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一反常态保持沉默 拜登如何对话金正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拜登即将于2021年1月20日上任,如何推进上一届美国政府留下的对朝无核化谈判,引人关注。(AP)

从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开始到拜登(Joe Biden)开始权力过渡进程,朝鲜政府始终保持沉默。拜登如何才能与“隐身”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展开对话?摆在他面前的选项并不多。

朝鲜为何对拜登当选总统保持沉默

朝鲜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几乎没有在媒体上提及美国总统大选,刻意表现出不感兴趣的态度。但随着美国政府更替,朝鲜的安保环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因此朝鲜领导层很可能异常关注本届美国总统大选。

在2019年2月举行的河内美朝首脑会谈破裂后,朝鲜一直谴责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将美朝对话视为自己的外交成果进行宣传,并以此竞选下一届美国总统。朝方认为他们已经采取了废弃核试验场、中断核试验及洲际弹道导弹试射、释放被扣留的美国人、送还美军遗骸等措施,但美国未向朝鲜提供任何相应措施。不过,朝方也将美朝首脑会谈作为金正恩的外交成果进行宣传,因此希望特朗普能再次当选。

特朗普任内在朝鲜问题上创造了历史,但朝核问题的解决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图为2018年6月金正恩(左二)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二)在新加坡签署联合声明。(Reuters)

而把金正恩称作“独裁者”、“暴君”、“刽子手”,宣称若自己当选,美朝间不会有任何“情书”的前副总统拜登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这一结果预计会令朝鲜战略家们相当慌张。

韩美至今为何不能实现朝鲜无核化

韩国和美国总统只要抓住机会,就会阐明其对于朝鲜实现无核化的立场。拜登曾于10月29日向韩联社投稿称,“我将继续依照原则处理外交事务,为实现朝鲜无核化及朝鲜半岛统一不断前进”。

然而,历届韩国及美国政府无法实现朝鲜无核化最重要的原因是,朝方认为持有核武器才能保障其体制生存,一旦弃核,就会在与韩国的军备竞赛中陷入绝对劣势。因此,在2018年6月举行的新加坡首脑会谈中,特朗普向金正恩承诺,只要朝鲜弃核,就可以用和平协定代替停战协定,并向朝鲜提供安全保障。但金正恩在2019年2月召开的河内首脑会谈中坚称,弃核是无核化最后阶段才会考虑的问题。

文在寅政府和特朗普政府认为,“朝鲜无核化虽然艰巨,但并非毫无可能”。不过,若冷静分析朝鲜是如何理解无核化问题的话,便能知晓让朝鲜弃核,与让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弃核一样困难。

朝鲜为何难以弃核

朝鲜虽然自20世纪50年代起便意识到开发核武器的重要性,但全面着手开发核武器是在苏联解体之后。苏联解体令朝鲜失去了最重要的军事同盟,紧接着中国不顾朝鲜的强烈反对和韩国建交。朝鲜意识到只能依靠自身开发核武器,因此在20世纪90年代初正式启动核开发。在韩中1992年建交后,一度降至冰点的中朝关系在2000年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访华后回暖。此后虽然召开过数次中朝首脑会谈,但朝鲜并未从中国那里获得最新的军事武器,因此为保障体制安全不得不继续开发核武器。

朝鲜缺少进口尖端武器所需的外汇,而中国和俄罗斯则考虑到与韩国的关系、联合国安理会的对朝制裁,一直拒绝提供或出售朝鲜希望得到的最新武器,因此想要说服朝鲜弃核是很困难的。虽然朝鲜花费了大量资金用于核开发,但其花费远不及韩国将常规武器现代化的费用,朝鲜从韩国那里也感受到了相当大的威胁,所以对于外汇短缺的朝鲜来说,只能继续专注于核开发。

举例来说,截至2013年初,朝鲜在核开发上最多支出15亿美元,而韩国仅在2014年一年就从海外购入价值78亿美元的武器,这是朝鲜数十年来投入核开发费用的五倍之多。

回顾韩美首脑与金正恩的数次会晤,点击大图查看:

+4
+3
+2

据美国国务院官网于2019年12月公开的《2019年全球军费支出和武器转让报告书》(WMEAT)显示,朝鲜自2007年至2017年间每年平均军费支出为35.9亿美元至96.4亿美元,而韩国同期军费支出约为345亿美元至456亿美元,朝鲜的军费支出仅是韩国的十分之一。虽然在军费支出上远不及韩国,但朝鲜自认为拥有核武器,在军事实力上占据绝对优势,因此看不起韩国军队。

