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什纳的“中东抢功之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中东之行余温未尽,11月30日,白宫高级顾问,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也踏上了出访沙特与卡塔尔的行程。

据接近白宫的消息人士透露库什纳此行的首要目的在于促成沙特与阿联酋对卡塔尔解除制裁,并在此基础上重新团结海合会成员国共同应对来自中东地缘劲敌——伊朗的挑战。

其次,选择在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白宫岁月进入倒计时之际再次造访中东,库什纳此举也有明显地为岳父抢功,希冀能够抢在拜登当局正式履新之前将由特朗普当局开启的“中东反伊(伊朗)堡垒工程”打造成形。

自特朗普当政以来,其女婿库什纳与以色列的“特殊关系”就备受瞩目。舆论普遍将此视为特拉维夫方面在白宫的“利益代言人”。图为2017年5月22日,特朗普出访以色列期间,在库什纳夫妇陪同下,于耶路撒冷老城参加犹太教的祈祷仪式。(Getty Images)

然而,由于当事三方沙特、卡塔尔与阿联酋各怀心思,库什纳的“抢功之旅”恐难如愿。

沙特在与“反叛者”卡塔尔和解一事上,态度最为积极。早在今年10月中,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 Faisal bin Farhan )亲王在参加与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美国知名中东问题智库)的远程研讨会中就公开表达过相关意愿,“我们愿意与卡塔尔兄弟一道,共同携手克服当下的僵局(即对卡塔尔的制裁与封锁)”。

作为沙特实际掌权者——王储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头号政治密友,费萨尔的这一表态无疑具有风向标意义。此举无疑表明沙特高层对卡塔尔的三年多来的强硬态度已出现明显松动,而对于将来协商过程中可能需要做出的让步也已做好准备。

在制裁延续期间,当事方之间曾数次就解禁问题进行多边磋商,但均无疾而终。图为2018年12月9日,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第39届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首脑会议正在举行。(VCG)

如此看来,库什纳“说服沙特”的工作似乎是水到渠成之事。然而,吊诡之处在于,从之前的迹象来看,沙特高层并无意将“和解之功”慷慨赠与行将下野的“老朋友”特朗普。相反,倒是极有可能将此作为献给拜登新政府的见面礼。

这一点,从一周前沙特高层对王储——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atanyahu)之会,极力否认的回避姿态中可见一斑。

与沙特类似,卡塔尔在“解禁”一事上也颇为积极。在11月初,卡塔尔外交大臣阿布杜拉曼(Mohammed bin Abdulrahman Al Thani)公开表示“在海合会内斗中没有赢家,多哈方面希望这种无谓的内耗能够尽早结束”。

然而,在表达迫切意愿的同时,卡塔尔并未在有关解禁的交换条件上大幅让步。多哈当局仍然拒绝接受此前由沙特、阿联酋、巴林与埃及四大制裁发起国提出的“13点解禁要求”,尤其是对有关关闭半岛电台以及与伊朗断交的条款反弹强烈——卡塔尔大埃米尔哈马德(Tamim bin Hamad al-Thani)曾数次指责相关条款是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强权对卡塔尔主权的“粗暴侵犯”。

此外,多哈方面对特朗普当局未能在制裁发起的第一时间出面调解,反而默认沙特等国打压孤立卡塔尔之“恶行”的“无力表现”仍然记忆犹新且颇为不满,这一点无疑为库什纳的“抢功斡旋之旅”造成了重大阻碍。

与沙特方面“松动解禁”的态度不同,阿联酋在制裁卡塔尔问题上的态度仍然一如既往的强硬,且没有出现任何转变迹象。在今年9月,阿联酋与卡塔尔甚至一度围绕制裁的相关议题闹到了海牙国际法庭。

彼时,多哈方面因制裁严重影响旅居阿联酋的卡塔尔公民家庭团聚之故,以“种族歧视”为由将阿联酋告上法庭。在庭辩过程中,阿联酋方面公开指责卡塔尔支持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并以此为由要求法庭撤销对卡塔尔诉讼案的受理。

虽然法庭最终支持了多哈方面的主张,但两国的积怨已然因此次国际官司而更加难解。因此,阿联酋方面显然也无法迅速放下成见,在短时间内对库什纳的“抢功之旅”做出积极回应。

更有甚者,沙特与阿联酋之间在“解禁问题”上的微妙反差将极大增加库什纳的斡旋成本与难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