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参与:西方针对“民主危机”的方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年来,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再到欧美各国所见证的右翼民粹势力崛起,都令不少人发出了“西方世界正面临民主危机”之感叹。然而,何谓“民主危机”?当西方各国面临这些危机,又在尝试做出哪些改变?本系列由三篇文章组成,本篇为第三篇。

上:“西方民主危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中:西方如何从“民主危机”臻至“民主改革”

下:民主参与:西方针对“民主危机”的方案

承接前文 ,多年来,关于民主参与的实验和研究已经为人们提供许多高质量的公民参与政治方法。

这些措施包括:参与者通过随机抽签选出的“公民大会”(citizens’ assemblies);专家参与的公民讨论;将讨论更多从广泛的议程转向更具体的问题解决方案;刻意避免易激起两极化争议的议题;以及让当局承诺接受这类论坛的讨论结果。

西方对民主参与的大实验

尤其是欧洲,最近几年经历大量的参与项目:2019年1月马德里市政府成立了一个常设公民大会,波兰和英国的一些城市也建立了同样的会议;2019年4月,苏格兰议会宣布将成立一个公民陪审团,提供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议;随着2015年公民大会的成功经验,爱尔兰政府于2019年6月宣布,打算在都柏林举办关于性别问题和政治改革的新大会。

最近,今年9月,代表比利时德语区的议会将部分权力交给了随机抽签的公民大会。这是欧洲政治机构首次在这一级政府中这样做。

然而,在扩大这些努力的规模的方面,各国政府还可以做得更多。有些政府已经在尝试:在2018年和2019年震撼法国社会和政治的大规模黄背心抗议活动之后,法国政府已经承诺将公民纳入“国家辩论”(Grand Débat)。

+10
+9
+8

法国这一过程的成果之一就是《公民气候公约》(convention citoyenne pour le climat)。在七个月的时间里,由150名代表法国社会的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产业部门、不同收入水平的公民小组学习、辩论并起草了有关气候变化问题的法律草案。这是法国公民第一次直接参与国家一级的法律起草工作。

这种“公民公约”是第一次举办,并面临着许多挑战。譬如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一开始承诺将“不加过滤”地接受公民的建议,但有些建议最后被淡化,或者被总统直接拒绝。不过,超过140项公民措施已被接受,法国舆论正在积极的辩论,评价这个项目的价值和范围。议会将于2021年初开始审查提案。

民主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

正如法国的例子所显示的那样,把参与民主机构过渡到国家一级的意识形态问题并非易事。然而,这些项目可以提供一种强有力的方式,重新激发公民对政治的关心和理解,并帮助将社会和经济挫折转化为积极的政治进程。

当局要面临的挑战将是如何从一次性机制转变为永久性参与机制。这些新的常设机构还需要与现有的议会机构相结合,以便它们能够超越单一的政策问题,处理不同政策领域之间的复杂联系。

另一个推动参与民主的步骤,也将是从气候变化等高层次议题转向影响公民日常生活的基本问题。如果参与民主不能帮助改善民生,那么它将毫无意义。从这个角度来看,最近在“参与式预算”(participatory budgeting)方面的创新,即公民在其社区中直接参与如何分配地方预算的决定,可以在国家一级被复制和推广。

无论采取何种措施,参与民主改革都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虽然西方国家政府不可能很快就 建立由随机挑选的公民组成的国家立法院,但他们可能会考虑进行更温和的实验,譬如,让公民和议员在一个论坛上就具体问题进行合作。

这些参与性论坛本身并不能防止民粹主义或阴谋论的兴起。然而,如果它们能够被纳入越来越多的机构和权力动态中,它们可能是解决使许多公民推向民粹主义领导人和阴谋论者的怀抱的“西方民主危机”的第一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