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纳卡困局:大号棋子难变定海神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17日,土耳其国民议会正式批准了此前由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提交的向纳卡地区派遣维和部队的提案。该提案拟定了一年的维和周期,同时规定最终的派遣军人数量由总统裁决。

从这份提案的大致条款来看,有以下两点颇为耐人寻味:其一是维和周期为一年,其二是派遣军人的具体数量并未直接在提案中敲定。

对比于俄罗斯方面“雄心勃勃”的维和计划——派遣总数在2,000左右,首轮维和周期五年,且之后可以无限续期,安卡拉方面的提案明显底气不足。进一步细究不难发现,埃尔多安当局的这一维和计划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战略意义。

+2

换言之,上述计划的首要目标在于确立土耳其在纳卡地区的存在感,而实际的战略收益问题尚未进入安卡拉方面的重点考虑范畴之内。

这一“策略性低调”的姿态与土耳其在此前冲突中高调力挺阿塞拜疆的做法形成了鲜明反差,这种颇为矛盾的反差背后反映的却是土耳其在独联体地缘战略上的长期困境。

即受自身综合国力以及与独联体国家缺乏有机的历史联系等因素所限,土耳其没有足够的政治手段或资源去渗透并影响对象国(独联体国家)的战略性层面或高层政治,而只能将影响力局限在低层级、事务性的层面。

这一“天花板效应”在此次纳卡冲突中显露无疑,事实上,土耳其与阿塞拜疆之间的军事合作在过去十年间得到了空前强化:大量的阿塞拜疆新生代军官在土耳其军校受训,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批深受土耳其——北约军事理念影响的青年后备军将逐步取代其苏联军事教育系统出身的前辈,成为阿军的中坚力量。

此外,土耳其还成为继俄罗斯与以色列之后,阿塞拜疆的第三大军火供应商,这种人员叠加装备的“双重军事统战”效果无疑是安卡拉方面乐见其成的。

在此次纳卡冲突伊始,埃尔多安当局携上述“军事统战红利”,以全面力挺阿塞拜疆的方式,与后者在政治军事领域高度绑定。

不仅以友情价向巴库方面出售了成批的武器装备,还组织了上百人的军事顾问团去往纳卡前线进行战术指导。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提供给阿军的TB-2无人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战场绝杀手”:由于亚美尼亚方面缺乏侦测无人机的雷达系统以及有效反击无人机的战术导弹装备,这一小巧轻便的飞行器成为亚军的噩梦所在。

TB-2无人机在阿塞拜疆的纳卡军事行动中大显身手。图为2020年10月1日,阿军无人机击毁亚美尼亚方面某炮位的实时图像。(AP)

加之前线阿军在土耳其军事顾问指导下日渐成熟的空地一体化作战协同水平,阿塞拜疆的最终军事胜利已是囊中之物。

然而,当埃尔多安当局试图更进一步,利用自身与巴库高层的特殊关系,驱使后者为自身的“独联体地缘战略突困”去冲锋陷阵之时,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当局表现出了明显的抗拒态度,不愿为安卡拉方面的核心战略目标前驱。不仅如此,巴库方面还在关涉纳卡问题核心部分的重大决策上间接疏远了土耳其,反而加强了与普京(Vladimir Putin)当局的沟通与协调。

更为窘迫的是,埃尔多安当局这种单向高度捆绑的做法,从冲突伊始就注定了土耳其沦为大号棋子的命运。

最终签署的停火协议即是土耳其“大号棋子命运”的生动写照:普京当局拒绝了土耳其共同驻军维和的要求,而受安卡拉方面鼎力支持的阿塞拜疆不仅没有为“铁杆兄弟”仗义执言,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默许乃至附和克里姆林宫的主张。

土耳其在纳卡冲突中全民力挺阿塞拜疆,图为2020年10月21日,阿塞拜疆(左)和土耳其的国旗以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右)的巨幅肖像画并排悬挂在安卡拉Kecioren大区的市长大楼外。不过,从后续结果来看,巴库方面并未给予土耳其期待的战略回报。(Getty Images)

面对上述尴尬局面,埃尔多安当局虽然如鲠在喉却又无可奈何。为了挽救其日益下滑的民意支持率,也为了延续其此前“以外部地缘竞争红利提升国内执政基础”的策略,万般无奈的埃尔多安不得不在匆忙间提出了本文开头所说的“自我设限版”的维和派遣计划。

尽管普京当局因联手土耳其的欧亚地缘战略需求,很可能会在一番组合拳般的你来我往之后接受安卡拉方面的“低配版”联合维和提案。然而,在可见的将来,土耳其在外高加索地区注定只能扮演填充俄罗斯区域领导权所留下的某些缝隙的角色,而绝无挑战俄罗斯第一领导权地位的任何可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