问题上的坚定反对意见在新德里其实是一种主流。(美联社)

必须承认,莫迪当局对于RCEP带来的政治影响有较大顾虑。新德里认为,一旦接入RCEP体系,印度的中小企业、农民会在纺织、乳制品、制造业、医药、钢铁和化学工业等领域遭遇严重冲击乃至打击。这使得RCEP即便加入了防止“倾销”的触发机制条款,但仍难以避免印度的贸易损失,这使得经济体量相对较小的印度得出了“不应加入任何不利于农民和企业家利益的国际条约”的结论。

新德里该怎么办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印度当前可能仍是急需RCEP的。加入RCEP协定。意味着印度参与到全球高端产品的供应链中。而更多地加入国际市场,恰恰可以弥补国内市场的低迷走势。

印度当前经济下滑近期严重。根据印度国家统计局提供的资料,在疫情的直接冲击下,印度的各产业基本出现了不同程度的“slowdown”(衰退)。其建造业产值与去年同期相比下跌50%,制造业下跌39%,贸易、酒店和其他服务业产值下跌47%,唯有农业产值在第二季度同比增长3.4%,这一资料也意味着印度的经济在第二季度已基本陷于全面停滞的困境。

印度疫情突然反弹,该国平民也因此遭遇新一轮疫情冲击,点击看大图

+3
+2

可对印度来说,经济指标似乎也不仅仅是唯一标准。

当下,印度各方已经从对华贸易这一点开始反思其国内贸易保护做的是否到位。资料显示,自印度于2007年与中国达成区域贸易协议后,中印贸易额从2005年的19亿美元暴涨到了2014年的448亿美元。但这背后是印度的巨额逆差,以及印度轻工业市场被中国彻底占领的现状。尽管印度在此后数年间通过改变清关规则、改变商品通关标准等手段限制中国货,但这对于印度国内产业的保护仍是于事无补的。

到莫迪当局在2014年取代国大党政府确立后,秉承“印度优先”原则的BJP当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长期抵制2013年签订的世贸组织《巴厘协议》,进而拒绝签署在此基础上确立的《贸易便利化协定》。印度认为此举会影响该国“出口农业补贴”等政策的实施,进而引发农业人口反弹。在美国等国施压下,印度到2016年2月才正式批准该协议。

近两年来,印度人民党当局和莫迪在“印度优先”等原则上出力甚多

+2

到2019年末,包括最初参与推动印度卷入RCEP的国大党在内,印度朝野各大政治势力大多出面赞赏莫迪让印度远离RCEP的行为,新德里发现,相对于印度此前与东盟敲定的自贸协定,RCEP的开放标准将让印度开放较多的市场领域:譬如在东南亚,越南只需对印度开放69%的市场、印尼只需开放50%,印度却需要向对方开放74%。这种开放额度也被印度观察家们视为“重大损失”。

但总的来说,新德里试图封闭市场的举动终究难以落实,更不用说印度在原材料和成品供应方面对中国为代表的外界的的依赖仍然太高。譬如印度约45%的电子产品、90%的手机零部件、65%至70%的成药中间体、三分之一的机械和近五分之二的有机化学品进口自中国。虽然印度政府已推出了总额近10亿美元的激励措施,以鼓励制药公司在印度本土生产53种关键性原料药或制药原料,但面对中国等国在化工行业的成本与技术优势,印度厂商至少需要10年时间提升技术水准并迎头赶上。

幸而,RCEP谈判对于不同国家要求不同的时间表和开放水平,具有相当的灵活性。从11月12日,东盟、日本、澳大利亚等国首脑已先后在与印度总理莫迪的峰会上表示,RCEP仍为印度“保留了开放的大门”。加之印度也发现不加入RCEP可能会干扰自己与RCEP成员国的双边贸易,这使得新德里迟早会在现实的压迫下,在沉默中爆发或回心转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