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研发进程可期 唯各方不要陷入无谓的攀比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过去一周的时间里,新冠肺炎疫苗的相关进展不断有好消息传出。

11月17日,根据医学期刊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同业评议论文显示,中国科兴生物(SinoVac,SVA.O)根据对中国700多名参与者的一期与二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该公司CoronaVac疫苗触发了快速的免疫反应,尽管这并非旨在评估CoronaVac疫苗的有效性,且疫苗生成的抗体水平要低于新冠康复患者的水平。

而早几日的新闻更令人欣喜:11月9日,美国辉瑞(Pfizer)与德国生物公司宣布他们试制的新冠疫苗有效率达到90%;11月11日,俄罗斯主权财富基金公布,“卫星-V”疫苗的中期试验结果显示其有效率达到92%;11月16日,美国生物科技公司莫德纳(Moderna)宣布其研发的新冠疫苗有效率达到94.5%。

高得让人怀疑

美俄公布的疫苗有效率都在90%以上,尤其是莫得纳研发的疫苗有效率接近95%,在众多媒体看来这是相当意外的。比如CNN的报道中就提到,“令人意外的高有效率”,路透社也提到这“远超期待”(far exceed expectations),美联社在报道中认为莫得纳的疫苗产生了“超乎寻常的强大早期结果(extraordinarily strong early results)”。

舆论的惊呼是有原因的。有效率如此之高远超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和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审批门槛:50%。

连美国的顶级传染病专家福奇(Anthony Fauci)也对这一数字感到吃惊。此前,他多次表示新冠肺炎疫苗有效率在70%至75%。他在11月16日接受采访时称:“我一直说如果有75%的有效率我就感到满足了。你现在看到90%、95%的有效率,这是我没有预料的。我认为我们会做的很好,但94.5%真的令人刮目相看(impressive)。”

再者,莫得纳和辉瑞研制的疫苗路线是mRNA(信使核糖核酸),按照CNN的说法,现在疫苗市场上还没有疫苗使用这一路线。莫得纳和辉瑞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达到如此之高的有效率显然是不同寻常的。

纽约时报》还提到,辉瑞和莫得纳都是用新闻的形式发布了研究结果,而不是在科学期刊上,也没有公布详细信息以供外部专家同行评议 。因此,这些结果还不能认为是结论。有关疫苗的有效性数字也可能会随着研究的继续发生变化。另外一个未知的大问题是疫苗提供的免疫能持续多长的时间。  

爱丁博格大学免疫学与传染病瑞雷(Eleanor Riley)也认为:“预防症状性疾病的疫苗很可能会缩短病毒感染的时间和程度,从而减少传播,但我们还不知道它是否大到足以对病毒在社区内的传播产生任何有意义的影响。”FDA顾问委员会成员Paul Offit也对辉瑞披露的信息有所怀疑,“我想知道这种疫苗能预防哪种程度的感染”。

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Soumya Swaminathan对CNBC称,还有一些其他问题待解,比如它能否减少传染,在老人等群体中是否能保持如此之高的有效率。美国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病毒学家Florian Krammer也在发问辉瑞,称“尚不知道她是否在最需要疫苗的老年人中起作用”。

而莫得纳的研究并未包括儿童。莫得纳公司的首席医疗官员扎克斯(Tal Zaks)称该公司计划在接下来数月里进行测试,会从青少年开始。

被政治化的危险

在全球疫情仍没有出现放缓的时候,各国推出的“打破纪录”的疫苗开发进展无疑是令人欣慰的消息,但如此之高的有效率,也让人担忧疫苗有政治化的风险。

中国疫苗已经公开亮相,点击大图浏览:

就在辉瑞宣布其有效率90%之后两天,俄罗斯便宣布自己的疫苗有效率为92%。这就不由得让人想起8月,在中美英等国疫苗因处于第三阶段而领先全球之时,未经过临床第三期试验的俄罗斯率先宣布第一款新冠疫苗获得俄罗斯卫生部的许可,俄罗斯也因此成为全球第一个注册新冠肺炎的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辉瑞和莫得纳公布两款疫苗的时间也非常之微妙:美国大选之后。在美国疫情如此严重之时,美国国内对疫苗寄予厚望,领导人更将其视为自己的政绩。在辉瑞和莫得纳先后公布消息后,特朗普立即在Twitter上宣称“请记住这些伟大的发现,都是我的功劳”。

事实上,特朗普政府为支持疫苗设立了“曲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从辉瑞预定了超过亿剂的疫苗,对莫得纳不仅预定了疫苗,还投入了几十亿美元的研发资金。然而辉瑞和莫得纳选择在特朗普败选之后才公布结果,多少令人质疑其“为拜登献礼”的政治考量。

与此同时,就在辉瑞宣布其疫苗有效率的当天,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艾伯乐(Albert Bourla)抛售了价值约56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而早在5月莫得纳宣布其新冠疫苗临床试验早期数据显示积极效果后,其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和首席医疗官也共出售了近3,000万美元的股票。

拜登接手的美国正饱受疫情所困。图为拜登11月10日召开记者会,批评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AP)

是以,疫情和疫苗都已经不是简单的科学问题,其中夹杂大量政治和利益考量。

在美国率先公布自己的“成果”以彰显自己的地位时,俄罗斯紧随辉瑞宣布这样的消息是否不甘落后?不只是美俄的疫苗有效率超过了90%,中国工程院院士锺南山也强调中国疫苗与辉瑞“差不多”水平。这究竟是为了慰藉民心,还是为了政治意味的“比拼”?

需要指出的是,全球亟需疫苗毋庸置疑,疫苗能快速推进到今天达到如此之高的有效率也相当不易。但在疫情已经确诊感染5,500万人,确诊死亡133万人的当下,人们必须要认清楚,所有政治考量、利益考量,都必须为公共安全考量让道。疫苗的开发,乃至后续的量产和分配,都必须以安全性与有效性为主,宁愿迟缓数周数月,也不要陷入无谓而“欲速则不达”的攀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