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将颠覆特朗普政策 不要低估中美对抗的现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与东盟等15个国家已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这个被称之为“全球最大的”自贸组织并不包含美国,不少声音因此称之为中国的“胜利”。

中国国内舆论的欢呼是可以理解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早已退出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抗衡中国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后改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而今RCEP签署,亚太地区的两大重要贸易协议美国都缺位,美国明显少了一个制衡中国的抓手之余,中国也已经有了对冲美国战略压力的平台。 

2020年11月15日,李克强出席RCEP签署仪式,世界最大自贸协定就此诞生(点击图集浏览):

+5
+4
+3

但如果认为局面就此画下句号显然是不现实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入主白宫后将特朗普的政策推倒重来是大概率的事情,这是有迹可循的。拜登11月16日提到需要“与其他民主国家结盟……这样我们就可以制定规则,而不是让中国和其他国家决定结果”,这与特朗普时期在贸易问题上四处开火、单打独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拜登的胜选同样也在触动各国,德国和法国等欧洲盟友对拜登寄予希望,美欧关系有望得到修复。在RCEP签署后,德国联盟党联邦议院党团外交发言人哈特(Jurgen Hardt)认为,“与美国达成贸易协定对于整个西方世界而言仍然至关重要,这应该是德国和欧盟对于新任美国总统的首要愿望”,并且,欧洲政坛有关“联美抗中”的声音也频频响起。

再放眼至亚洲,日本、新加坡等一直没有放弃美国重返TPP的希望,新加坡李显龙11月17日再次谈到希望美国能够有一天重返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印度不加入RCEP的同时却又在期待与欧盟达成协定。值得指出的是,印度与欧盟2007年展开谈判,因分歧谈判在2013年搁置,到今年(2020年)7月,双方重启谈判磋商。

从媒体梳理的拜登外交团队来看,多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官员,他们都支持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

拜登团队中不少人与中国高层打过交道,涉及台湾、南海、人权、经贸等等层面,点击大图浏览:

+4
+3
+2

民主党更倾向于与盟友合作,美国盟友翘首以盼拜登上台后重塑美国的领导地位,而拜登眼中的中国已经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可以预测,拜登可能在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基础上提出新的战略,在经济层面,不排除提出比TPP、RCEP更为宏大的构想以应对中国,它或许会包括印度乃至在亚太之外的欧洲。

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愈发凸出,双方在各个层面的竞争会逐步升级,在《议世厅 | 中美军事对抗正在质变 这才是危险所在》一文中,笔者谈及了中美军事层面的“突破性进展”,接下来双方的军事行动会更大、更多。同样,经济层面恐怕也会如此。全球经济重心正在东移,作为守成大国的美国为维持自己的地位,对新兴大国中国的遏制不会结束。双方在你来我往的过程中只会不断加码。

中国强调不愿与美国陷入“新冷战”的对抗之中,从亚洲到欧洲各国也纷纷表示不愿意在中美之间明确站队,但这更多的是一种政策宣示和政治愿景。从当下的阶段来看,中美仍无法摆脱“冷战式”的竞争,“你出一拳,我出更大一拳”,双方之间的博弈日趋激烈。这才是当下真正的政治现实。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