金正恩在2018年4月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举行的朝韩首脑会谈及同年6月与特朗普举行的首脑会谈中达成协议,将为“实现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而努力。但在2019年2月河内美朝首脑会谈前举行的实务会谈上,朝方代表坚称无核化问题只能由金正恩与特朗普亲自讨论。因此,实务会谈并未协调好无核化的方法,这也是首脑会谈破裂的原因之一。此后,在2019年10月于斯德哥尔摩召开的实务会谈上,双方并未就无核化问题展开任何实质性讨论。

美朝实务会谈并未具体讨论无核化相关问题,与核武器在朝鲜体制安全及与韩国展开军备竞赛中占据核心地位有关,朝方参与实务会谈的代表无权讨论该问题。鉴于只有金正恩才能对无核化之类的重大事项下决定,若拜登政府坚持先在实务会谈中取得进展再举行美朝首脑会谈,那么美朝展开无核化协商本身就是个难题。

金正恩在河内首脑会谈上主张先讨论废弃宁边核设施及美方对此采取的相应措施,弃核留到以后再商议。但美方坚持不仅要讨论废弃宁边核设施,还要讨论废弃核、导弹及化学武器,会谈随之破裂。此后,朝方甚至不愿与美方讨论废弃宁边核设施,因此美国想与朝鲜重启无核化协商变得更加困难。

2019年3月15日,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在平壤召开记者会,称朝鲜民众特别是军队及军需工业部门向金正恩寄去数千封绝对不能弃核的请愿信。若朝鲜弃核,在面对拥有尖端常规武器的韩国时会处于绝对劣势,因此朝鲜军队及军需工业部门不得不反对弃核。最终金正恩接受了请求,在2019年12月末举行的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向国内外明确表示,全面中断与美国的无核化协商,正面突破国际社会对朝制裁。

拜登政府有几种对朝路线

拜登政府首先要认清,让朝鲜弃核与让印度、巴基斯坦弃核一样困难。

朝鲜曾发布一段导弹炸毁林肯纪念堂的视频,点击大图查看:

+5
+4
+3

实际上,拜登政府能选择的对朝路线只有以下两种:一是在承认“朝鲜不可能完全无核化”的前提下允许韩国和日本拥有核武器,或者为防止朝鲜将核武器扩散至中东国家而与朝鲜改善关系;另一个是将朝鲜无核化放在拜登政府外交政策中非常优先的位置上,在全面剖析当前对朝协商方式的基础上拿出全新的对朝接触政策。

若朝鲜仍拒绝同美国展开无核化协商并进一步提高核能力,那么韩国要求美国重新部署战术核武器或拥有独立核武装的呼声将越来越高。若韩国拥有核武器,朝鲜便会直接感受到近处的核威胁。此外,日本也会走上核武装的道路,这对美国牵制中国的军事崛起也会有所帮助。尽管拜登政府很难接受这样的选择,但要让朝鲜重返谈判桌并寻求中国的合作,有必要灵活运用韩日核武装这个筹码。

拜登政府若不想放弃朝鲜无核化这个近乎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就需要全面剖析当前的对朝协商策略,跨过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时期制定的“佩里进程”,拿出全新的对朝政策。特朗普和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怀着强烈的协商意志与金正恩举行数次会晤,仍无法说服金正恩弃核,这是由于美方没能拿出可消除朝方安保担忧同时促进其经济繁荣的方案,无法获得朝方的信任。

在目前的朝鲜领导层中,一直掌管核及导弹开发事业的李秉哲最近当选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务委员,成为朝鲜政权的官方“三把手”。可以看出,军需工业部门的地位不断提高。因此,想与朝鲜在实务谈判中取得进展是非常困难的。若拜登政府今后想要推进无核化协商进程,需要副总统当选人贺锦丽(Kamala Harris)与朝鲜政权中的实际“二把手”、金正恩胞妹金与正或官方“二把手”、国务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崔龙海举行高级别会谈,寻求双方的重大妥协。

原标题:《拜登政府必须重新制定对朝协商策略的原因》

作者:美国华盛顿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韩国世宗研究所朝鲜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郑成长

译者:多维新闻 许嘉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