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平叛埃塞俄比亚 中国无人机的非洲新战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18日,埃塞俄比亚政府突然宣布,该国政府军在北部提格雷州的平叛行动中已取得重大进展。

政府军在48小时间夺取了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莱以南区域,还攻取了该州最大城市希雷及边境重镇阿克苏姆。这意味着自11月4日以来酝酿的埃塞俄比亚“内战”大局已定。

埃塞俄比亚北部提格雷地区的战事主要沿两条公路展开,其中埃军在11月18日前后推进至阿克苏姆后,即将夺取阿杜瓦一线,北方又有厄立特里亚施压。在政府军也推进至默克莱以南地区后,沿交通线据守的叛军已选择有限,与此同时,从阿萨布起飞的无人机还在持续轰炸。(谷歌地图截图)

对中文世界来说,此次冲突的情报是有限的。很多华文媒体也只是从中国使馆披露的细节中,才得知约有近500人的中国企业雇员从11月6日至10日间从默克莱战区沿12号公路成功撤离,以及此次“内战”实际上从11月14日才正式打响

问题也随之而来,控制提格雷州的当地军警共有25万人,北上平叛的埃塞俄比亚政府军只有14万人,埃塞当局是如何在四天之内基本控制局势的?

近两年来的战例已经给了外界重新认识低技术战争的另一层视角。在2019年的利比亚内战、2020年2月的叙利亚冲突以及9月至11月的纳卡战争中,作战双方多次利用自杀无人机、侦查无人机和察打一体无人机控制了战场态势。

在埃塞俄比亚内战2020年11月中旬正式打响前,很多民众已经提前逃亡,点击看解说

+2

埃塞俄比亚内战也不例外。此前,英国广播公司已在2018年发现,埃塞俄比亚的盟友阿联酋已在厄立特里亚的阿萨布设置前线机场,并于当年8月3日后将第一批中国制造的“翼龙-2”型无人战机长期布置在此。

到2020年, 提格雷州反对派发言人瑞达(Getachew Reda)即在11月15日于其社交网站上指出,阿联酋派驻在这里的“无人机”有效介入了战场局势。瑞达强调政府军在15日前后的行动中得到了阿联酋的“无人机支持”,还点名了阿萨布基地。

对此,装备层面停留在70年代的提格雷叛军只能以火箭弹等武器向政府军和厄立特里亚控制区发动示威攻击,但此举除暴露叛军火力,并使之被无人机定点攻击外,并无更多实际效果。此次作战也让“翼龙-2”的成功战例又增添了一笔。

自2019年9月至11月间的利比亚无人机大空战之后,这场包括1,040次无人机攻击的行动让“翼龙-2”不仅取得了击毁12架土耳其“旗手”(Bayraktar)无人战机的战绩;从2017年起,同时使用“翼龙-2”、美国MQ-9、南非Seeker400和该国自研的联合40等各种无人战机的阿联酋,也在战场上进一步确认了“翼龙-2”的真正价值。

到2020年,“翼龙-2”型的售价约为200万美元,较之此前的100万美元略有提升。与此同时,MQ-9的外销价格约为3,000万美元,三机一组的Seeker400系统外销价约为1,400万美元,这使得“翼龙-2”虽然涨价,但在同类型商品中仍显价廉物美。

此外,阿联酋军方装备的“翼龙-2”型不仅可以携带6枚大型导弹或是12枚小型制导炸弹,时速为370公里;还可搭载四枚激光制导导弹或两枚大型制导炸弹,最大飞行速度每小时460公里。由于该机最大航程4,000公里,武器最远射程10公里,这种实际作战能力也让一些非洲、阿拉伯国家选择购买“翼龙-2”以替代其逐渐老化的固定翼作战飞机。

不过,操作“翼龙-2”需要的电子技术相关人才还是让很多有意购买的国家最终望而却步,譬如埃及曾在2018年12月计划购买一定数量的“翼龙-2”无人机。但这笔交易最终还是未能落实。

到2020年11月,“翼龙-2”才迎来第二个实际用户,即同样急于平叛的尼日利亚:11月10日,尼日利亚空军发言人达拉莫拉(Ibikunle Daramola)将军正式宣布,尼日利亚已成为继阿联酋之后,第二个使用“翼龙-2”型无人机的国家。

事实上,“翼龙-2”的交易与使用只是中国产品出口海外的一个例子。同在无人战机领域,中方还有买家更多的“彩虹”系列,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埃及、约旦、塞尔维亚等均购买该型武器充实国防。此外,中国一些军工企业甚至民营企业也在研发不同类型的大型无人机,这可能不仅仅证明了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成功,也展示了中国产品在全球产业链上的全新位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