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对美日同盟 日本要在中美间抓住机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中下旬,面对中国、日本、韩国、澳洲、新西兰和东盟十国在11月15日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以及中日等国之间传统汽车发动机等零件即将立即免税等局面,各国分析人士和观察家们仍感到少许意外。

对各界而言,此次协议签署过程中最突出的角色莫过于日本。该国在近几年来一直于中美之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它不仅是奥巴马时期(Barack Obama)时期确立的、由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重要一员,也在RCEP、中日韩自贸区、一带一路等中国主导的机制里扮演重要角色。

参鉴近来演变,日本当局一方面在继续“牵制”中国,另一方面也没有停下与中国及西太平洋各国共同合作的脚步。

同盟之下的压力

必须认识到,日本战后体制在政治、军事等领域上的主权不完整性,使得东京不得不在很多问题上直面美国的压力。华盛顿方面已多次强调过,美日军事同盟是日本所在的“地区安全”的基础。

从安倍晋三政府到菅义伟政府,东京推进RCEP的进程似乎并未受到明显影响

+3
+2

也就在签署RCEP协议的前一天,美国代理国防部长米勒(Christopher Miller)还与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通电话,两者再次确认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全保障条约”云云。这种迹象也和次日的签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事实上,东京在很多热点问题上都与美国保持相当的一致性。譬如在7月发生的几个突出事件便是如此。

7月下旬,美国政府迫使中国字节跳动(ByteDace)公司出售旗下短视频软件TikTok在美业务后,东京的自民党议员们也在7月28日开始密集商讨“限制TikTok在日使用”。

对日本来说,其基于美国管制的战后秩序使之动辄得咎

+2

此外,日本防相河野太郎在7月21日参加英国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图根达特(Tom Tugendhat)主持的“保守党中国研究会”在线会议时,还即席提出了“日本加入英美协议(UKUSA)”,参与“五眼联盟”(Five Eyes)的建议。

不过,东京方面对“美日联合”的表态,并不影响日本参与到西太平洋的区域合作进程。

诚然,日本自1960年签署《美日安保条约》后,其着眼点一直以日本的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为最大考量。东京仍要善用这种盟约关系,为自己谋求最大限度的利益与发展空间。这也是日本战后至今的国际生存哲学,即东京不会参加无利可图的国际组织,也不会拒绝有利可图的组织,其“同盟”的重心更与经济密不可分。

有所作为的日本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日本与其他十几国在RCEP上的“突然”动作,无疑是深思熟虑后的快速行动。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日本丧失了几乎99.9%的游客,在2018年时,日本的旅游收入约为452亿美元,经济的严重损失令日本急于解套。(Getty)

由于华盛顿方面在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拜登(Joe Biden)选后的一周内正处于短暂失能,民主党亦无力干预包括RCEP签署在内的国际事务,且拜登团队也暂无重返TPP的余力,这就让东京抓住了难得的窗口期。

环顾包括《朝日新闻》之类的日本大众主流媒体,稍有知觉的观察家都能发现东京一侧在6月下旬就开始对RCEP的前景展开布局。到8月下旬,即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下野后一周内,即已经基本判定印度加入RCEP难度较大。到10月15日,即安倍宣布下野两个月,菅义伟上台一个月后,日方即放出了11月15日签约的具体消息。从这里看去,东京的时间表也是明晰的。

东京方面加速签署RCEP有2020年度的客观原因。日本经济从2019年第四季度以来已经连续三个月负增长,已经进入技术性衰退阶段,到2020年7月后,日本民众的实际薪资也已连续下降5个月,同期日本所有家庭支出较上年同期下降7.6%,跌幅大于市场预期。加之国际市场流动也因疫情受限。面对着日本经济复苏乏力,内需难以拉动的现状,日本经济的转机已难以转化为动力。

经济环境带来的直观冲击也由此塑造了日本此后可能的政治环境。面对新冠疫情对企业的打击比最初预想的要更大,这使得东京经济界的诉求正变得简洁明快:下任首相至少不应让经济陷入更深的衰退。随着菅义伟已“誓言将继续执行安倍的政策”,这种表态恰恰也证明了一种最明显的可能,即菅义伟当局将在此后的时间内继续执行安倍当局尚未完成的RCEP相关工作。

当然,在东京开始加入RCEP的相关工作前,他可能仍必须掩盖其更多意图。

在新冠疫情已经导致日本内部环境日趋失控之际,东京方面其实对任何有利可图的东西都有兴趣。同理,原本就无利可图的某些盟约就更难吸引东京上钩了。(美联社)

也就在RCEP签署一天后,日本首相菅义伟又和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商议起两国“历史性的防卫条约”。这种表现让西方世界继续认为美国在亚洲地区的“两个重要盟友将据此加强合作”,以“制衡中国”。

有学者认为,美国在当下已经力有不逮。因此,其他国家会在该地区的事务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这种判断对于在当下抓住机会积极进取的日本或许就很相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