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何赦免戴罪亲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完全赦免”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Michael Flynn)。此举有滥用“赦免权”之嫌,因特朗普赦免了与自己利益密切相关的盟友;另外也表明特朗普在为下台做准备,一般而言美国总统在最后一个任期的最后阶段会行使“豁免权”;再者说明特朗普在为自己找安全出口。为了避免了盟友被转为污点证人进而连累到自己,他已经不在乎舆论和口碑。

弗林是退役的陆军中将,曾在奥巴马(Barack Obama)第二个任期时担任美国国防情报局(DIA)局长。弗林是特朗普2016年竞选团队的核心人员,特朗普执政后,任命弗林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由于在权力过渡期间涉嫌“通俄”,2017年2月被迫辞职,在任仅24天,后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调查,成为美国历史上在任时间最短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祝贺弗林将军——美国爱国者当之无愧的一天。左翼分子在过去四年里对他和他的家庭所做的事情绝不能再发生在美国。”

背后的政治交易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2017年1月对弗林展开调查,该案件主要由检察官米勒(Robert S. Mueller III.)负责。期间,弗林曾两度承认,自己在与一名俄罗斯外交官的谈话中向FBI撒谎。

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由特朗普任命,且被大众认为是最听命于特朗普的官员之一。在这两个人的领导下,司法部一直试图对弗林撤诉。2017年1月,司法部的文件称弗林的陈词不能被视为有效材料,还表示他们不再相信FBI。2020年5月,司法部特朗普团队开始其竞选活动后,司法部突然决定撤销对弗林的指控,并表示,检方无法证明弗林有罪,支持弗林撤案诉求。

没想到,负责该案件的沙利文(Emmet G. Sullivan)法官拒绝了司法部的撤诉动议,还任命了强硬的前联邦法官格里森(John Gleeson)来专门处理此事。

“司法部对弗林特别照顾,而这正是特朗普想要的,”格里森法官曾说。此外,他敦促沙利文法官不要允许司法部门出于政治动机的干预。

弗林也曾要求立即撤销他的案件。一开始,在2020年6月,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3名法官要求沙利文法官对弗林案批准撤诉和结案。但是在8月31日时,又经该法院的10名法官组成的小组投票决定,推翻之前的裁决,沙利文有权抵制司法部要求撤诉的决定,并有资格继续审理该案件。

格里森法官曾表示,沙利文法官应该对弗林先生作出判决,不然那特朗普总统会赦免他。果然,特朗普在他任期倒计时两个月的时候出手了。

消息一出,许多民主党国会议员非常愤怒,他们谴责特朗普的做法是在滥用权力。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加利福尼亚州联邦众议员希夫(Adam Schiff)说:“弗林在与俄罗斯的通信上向 FBI撒了谎——在俄罗斯因干涉我们的选举而被制裁后,这些努力破坏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弗林对这些谎言两次认罪。不管特朗普和他的盟友如何试图提出不同的意见,特朗普的赦免并不能抹去这一事实。”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Jerrold Nadler)更是就此事发表声明:“这一赦免是不公正的、无原则的,是特朗普总统迅速减少的遗产上的又一个污点。”“特朗普总统在这个案子中赦免了一个可能牵连总统犯有刑事罪的人。在特朗普最终离任之前,我们可能还会再次看到这种情况。这些行动是滥用权力,从根本上破坏了法治。”

为自己找安全出口?

纳德勒议员的话很可能一语成谶。特朗普的两名前竞选顾问盖茨(Rick Gates)和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特朗普的前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他的老朋友和顾问斯通(Roger J. Stone Jr.),以及他的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都在“通俄门”调查中被定罪。

此外,特朗普还将赦免一些因非暴力毒品犯罪、邮件欺诈、洗钱等罪行被判刑的人。这也符合美国总统惯例——卸任前大赦罪犯。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统计,目前为止特朗普在任上赦免的人数是一个世纪以来最少的。奥巴马在任内批准了212次赦免,1,715次减刑;小布什(George W. Bush)分别批准了189次和11次赦免和减刑。最“宽容”的要数杜鲁门(Harry S. Truman),分别批准了1,913次赦免和118次减刑。与特朗普最接近的是老布什(George H.W. Bush)总统,但也比特朗普多,是74次赦免和3次减刑。

特朗普在其任上最后的阶段赦免自己的盟友,这也暗示着特朗普已经为下台做好了准备。因为理论上美国总统的赦免对象,是除了被弹劾之人之外的任何违反美国法律的人,所以总统拥有“绝对的”赦免权。然而这也广遭诟病,因为涉及到“滥用权力”之嫌。

克林顿(Bill Clinton)在任上的最后一天赦免了芝加哥富翁里奇(Mark Rich),后者被曝为克林顿捐了大笔竞选捐款,克林顿也因为这件事遭到批评。福特(Gerald Ford)总统赦免尼克松(Richard Nixon)也广受谴责。因此,总统一般会选择在最后一个任期的最后阶段颁布特赦令,以免影响连任之路。

特朗普此举,已经不在乎自己能否留一个好名声,而只是怕自己的盟友以后转为污点证人,从而连累到自己。特朗普在为自己找一个安全的出口,这与媒体和舆论来比,更为重要。可以说,特朗普对弗林的赦免是“合法”,但“不合理”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