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美国只是理想 两种势力撕扯将贯穿拜登全部任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拜登在胜选演讲中大喊要治愈美国,但由于现实条件的制约,拜登未来的施政效果可能都要打折扣。

尽管在广泛的意义上,拜登(Joe Biden)赢得了这场选举,但一个问题是,他将如何面对庞大的、被特朗普动员起来的群体,这个群体痛恨精英和全球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放弃表达对拜登当选的不满。眼下的局面意味着,即将接管白宫的拜登,无论是在对内还是对外,都难以展开充分行动。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拜登胜选的结果何利何弊?未来中美关系会有转向的可能吗?围绕以上话题,多维新闻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此为第一篇。

系列采访:

对话时殷弘:近乎全面的反华阵线正在形成

中美若摊牌 最危险的地方在台海之外

多维:从某种意义上看,特朗普(Donald Trump)即便输掉了这次大选,但他执政四年留下的以美国优先为核心的“特朗普主义”,还将对美国产生经久的影响。本次大选结果揭晓的过程非常胶着,特朗普也获得了超过7,000万的普选票,几乎和拜登分庭抗礼,在这种情况下,拜登将如何“治愈”撕裂的美国?如何面对庞大的特朗普支持者?

时殷弘:今年的大选结果从普选票来看与2016年没有根本区别,特朗普也只输了600万票。今年美国民众的投票率很高,基本对半分,投拜登的人会认为,只有拜登才能够拯救美国,而投特朗普的人也认为,只有特朗普才能继续救美国。因此,美国社会最根本的撕裂并没有改变。

背后的原因非常深刻,即使特朗普在法律意义上输了选举,但以特朗普为系统的政策提出者和施行者塑造的,我将其称之为美国民粹主义运动,对于世界、美国自由主义精英身怀仇恨的运动,将在可预见的时间内,以同等力度持续下去。

2016年,特朗普的支持者以白人草根、弱势群体为主,他们对于精英有着非常大的嫉恨,经过了四年,特朗普将这种嫉恨转变成一个基本成系统的、联动的内外政策体系,尽管其中还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

戳下图看败选后的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

+4
+3
+2

美国社会最基本的撕裂仍然非常严重,拜登的民主党政府,若要有最起码的政治自信和道德自信,就不能不争取,较为显著地治愈社会撕裂。因此,拜登政府未来的执政,必然要在不同问题上,绥靖和迁就特朗普的选民基础。但另一方面,拜登能够竞选成功,且在未来顺利执政,也要依赖民主党激进派的认可和支持。

民主党激进派对于全球治理、多边主义、美国外交、尤其是对待盟国和中国的政策方面,与共和党的民粹派并没有太大区别。所以,拜登身后至少有两大力量的制约,这两大力量,总体来说,在对内政策方面彼此相反。

美国国会中,共和党在参议院占多数,与此同时,民主党在众议院的规模显著缩小,再加上新冠大流疫,以及与此相关的严重经济衰退,意味着,民主党今后四年的对内任务,几乎无法实现化方为圆。

改变美国不平等现状、缩小贫富差距是桑德斯一直以来的追求,这些标签让他成为了美国民主党激进派的代表。(Getty)

此外,从拜登以及拜登竞选团队的公开讲话可以看出,2008年到如今12年间,民主党的世界观并没有重大创新型调整。

拜登上台之后可能会局部纠错,比如重新进行中美贸易协议的谈判,逆转中美较高层的外交脱钩,在原则上参与全球治理。其他的可能性很小,在极具否定性的对华共同目标之下,中美会在越来越多领域发生严重冲突和对抗。

另外,中美在高科技领域继续脱钩已经没有悬念,高科技关系到美国的优势能否保持的问题,甚至可以理解为美国的“命根子”,基本上围堵中国,与中国脱钩的趋势只会加强。

多维:在对外方面,共和党正在利用仅剩的时间给民主党制造问题,尤其给中美关系制造问题和障碍,蓬佩奥(Mike Pompeo)此前就公开表示,台湾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相当于直接否定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除了台湾问题,共和党还会在哪些方面给拜登带领的民主党制造问题和障碍?民主党党上台之后,美国在台海问题上的动作有可能改变吗?

时殷弘:今年6月份以来,美国共和党反复宣告,颠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共和党的对华共同目标。在军事阵线上,不断加强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军力,推进构建印太十国联盟,甚至是印太十国军事同盟。与此同时,在香港、南海、新疆和西藏问题上,针对中国的人权现状和宗教现状的法律制裁还在继续。另外还有更大程度的高科技脱钩等也都在继续或深化。

可以预料未来两个月内,共和党残余政府仍旧会继续对华超鹰派方针,甚至会变本加厉。但另一方面,特朗普毕竟输了,在未来两个月内,他基本上只是一个国家看守者,共和党当局高层,不是患过新冠肺炎,就是遭受了新冠的严重威胁,这也影响了他们展开行动,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

另外,要在两个月内做出重大危机性行动,也就是军事行动,时间显然不够。无论是通过法律程序、动员社会舆论,协调本党本派,时间都不够。特朗普当前的心理状态很沮丧,基本不想做事。受以上条件制约,未来两个月内,在中美关系方面,共和党残余政府发动重大危机性事件的可能性明显降低。

虽然共和党政府还在强化美台互动,但到目前为止,美国还没有威胁要公开废弃传统的一个中国政策,在这个意义上,特朗普政府不断加强对台湾的军事、政治、外交支持还在切香肠的范围内。但由于推进各项支持,包括对台军售的步伐加快,可以说是切大片香肠。

美国多年的台湾问题政策还在继续,也就是坚决反对并且阻扰台海任何一方未经挑衅改变现状。所以,根据以上预估的原因,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仍然会继续切香肠,甚至切大片香肠,但公开废弃传统一个中国政策的可能性不大。

台湾问题的危险日益增进,但在台湾地区引爆中美大国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最大的制约是,中美都认知到,两个大国的军事冲突绝对不可取。问题在于,中美都不愿意在台湾问题上对对方做出重大让步,不过,日益加剧的军事紧张,增加了事故性冲突的风险。

双方都不想打仗,但不排除一些因素,使得事态有可能升级为军事冲突。所以,既不能低估台湾问题的危险性,也不能高估其危险性。9月18日至19日,据报道有三架中国军机飞过台海中线,外交部声明从来没有所谓的台海中线。这主要是针对美国对台湾的外交支持。

台湾问题,如果军事冲突危险过大,无论是华盛顿还是北京,都会采取一定的收缩,但由于相关紧要利益和立场不变,收缩也只会是暂时的,一定时候又会恢复高度紧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