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方大将殒命到首席核专家遇刺 伊朗为什么继续忍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德黑兰的抗议者们举着伊朗首席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的照片,抗议他被杀害。(Reuters)

伊朗首席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近日遭遇武装人员的拦路设卡与枪击,送医后不治身亡。尽管没有组织或个人宣布对刺杀行动负责,但伊朗明确把矛头指向以色列,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Ali Khamenei)更扬言报复。全球各地的以色列大使馆随即提高了警戒级别,据以色列媒体报道,世界各地的犹太社区也被建议保持警惕。

法赫里扎德是伊朗国防部核计划负责人,西方情报机构一直相信,他在伊朗秘密核武项目中扮演重要角色。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2018年曾在谈及伊朗核计划时“点名”法赫里扎德。以色列究竟在这起事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引发了舆论热议。

中国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事情有些扑朔迷离,法赫里扎德遇袭的方式不太符合以往以色列与美国对伊朗一些重点人物进行暗杀的惯常方式。一般来说,以色列人员实施暗杀活动更倾向于用投毒、远程狙击等手段,尤其是在以色列的敌对国家境内。而美国更倾向于通过导弹打击消灭目标,而不是出动武装人员,因为一旦武装人员出现被抓等情况可能会留下证据,落人口实。

但他认为,以色列肯定是这起袭击事件最有可能的策划方,而伊朗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以及伊朗和美国之间的关系也因此蒙上了新的阴影。“从时间上来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任期快到了,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已明确提出上任后会与伊朗接触,这显然是以色列不愿看到的。同时,伊朗核武器的研究也已经到了关键时间点,国际原子能机构前不久批评伊朗把纳坦兹核基地的离心机转移到地下了,不利于监管的进行,以色列害怕伊朗会在未来实现核技术方面的突破,所以很可能先下手为强。”

美国政治分析人士担心,法赫里扎德遇刺发生在特朗普政府尾声时期,恐怕会给明年上任的拜登政府留下一个烫手山芋,毕竟拜登此前曾声称希望“给予伊朗一条守信用的道路,重回外交途径,使美国重新加入伊朗核协议”。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推特上表示,暗杀伊朗科学家旨在破坏伊朗与即将上任的美国政府之间的可能对话。美国中情局前局长布伦南(John Brennan)呼吁伊朗“抵御住想要报复的欲望,等待负责任的美国领导人重返国际舞台”。

民主党方面的担心并非多余。王晋认为,对于以色列来说,或者说对于特朗普团队来说,他们不太希望看到美国和伊朗走近,因为特朗普时期的中东政策就是以制裁伊朗为核心,如果新一届美国政府要重新与伊朗进行协调的话,就意味着特朗普时期的所有中东政策都付诸东流了。

“现在特朗普政府可能更多就是给未来拜登政府的中东政策‘使绊子’、‘挖坑埋雷’,主要的方式就是通过(类似暗杀)一系列的挑衅活动,激起伊朗对于美国的怀疑。”王晋指出,如此一来,即使未来美国与伊朗之间有任何沟通,可能伊朗也不一定能完全信任美国,尤其是伊朗国内如果还是由强硬派主导话语权,则不太利于伊朗与美国的和解。

点击大图观看首席核科学家遇刺在伊朗国内产生的震荡⇩

+8
+7
+6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刺杀事件发生前不久,曾有消息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飞抵沙特,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在夜间举行秘密会晤。据沙特顾问和美国官员说,会晤结束后,以色列领导人空手而归,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当时也在沙特,一些国际媒体形容蓬佩奥“眼睁睁地看着特朗普政府重建中东政治秩序和建立反伊朗堡垒努力的潜在最大成果从他手中溜走”。但截止目前,以色列和沙特方面对此次会晤都予以了否认。

对此,王晋认为,如果以色列总理访问沙特的行程确实存在,当然还是要联手对付伊朗,因为伊朗对于以色列、对于沙特等很多海湾阿拉伯国家来说是一个“最为迫在眉睫的威胁”,“这种威胁的感知在其他不同国家看来是有差异的,比如对大多中国人来说,可能就不太能够理解以色列、沙特等国家对于伊朗那种‘心腹大患’的感觉。”但事实上,在以色列、沙特等国看来,伊朗是它们共同的外部敌人,而美国对于中东的兴趣则在减退,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色列和沙特走到一起是必然的趋势。

从年初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前指挥官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之死,到这次的首席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遇袭身亡,伊朗连续遭受颇显屈辱的打击,但有观点认为,伊朗应该明白,小不忍则乱大谋。毕竟,拜登上任美国总统后将主导美国重回伊朗核协议,这件事情对伊朗是有利的。而过去几年伊朗和俄罗斯、叙利亚以及土耳其的关系有所加强,俄土伊联盟在整个中东的地缘政治棋局中呈现上升趋势,同样对伊朗有利。

王晋也认同这一观点,表示伊朗肯定还是会继续忍耐,因为伊朗国内的经济、社会情况不太好,压力很大,很难再支撑其发动更多的对外反击。另外,伊朗周边的地区盟友,不管是黎巴嫩真主党、伊拉克人民动员军,包括哈马斯和巴勒斯坦人民圣战组织,它们在各自所在的国家或地区都面临很大的内部压力。

“比如黎巴嫩真主党,黎巴嫩国内的其他政党会指责(其行为)没有顾及黎巴嫩的国家安全;伊拉克人民动员军也被伊拉克国内声音批评,认为其变成了伊朗的傀儡。”

所以两方面的现实的情况决定了伊朗需要考虑用比较理性的方式来应对(遇刺产生的)危机。

当然,伊朗未来应该会进行报复行动,王晋认为报复的主要方式会集中在研发核武器方面,比如提升浓缩铀的丰度和核试验的爆炸当量。但除此以外,伊朗大概率不会做出任何其他大动作,“因为伊朗没有那个能力,它的盟友也没有意愿(配合),同时伊朗方面很可能也会认为(刺杀法赫里扎德产生的动荡期)很快会过去,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伊朗可能会有一个和以前不太一样的外部环境,所以伊朗会忍耐至拜登政府上台再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