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外交信号汇聚 中国准备好了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特朗普(Donald Trump)当政的4年,打碎了旧世界的很多东西,但重建的进程刚刚开始,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得到完成。

随着特朗普离开白宫,他所打碎的世界将正式进入“后特朗普时代”,而新世界诞生过程中,以中美关系为核心的中国与世界关系,特别是与西方的关系,将如何塑造,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问题。

当今世界对于塑造中西关系扮演关键角色的三个国家,已相继发出了明确的外交信号,使得不久之后的中西关系走向,逐渐变得明晰起来。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及其团队的对华政策姿态。

拜登赢得2020年美国大选,接下来要收拾一堆烂摊子。(多维新闻)

如果说特朗普的四年着重于“破”,却没有机会连任以完成“立”的话,那么拜登政府成立后的对华政策重点,将是依托特朗普政府对华外交成果,完成“立”的步骤——重塑美中关系。

这次重塑将是克林顿构建中美建设性接触融合关系以来的第二次,也是中美关系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继续前进的关键环节。

美国新政府团队已反复在中美关系问题上发出鲜明信号。按照拜登本人及其团队“与中国竞争,但该合作的要合作”的总体思路,可以预判,至少在拜登执政早期两国推动双边关系“阶段性战略缓和期间”,有机会探索建立基于建设性的和平竞争关系——这实际也是我早前就中美全面战略竞争新时代应当构建何种关系提出的主张。

注重依靠盟友并致力于以价值观为导向的民主国家联盟,与中国展开全面战略竞争的拜登政府,将会重视听取关键盟友的意见,而这不仅利于中美在新的战略基础上构建新型关系,而且对于推动构建中西之间的新关系,也是一个积极因素。

对于塑造中西关系扮演关键角色的第二个国家是GDP仅次于中国、亚洲第二经济大国,同时亦是印太战略、CPTPP的积极推动者的日本。

在美国总统换届之际,日本首相也发生了更替,善于把握外交风向的自民党政府趁着拜登即将上任的关口,主动发出对华关系的积极信号,并采取实际举措改善两国关系,将其恢复到历史最高水平——战略互惠合作关系,并留下继续发展的很大空间。

新首相菅义伟当选伊始,就强调要稳定“日中关系”,并在印太战略的军事化上保持谨慎,公开反对亚洲版北约的说法,随后又在中方关切的RCEP问题上给予中方至关重要的战略协助,促成其达成协定。

日本的企图心很明确:在与盟友美国拥有共同利益同时,也关切自身的特殊利益,因此不愿意完全变成美国的“小喽啰”,与其利益全面捆绑,而是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

这些信号都表明,日本将在即将展开的中美新型关系的塑造中扮演积极而非消极的角色,它固然要在防务和安全等战略领域继续深化与美国的盟友关系,配合美国实现在地区的战略目标,但与此同时也将与美国合作,甚至超前于美国,在中西之间不断激化的全面战略竞争关系中,注入更多的建设性内涵。

塑造中西关系,德国是扮演关键角色的第三个国家。它是欧盟的领头羊,北约的关键成员,美国的长期盟友,更重要的是,它与日本分别在欧亚担当了相似的地缘政治角色。

德国的重要性在于,它的对华政策趋向,很大程度上能够最终促成为中欧关系的基调。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政策伤了德国的心,并且使其更加强调德国及欧洲的自主性。

在美国总统易人、中美关系可能变得与特朗普政府任期有所不同的时候,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借线上会议之机,传递了德国的信号。

在回应与会者就中国“侵犯人权”,要求其对华强硬时,默克尔说:

“我们必须明确我们的欧洲利益,这包括(和中国)在外交政策、经济政策、数字政策等方面的共同点。”

“未来几年与中国的有关挑战在于,在争取我们的价值观和利益之间找到一个良好的平衡。”

这既是默克尔政府对华政策一直奉行的基调,又启示了,在拜登政府成立后,德国仍然将坚持德国自主、欧洲自主,并在此基础上构建德中美、欧中美三边关系。

德国和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友,它们从自身利益出发寻求与中国建立务实合作关系,对于倡导盟友合作的拜登政府来说,将是其构建基于建设性的中美和平竞争关系的重要助力。

超级大国、欧亚两大洲的地缘政治关键支柱都已向中方释放了清晰的信号,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变得动荡不安的中美关系和世界体系,随着拜登政府的成立,将面临一个新的清理与重建的契机。

中国,准备好了吗?

(本文经作者授权转发自微信公众号“印太新观察”,作者丁咚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