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伊朗核专家疑案 或是内塔尼亚胡提前大选争权诡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伊朗核计划的元老级科学家法克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11月27日疑遭遥控机关枪伏击毙命,外界都将矛头指向以色列。以色列总统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在同一天述说自己成就之时,则煞有介事指这只是个“局部清单”,“因为我不能告诉你们所有事情”,恍惚间接为事件承认责任。时间转到12月2日,以色列国会却有另一宗大事发生:议员们正要为内塔尼亚胡的政府进行不信任案的初步投票。

内塔尼亚胡的执政同盟政党“蓝与白”(Blue and White)领袖兼国防部长甘茨(Benny Gantz)已表明会支持不信任案。虽然不信任案要作实尚需另外两次议会表决,可是这正象征这个5月中才组成的政府正面临再次解体的危机。

这次解体将带来以色列自2019年4月以来的第4次大选。

两年第四度大选难免?

在3月的大选中,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Likud)未能组成右翼联盟执政,却打着抗疫大旗成功博得甘茨同意与之组成大联盟政府。内塔尼亚胡与甘茨达成了为期3年的合作协议,任期前半段由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后半则由甘茨接任。

甘茨的“投诚”造成“蓝与白”决裂,过半议员离党出走,议席数由原来的33席大跌至14席。

然而,新政府内斗不断,而内塔尼亚胡在疫情之中也一直拒绝通过预算案——如果国会在12月23日法定限期之前也未能通过预算案,两年以来的第4次大选将无可避免。

这也许是内塔尼亚胡“不想避免”之事。

决定“与虎谋皮”的甘茨可能已错失了扳倒内塔尼亚胡的时机。(美联社)

虽然在甘茨宣布支持不信任案之时,内塔尼亚胡仍声称“现在不是选举的时候”、“现在是团结的时候”,可是正如甘茨指出,“唯一一个能阻止选举的人是内塔尼亚胡”,只要他愿意通过预算案挽救受疫情打击的以色列经济便可。

当内塔尼亚胡口中谈“团结”,实际上却不行动之时,我们就可以知道他其实有再次大选的盘算。

官司与疫情夹击

执政近11年的内塔尼亚胡,在国内依然面对四面楚歌的形势。一方面,他来年将要面对因疫情押后审理的涉贪官司,预计2月起就要亲身出席法院聆讯。他本年虽然保住了总理一职,却未有争得总理的刑罪豁免权。

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被普遍认为抗疫不力。9月的一项民调显示有高达六成半受访者不满内塔尼亚胡的抗疫表现,而呼吁他下台的示威也连月持续不断。根据以国官方估算,以色列经济本年更将收缩4.2%。

不少人认为,此事引发提前大选,理该对内塔尼亚胡不利。不过,内塔尼亚胡自己也许认为引发大选值得一博。

11月28日,耶路撒冷有示威者上街反对内塔尼亚胡执政。(美联社)

政治困局中的利好因素

首先,以色列的反对势力经过甘茨“投诚”之后,已经乱成一片。相较之下,虽然利库德集团的支持度因内塔利亚胡的施政受了打击,然而根据11月底的民调,近来形势大好的右倾联盟(Yamina),加上传统宗教派势力,在新一次大选中预计将能获得足够议席,与利库德集团组成右翼政府——这更不必坚持废除宗教派特权的世俗右翼政党“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Yisrael Beiteinu)帮忙。

由于利库德集团依然是右翼政团中的最大党,内塔利亚胡很有可能在选后能继续担任总理。虽然右倾联盟的领袖贝内(Naftali Bennett)表明他对内塔利亚胡的支持并不是自动的,但鉴于利库德集团的右翼第一大党地位,总理之位似乎非内塔利亚胡莫属,而这个新的右翼组合也能给内塔利亚胡另一个争取总理免罪权的机会。

其次,目前新冠疫苗陆续面世,到了数个月后的选举,人们对疫情的忧虑程度与今天相比将有减无增。这也将有利于内塔尼亚胡的选情。

“国家守护者”的宣传又来了

近来包括刺杀伊朗核专家在内的一连串活动(如果这是以色列所为的话),按其时机而言,也甚有内塔尼亚胡典型的政治宣传影子:“只有我才能保护以色列安全”。

首先,上月中,政府过渡期内作为“跛脚鸭”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史无前例地访问以色列非法占领的西岸和戈兰高地,表明“这是以色列”,并承诺将容许西岸部分地区的产品标签为“以色列制造”,大大为内塔尼亚胡的锡安主义加分。

同时,在11月22日,内塔尼亚胡被曝飞往沙特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破天荒会面,营造以色列与沙特迈向关系正常化的印象。

这与本年下半年来内塔尼亚胡促成与阿联酋、巴林、苏丹等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正常化同出一辙:身处阿拉伯世界的以色列人自感四面受敌,能与阿拉伯世界达成和平,当然是重大功劳。

而对伊朗核专家的刺杀行为,亦可以是内塔尼亚胡“国家守护者”的宣传攻势之一。这显示出在内塔尼亚胡的领导下,以色列一方面再次使伊朗的核计划受阻,另一方面也展现出能够深入敌阵、取敌首级的能力,给了伊朗国安与军方重大的士气打击。

在此国内反对势力大乱、疫情渐见曙光之时,内塔尼亚胡一手坚持不通过预算、另一手不断操作区内安保外交的态势,正预示着这位以色列政坛的“生还者”似乎又想为自己的政治命途再作一场赌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