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戳破窗纸 那些被反共吞噬了心智的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郭文贵(右)被《纽约时报》起底,应与他和班农(左)等极右翼合流有关。(AFP)

最近美国《纽约时报》起底了中国商人郭文贵、前香港大学病毒和免疫学研究员闫丽梦、YouTube时评节目主持人王定刚等支持特朗普(Donald Trump),与美国极右翼亲密合作的反共华人群体,将他们盲目反共、制造虚假信息的情况公之于众。这些极端反共甚至反中的海外华人群体是一种特殊的存在,他们的极端化、为反对而反对、陷入意识形态陷阱的状况值得反思。他们的非理性作为没有积极价值,对他们自身、对中国、对美国都只会带来混乱。

《纽约时报》近来为什么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去调查郭文贵和闫丽梦等反共华人?主要的原因或许是他们与美国的极右翼逐渐合流,不断散播与美国大选和意图影响中美关系的假消息。

以班农(Stephen K. Bannon)为代表的美国极右翼极端反共反华,他们希望塑造美国社会的反共反华氛围,因此需要海外反共华人配合,向美国社会提供反共反华的“材料”,而一切为自己利益服务的郭文贵与其一拍即合,被他们安排的闫丽梦也乐意演出,因此三人合作在美国上演了反共反华,支持特朗普对华强硬政策、支持特朗普连任的大戏。

闫丽梦所说的“新冠病毒(2019-nCoV)是中共制造且故意散播”的言论,根本缺乏实证,纯属无稽之谈,早已被世界主流病毒研究专家否定,但它还是让不少美国人尤其是右翼民粹主义者相信了这种说法,加剧了美国社会对中共、中国的仇视。这符合班农等极右翼势力所期待的反华目标,虽然它将损害美国诚实守信的价值观,阻碍美国对中共、中国形成正确的认识。

除郭文贵、闫丽梦外,以反共为业的海外华人还有一些,他们为了反共已经陷入魔障,经常传播反共的虚假信息。如《纽约时报》所言“迎合海外华人的媒体,包括一大堆有反共倾向的独立网站、YouTube频道和Twitter账户,已成为一个快速扩张的错误信息回音室”。这些反共群体只散播对中共不利的消息(不管真假),为了反共而反共,可以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些人为什么如此反共,甚至反中?他们每个人的情况或各有不同,但归根结底都与三点原因或多或少有关联,一是为了利益,二是为了理念,三是个人际遇。像郭文贵这种靠贿赂和巴结中共贪腐官员,攫取巨额财富的投机商人,因为贪官被查而逃亡美国,恐怕没有多少人相信他会为了自由民主的理念而反共。相比自由民主,金钱、人身安全应该是郭文贵更看重的。

就像《纽约时报》所揭露的,“据在线数据提供商SimilarWeb的数据,郭文贵旗下的两个网站的访问量,已从去年12月的不到500万次,激增至上个月的1.35亿次”。靠炒作虚假反共消息来增加网络流量,赚取流量收入,顺便与美国极右翼绑定,这应该是商人郭文贵最想要的。

当然,像郭文贵这样为了金钱和自保而反共的华人还是少数。应该承认多数反共华人还是因为理念不同和复杂的个人际遇,而一步步走上了反共的道路。这些人一般信仰欧美的自由民主制度,对中共带有威权色彩的统治充满不满和厌恶。不过要注意的是,信仰欧美的自由民主制度并厌恶中共体制的人不一定就会走上反共的道路。那些后来走上反共道路的人,往往还因为他们的理念激进和性格过于倔强,尤其是当他们的理念、性格与中共体制相互碰撞时所遭到的反制压力,反过来让他们变得更加激进,不断恶性循环,令反共成为一种无法挣脱开来的执念,无法正确认识中共体制的优缺点和民主制度的优缺点,陷入为了反共而反共的泥潭。

这类反共华人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缺乏理性思考的能力,无法实事求是地认识中共、中国和西方,往往容易非黑即白,陷入极端思维,即好的都好,坏的都坏,中共只有缺点没有优点,西方只有优点没有缺点。这显然背离了人性和现实社会的复杂,优缺点兼有的基本客观事实。

其二是由于他们思维极端,往往由反共走向反中,有意无意间,由对中共的敌视变得敌视整个中国和中国人民;有时还不自知,自以为反共反中也是为中国和中国人民好。他们分不清何谓政权、国家、民族、文化,往往在泼掉洗澡水的同时,也把孩子一同扔掉。有些人还对中国文化、中国人民恨之入骨,甚至达到病态的程度,连多数中国温和批评者都根本看不下去。

坦率说,鉴于现实社会和人性的复杂,每个人的认知都不一样,对于中共乃至中国有批评声音再正常不过。而且一个不能否认的基本事实是,今天中共乃至中国确实存在许多严重的短板,法治依旧不如人意,人治现象相当普遍,共产党的专制、暴力情愫依然在外界备受诟病。过于严厉的社会管制,尤其是言论与意识形态管理方面的僵化与包容性缺失,使得“四个自信”在政治实践上大打折扣。对于人权的尊重和保障虽然有所进步并已写入国家宪法,但仍然经常爆发侵犯基本人权的案件。在具体的社会治理上,中国还相对落后,总是发生一些影响恶劣的社会事件,如毒奶粉事件、问题疫苗。有鉴于此,对今天中共乃至中国有批评声音,既是情理之中,又有现实意义。所谓“千人诺诺,不如一士谔谔”,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需要不同乃至批评的声音,尤其是那些有胆识有智慧的批评声音非常难能可贵。而今天中共同样应该敢于直面问题,要有足够的自信和胸怀去包容不同声音乃至尖锐的批评声音。

但即便如此,批评声音不等于为了批评而批评,更不等于凡事为了反对而反对,乃至为了盲目反对而不惜造假,变成自己所讨厌的样子。

他们习惯于在网上散播反共、反中谣言,甚至不惜和美国极右翼同气相求。他们对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阴暗面往往只会天然地往更坏处想,天然的无法冷静、客观的分析原因和解决方法,只会天然地相信传播有关中共、中国的不实消息,并发出厌恶、不满和不成比例的仇恨。

前段时间,一位学者在网上发文《关于美国大选的隔洋观火碎碎念》,解剖了那些盲目支持特朗普的群体,“这些人支持特朗普的理由,就和一个小区里被物业公司欺负的业主心态差不多,整天受气”,“这时候来了个外面的地痞流氓和物业公司叫板,这些业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站在地痞流氓一边再说,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些三十年前泪洒广场的人,三十年后将僭主认定为真命天子,甘心受其驱使”,“说到底,他们只是在痛恨当年自己遭受的不公暴力,而不是热爱自由本身”。

文中还写了一位反共人士的观察,“你要知道,反共是会反出病的”。这印证了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的一句名言:“谁在自由中寻求自由本身之外的其他东西,谁就只配受奴役。”

某种程度上讲,那些少数极端的反共群体已经被个人意识形态、情绪吞噬了心智,他们的眼里看不到中国社会的任何阳光、任何善意、任何进步。他们的价值似乎就是发出中国“阴谋论”的嘶吼,激发对中共、中国的敌视和仇恨。这不是健康的心态,对他们自己其实也很不好。中共不是魔鬼,中国也不是地狱,那些被反共吞噬了心智,活在情绪和意识形态之中的人,应该试着挣脱意识形态的樊笼,超越个人际遇,用健康的心态重新认识中共和中国。不要忘记,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常年沉浸在黑暗的阴谋论中,并不会让自己和世界变得光明。

“美国右翼与反共华人合流”观察议题系列稿件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