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内阁 | 布林肯沙利文的民主国家联盟对华威力几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11月23日公布了6名内阁成员人选。(Twitter@JoeBiden)

有别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的单打独斗,拜登团队注重修复与盟友的关系,倾向于和盟友一道来应对中国。上至拜登下至沙利文、国务卿人选布林肯(Antony Blinken)莫不是持这样的观点。多维新闻特梳理和策划了对拜登内阁团队的解读,分析拜登内阁下的中美关系。

美国总务管理局(GSA)11月23日通知拜登(Joe Biden)团队,已经准备好启动正式的过渡进程。与此同时拜登23日当天也公布了首批内阁成员名单。

老面孔

在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时期担任副国务卿的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将担任国务卿一职;

前国土安全部副部长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将担任国土安全部部长一职;

前国家安全副首席顾问海恩斯(Avril Haines)将担任国家情报总监一职;

前外交官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将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

在竞选总统期间担任拜登顾问的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将担任国家安全顾问一职;

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y)将担任气候大使一职。

不出所料,拜登重用了奥巴马时代的官员,大有奥巴马政府的副职人员在拜登时代转为了正职的既视感。

华人普遍关心拜登内阁成员的对华主张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拜登前不久谈到新政府外交政策的总体方针,即美国回归,美国不再是单枪匹马。沙利文称,拜登打算在第一个任期之初组织一次全球民主国家峰会,这是他组建统一战线、抵制俄罗斯和中国等国日益猖獗的独裁统治的更广泛尝试的一部分。布林肯强调规则与构建“民主国家联盟”,支持奥巴马时期的“重返亚太”战略。

团结盟友组织对华统一战线,这些主张并非今天刚刚提出。拜登竞选期间,重新团结盟友是拜登外交政策的主要主张,现在公布了首批内阁成员名单后,拜登印证了将进一步落实竞选刚领。

但是拜登上台后,美国真的能够将特朗普(Donald Trump)过去四年的外交影响一笔勾销吗?一夜重回四年前是否现实?全球民主国家能组建起遏制中国的统一战线吗?

拜登提名布林肯担任国务卿,中国官员对布林肯并不陌生,点大图浏览:

盟友们的新认识

或许从美国盟友的言论中可以找到答案。德国防长卡伦鲍尔(A. Kramp-Karrenbauer)11月2日撰文称,欧洲在军事上仍然要依赖美国。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11月16日对此表态称“完全不同意”,即使欧洲正在与美国“新政府”打交道,而且“新政府”可能会带来更友好的关系,但欧洲仍然需要自己的独立和主权防御战略,“就像美国和中国打造的自主一样”。

法国外交部主管欧盟事务的国务秘书博纳(Clement Beaune)11月13日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说,“跨大西洋关系仍然是最重要的,我们从来没有走过反美路线。但如果认为我们现在退到了 ‘特朗普之前’的状况,那么你的判断既是一个政治错误,也是一种错觉——从奥巴马时代结束后,美国人一直在战略上与欧洲保持距离,所以迎来这样的欧美黄金时代是一个幻想。”

“我认为存在一种 ‘2016年效应’,欧洲受到了很多冲击,包括在特朗普当选时和在英国脱欧进程中。2016年初,我们也做出了不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决定。关于这三大力量,同盟或对手,我们已经在各种层面上意识到了欧洲宣誓自身主张的重要性。

从法国政要的言论可以看出,美欧关系要重回四年前困难重重。过去四年欧盟开启的增加自主性和独立性的进程不会因为拜登的上台而终止。在大变局的时代,独立自主是欧盟的现实需要,是基于美国单极霸权式微、中国崛起、世界多极化深入推进这一现实,不因美国领导人的更迭而改变。

美国的亚太盟友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话也颇具代表性。

李显龙日前在一次专访中表示,他希望下任美国领导人处理好美国与中国的关系,“我们都希望与美国合作,希望与其他蓬勃发展的经济体合作。我们也希望促进区域合作。我想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一个会排除其他国家的联盟,尤其是一个没有中国的联盟。我想这不仅是新加坡和亚洲国家,即使在欧洲,也有一些国家希望与中国做生意。例如,欧盟正尝试与中国签订投资协议。这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我觉得这样更好。”

“希望大家参与对话,致力于做出调整,适应世界秩序的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各国会结成联盟,实现合作共赢。但如果是冷战式的联盟,我认为各国并不打算这么做。”

沙利文被拜登提名为国安顾问,他现年44岁,是民主党内公认的外交智囊和政治“新星”。(Getty)

美国需要新政策

如果联合盟友的主张发生在四年前,或许有一定效果。彼时美国的一些盟友确实抱有幻想,希望美国牵头组织对华阵线。但是四年来国际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中美矛盾激化导致各国寻求在中美之间中立。美国的盟友们对中国崛起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

时代变了,中国变了,盟友也变了,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如果只是重回奥巴马时代,注定不会奏效。全球民主国家联盟这个主张试图以民主来统领团结四方。但是真正具有粘合作用的会是民主吗?

这或许是美国和民主国家的最大共同点,但不一定是美国和民主国家的最大利益交汇点。冷战结束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早就已经冲破意识形态的壁垒,以国家利益作为根本衡量标准了。

拜登内阁成员大多在奥巴马政府任过职,这些人如果仅仅致力于推翻特朗普的政策,重回自身以往的主张,那么美国只是在原地踏步。美国是回来了,但其他各方已经走远了,没有谁会在原地等美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